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方言语汇 > 语言研究 > 正文

那年,朦胧人的“端阳泪”(李世安)

发布日期:2015/10/13 14:41:45  阅读:775  【字体:
 

朦胧人没有忘记,1938年五月端阳节是一个悲伤、流泪的祭日。

那年,农历五月初一(公历529日),适逢朦胧小镇五天一集的集期。境内宝塔、双湾、大尖等地一些农民早上吃过糯米粽子后,即往河西朦胧小镇赶集。上午10点光景,忽然从北面硕集一带传来了枪炮声,传闻是驻阜城的日本鬼子来朦胧扫荡了。此刻,人们预料到劫难将临。各家店铺纷纷关门,慌忙收拾商品上水栈船;赶集的群众更是惊惶不安,没命地往回跑。然而,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慌乱中,日寇的骑兵已向朦胧扑来,敌人的汽艇也逼近岸边,惨剧随时发生。向西逃散的人群,被鬼子堵住了去路;向北的撞上了敌人的枪口;向东的因渡船口被日寇把守,有300余人涌到河边求生。刚离码头的几条装满货物的水栈船,全部被敌汽艇拦截,船工、老板都遭日寇刺杀。那些会游泳的为了逃命,不顾一切,跳下水向对岸泗渡。杀人不眨眼的日军,就在汽艇上用机枪扫射,当下有数十人中弹,鲜血染红了射阳河水面。不会游泳的仍在河边哭喊着,央求渡船过来救命。摆渡的顾劳奇老人,眼看许多乡亲遭鬼子屠杀,他也准备把老命豁出去,拼命将渡船向河西划去,日寇见此,咆哮了一阵,一梭子弹射去,顾劳奇被击栽入河中,再也上不来了。

日军在朦胧小镇实施了极其野蛮的“三光”政策,那些来不及躲避的居民近者被刺杀,远都被枪击。诨名叫“王侉子”的一家五口人,全部被杀害。有一日寇把一个孩子的头砍下,用刺挑下银项圈揣进了口袋。许多人遭刺杀后还被砍头分尸抛入油坊大油缸与茅厕坑内。孙正扬的父亲(开磨坊)遭刺杀后,尸体被剁成几块,放在磨盘上,惨不忍睹。同时日军到处搜索妇女,不论老幼,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抓住妇女就强行奸淫,奸后被杀的例子比比皆是,有的尸体还被残害。日寇冲进粮食交易的场地,这里聚集了一大批无路可逃的人群,日军先把躲避在这里的妇女衣服全部剥光,在光天化日下施行奸淫,然后用刺刀戳死。有一名20岁左右的姑娘,被几个日军轮奸后,浇上汽油活活烧死。日军封住西街出口时,有几个尼姑在神前焚香祈祷,求神灵保祐,也未能逃出鬼子的魔掌,被奸后亦暴尸于庙前。一个农民看到日寇在面前张牙舞爪,奋不顾身地举起扁担打倒一个,但他却被另一个日寇用大刀砍死。日军还在南北十字街肆意纵火,投放燃烧弹,并劫掠财物,一时间火光冲天,数不清的民房、店铺在烈火中燃烧,大片大片地倒塌。北街董良的父亲与祖母,因恋家躲在屋内未走,房屋着火时也不愿出来,深怕遭到鬼子的兽行污辱和枪杀,结果母子二人被活活烧死。据盐阜区文化人王荫老先生调查统计,五月初一仅大半天时间,朦胧小镇共有104人被日寇烧死、炸死和枪杀,其中一半以上是妇女儿童,很多人家被斩尽杀绝。全镇房屋被烧毁1000多间,财物不是被掠去,就是被烧毁。昔日繁华的小镇变成了一堆废墟。

日寇侵占朦胧后,就开始构筑碉堡,开挖工事。从五月初二至五月初五,连续到镇郊几个村大屠杀,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县境朦胧宝塔附近的村庄全部被血洗,所到之处,十室十空。双塔一带112户人家,所有粮食、耕牛、生猪、鸡鸭等都被抢走,327间房屋全部被烧光。村民陈玉堂见日寇拖他家肥猪,他抓住猪绳跪下求饶,当即被日军枪杀。陈学仁被抓到朦胧筑工事,后被绑在树上割肉喂狗,用他的血拌马料,残毒至极。端阳节期间,境内沿河农村有200多人死于日寇屠刀下。不少人家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朦胧塔下,射阳河岸沉浸在哀恸之中,儿子哭父母的,妻子哭丈夫的,老人哭小孩子的......几乎到处都在流泪。

此后,每年农历五月初一和初五这两天,射阳河两岸的朦胧人都捧着粽子,虔诚地祭奠当年被日寇枪杀的亲人。历史上的“端阳泪”,是日本军国主义对盐阜人民欠下的又一笔血债。事情虽然过去70多年了,但前世不忘,后世之师。我们将日军在朦胧地区端阳节期间所犯下的血腥罪行记录下来,以教育后人不忘国耻,努力把自己的祖国建设得更加强大。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