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方言语汇 > 修辞论艺 > 正文

从《陋吏铭》谈套用(施伯超)

发布日期:2012/4/12 9:00:21  阅读:4683  【字体:
 

                                     

清人钱泳《履园丛话》卷二十一中收有一首《陋吏铭》,铭曰:“官不在高,有场则名;才不在深,有盐则灵。斯虽陋吏,惟利是馨。丝圆堆案白,色减入枰青。谈笑有场商,往来皆火墩。无须调鹤琴,不离经。无刑钱之聒耳,有酒色之劳形。或借远公庐,或醉竹西亭。孔子云:‘何陋之有?’”记录此铭时,作者还记云:“时捐官者喜作盐场大使,以其职与知县相等,而无刑名钱谷之烦也。”可见此铭是讽刺那些捐官为盐吏者的。此铭中丝,本指白银,这里是说盐质差。远公庐,是南朝释惠远在庐山所创立的寺院。还有一篇《烟室铭》讽刺鸦片烟鬼的,具体出处已记不清楚了,铭云:“灯不在高,有油则明;枪不在长,有烟则灵。斯是烟室,唯吾瘾心。灯光照银绿,烟气上脸青;谈笑有烟友,往来无壮丁。可以调膏子,敷斗泥。无响声之入耳,有烫手之劳形。南阳寿三十,西蜀太古灯。君子云:何瘾之有?”

                  

稍有见识的人就会知道这两篇都是套用了唐人刘禹锡的《陋室铭》。其实从《陋室铭》问世后,套用此作的铭文很多,如我之孤陋寡闻者也收录了近百首。其实这里都共用了一种修辞手法,即套用。

                  

套用,在修辞学界有人称为活剥,也有人称之为仿调。那么套用是一种什么性质的修辞手法呢?有人说套用乃用典之法(《课外学习》1985年第7期吴岫光文),这种说法忽视了套用的本质特点;也有人说套用是仿拟(黄民裕《辞格汇编》),这种说法又忽视了套用的形式特点。其实套用兼用典与仿拟于一身,是一种独特的修辞手法,从修辞发生上讲侧重于用典,从修辞效果上讲则侧重于仿拟。

                  

仿拟,常见于语言中的所谓“仿词”,比如:“一个阔人说要读经,嗡的一阵一群,狭人也说要读经。岂但‘读’而已哉,据说还可以‘救国’哩。”(鲁迅《这个与那个》)此中“狭人”乃仿拟“阔人”而来。“有些天天喊大众化的人,连三句老百姓的话都讲不来,可见他就没有下过决心跟老百姓学,实在他的意思仍是小众化。”(毛泽东《反对党八股》)此中“小众化”是仿拟“大众化”而造出的新词。而套用则完全跳出的词的范畴,是仿拟某些诗文中的句子、段落,甚至全篇。依此,可分为:套句、套篇。

                  

套句,亦可称为剥句,如:

                  

1、都云主人富,谁解其中味?(《中国的乞丐群落》,第54页)

2、学生诚可贵,三七价更高。(《中国青年报》“读者来信”标题)

3、那里有个好开玩笑的人,作了一首仿《月令》的游戏文,以记其事云:“是月也,灾商至,三山毁,兵化为匪,帅始收声。”(龙公《江左十年目睹记》,三山,指南京的三山街。)

                  

第一句套用《红楼梦》题诗句“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以表达一些乞丐万元户精神的痛苦;第二句套用了著名的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名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目的却是用来讽刺某些某些弃教从商。第三句虽云是“文”,实际只是仿句,因为《礼记·月令》叙述各月所行之事时,常用“是月也”开头的句式,如叙仲春之月时云:“是月也,玄鸟至,至之日,以太牢祠于高禖。“《礼记》是古代文人必读之书,《月令》一文更是常用之文,此处套用之,讽刺军阀纵兵抢掠及战乱频仍的黑暗现实。

                  

套篇,亦可称为剥篇,如开头所举的《陋吏铭》。鲁迅在文章是常用这种套用手法活剥一些名篇,从而来造浓幽默讽刺的效果。如,《吊大学生》:“阔人已骑文化去,此地空余文化城。文化一去不复返,古城千载冷清清。专车队队前门站,晦气重重大学生。日薄榆关何处抗?烟花场上没人惊。”此即套用唐人崔颢的名篇《登黄鹤楼》诗,以此来讽刺当局奉行不抵抗政策,准备放弃文化名城北平。再如他的“拟古的新打油诗”《我的失恋》:“我的所爱在山腰;想去寻她山太高,低头无法泪沾袍。爱人赠我百蝶巾;回她什么:猫头鹰。从此翻脸不理我,不知何故兮使我心惊。我的所爱在闹市;想去寻她人拥挤,仰头无法泪沾耳。爱人赠我双燕图;回她什么:冰糖葫芦。从此翻脸不理我,不知何故兮使我糊涂。我的所爱在河滨;想去寻她河水深,歪头无法泪沾襟。爱人赠我金表索;回她什么:发汗药。从此翻脸不理我,不知何故兮使我神经衰弱。我的所爱在豪家;想去寻她兮没有汽车,摇头无法泪如麻。爱人赠我玫瑰花;回她什么:赤练蛇。从此翻脸不理我。不知何故兮——由她去吧。”此篇则是活剥汉张衡《四愁诗》,此诗今天许多人不太熟悉了,在过去也是必读之名篇:“我所思兮在太山,欲往从之梁父艰,侧身东望涕沾翰。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路远莫致倚逍遥,何为怀忧心烦劳?我所思兮在桂林,欲往从之湘水深,侧身南望涕沾襟。美人赠我金琅玕,何以报之双玉盘?路远莫致倚惆怅,何为怀忧心烦伤?我所思兮在汉阳,欲往从之陇阪长,侧身西望涕沾裳。美人赠我貂襜褕,何以报之明月珠?路远莫致倚踟蹰,何为怀忧心烦纡?我所思兮在雁门,欲往从之雪雰雰,侧身北望涕沾巾。美人赠我锦绣缎,何以报之青玉案?路远莫致倚增叹,何为怀忧心烦惋?”鲁迅套用此诗,嘲讽当时青年中那种爱情至上的思潮及千篇一律的爱情小说。

                  

乔冠华也是喜欢运用套用手法的文豪。据乔松都《乔冠华与龚澎我的父亲母亲》中记载,当乔冠华得知林彪叛逃机毁人亡后,次日便借用唐朝卢纶《塞下曲》写了一乎打油诗:“月黑雁飞高,林彪夜遁逃。无需轻骑逐,大火自焚烧。”这年十一月份,乔冠华受命赴联合国,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命全权代表,第一次登上联合国的讲坛,在飞机上他写了一首诗《从上海飞巴黎》:“我辈乘机将歌行,忽闻黄埔淌歌声。长江万里深千尺,不及同仁送我情。”并对当天的情景作了记录:“1971119日,出席联大代表团离开北京乘民航到上海。周总理、叶剑英等政治局全体同志到机场送行。叶师当场赋诗以壮行色:‘我队一行壮,任务亦艰巨。来风飘万里,横渡亚欧美。’诗成即兴,意深可感。登机后,仿李白《送汪伦》诗,信手写了上面几句打油诗。”此书中还有一些这样的例子。

                   

剥篇的例子,还可以举上两例。如王蒙《莫须有事件》的序幕结语即仿《红楼梦》题诗:“满纸荒唐言,一笔糊涂账。都云谑近虐,谁解象中相?”以点明本篇是现实主义的讽刺小说,提醒读者仔细品味。再如《小说林》1988年第3期所载《空镜头》,开头便套用当时流行的《智取威虎山》中《我们是工农子弟兵》,词曰:“我们是工农子弟兵,来到深山,要修球烂水库,斗地斗天。十几年修水库,南北调遣,总指挥、村支书领导我们进山,一条手巾头上戴,革命汗珠挂两边,汗珠淌出心里苦,解放区人民何时才能把身翻?人民的工痞与人民共患难,到这里为的是捣平两狼山!”内容却是借以发泄心中的满腹牢骚。

                  

从上面所举之例不难看出,套用在修辞效果上如同仿词一样,通常是要起到一种讽刺作用,想达成一种幽默辛辣的效果。当然,也有人是通过套用名篇来立志抒情的,这便是要达到一种严肃的效果了,在我所收录的套用《陋室铭》的作品中便有这一类的,比如溥仪十多岁时所写的《三希堂偶铭》也属于这一类,只是他所立之志是违背全国人民与历史潮流的罢了。

                  

套用与仿词的区别除了在仿拟的语言单位上、修辞效果上有着明显差别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差别,那就是仿词中被仿之词在上文总是要出现的,如开头所举的“阔人”、“大众化”。而套用的对象常是著名诗文及名句,所以通常不点明出处,却让读者一读便知,因此带有明显的用典意味。如果所仿拟的对象是一般读者较为生疏之作,则用典意味更其强烈,这种情况下最好自注出处,否则甚有抄袭剽窃之嫌。当然如果过于生疏,则失去套用的修辞意义了。

                  

套用与用典的不同,主要在于修辞效果上的差别。从诗文创作角度而言,用典一般是求得严肃的效果,使自己的表述、描绘更典雅,更含蓄深沉,而不是象套用的活泼与外露。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套用名句名篇时重在味,字句形式当然以一仍其旧为正宗,但偶有增删,只要其味仍存,也不失为佳“套”。如《演出铭》:“眼不在大,见钱则明。艺不在高,皮厚就行。摇头摆尾,故作摩登。‘灵魂工程师’,糊弄老百姓。谁敢道“肉麻”,莫怪摔话筒。卸装于幕后,犹闻倒彩声。赶紧打算盘,点钞票,争分红。贾夏洛克之余勇,抖乌眼鸡之威风。金嗓儿登台五百五,银嗓儿四百也持零。明星对新秀,难分输与赢。虽非交易所,胜似闹天宫。万人叹:‘徒有其名!’”(198755日《中国青年报》)虽然增加了语句,但总体“味”还在,大家仍然知道这是在套用《陋室铭》。有些不是从语句形式上去仿套,而是用其意,则不能算作套用,而应看作用典。如,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此乃叶剑英《八十书怀》中的名句,还有“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此是毛泽东《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中的名句,《辞格汇编》、《比较修辞》等书均以为是套用(活剥),实际只能看作是用典,叶帅的诗句反用唐人李商隐“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而毛主席的诗句是正用唐人贾岛“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应该说从字句形式上已经与原诗句完全不同。

                  

附:仿《陋室铭》作品选

                  

《学校铭》:校不在老,改革则名。教不在多,启发则灵。斯是吾校,惟求创新。园中草茵绿,柳竹相映青。谈笑有师友,往来无盲丁。可以调弦琴,吟新声。无噪音之刺耳,无题海之劳神。高中大兄姐,初中小弟妹。校长曰:桃李芬芳!1987320日《中学语文报》)

                  

《华室铭》:官不在高,有威则名;职不在大,有权则灵。斯是别墅,唯我独尊。茅台千盏经,龙井一杯青。谈笑有高官,往来无下层。可以卧高枕,醉太平。无国法之逆耳,无群众之呼声。东廓暖气管,西厢电视屏。嘻嘻乎:何罪之有?1988年第8期《资料卡片》)

                  

《会场铭》:会不在听,到场所则行,思不在会,坐完则灵。斯是会场,尔吾闲情。谈谈处世经,话话山海经。可以拉家常,眯眼睛。无群言之乱耳,无公务之劳形。虽非麻将场,堪比跳舞厅。心里云:吾乐就行。1987110日《盐阜大众报》)

                   

《假医铭》:术不在高,能吹则行;业不在精,会唬则灵。斯是诊室,唯吾称雄。抨击同行蠢,贬斥西医庸。自诩具妙手,回春力无穷。兼营看手相,观风水,驱灾星。无务农之费力,无经营之劳形。逢人即思骗,遭骂便装聋。心里云:来钱就行。1987117日《中国法制报》,原题《诊室铭》)

                  

《假冒商品铭》:货不怕差,能吹则灵;质不在高,能冒则名。斯是假货,畅销有门。羊屎当麝香,葛根当人参。井水成名酒,牛筋变虎筋。全凭如簧舌,假乱真。给回扣之好处,开虚假之发票。渭水姜太公,富春严子陵。奸商云:“有人上钩!”1989年第11期《未来》赵勇)

                  

《小庙铭》:位不在高,有职则行。权不在大,有握则灵。斯是小庙,唯吾黑心。益我笑脸迎,非此横眉对。交易有后门,往来无白费。可以弃原则,得实惠,无少钱之烦耳,无缺用之窘形。人间阎王店,世上快活神。吾自云:“何小之有?”1987年第6期《读写月刊》)

                  

《诀窍铭》:位不在高,头尖则灵;官不在大,手长则行。斯是诀窍,唯吾钻营:对上捧粗腿,对下用私人;吹牛行鸿运,拍马不碰钉。可以开后门,讲交情。无正义之细胞,无原则之准绳。烟酒来开路,有钱能通神。孔方曰:“何鄙之有?”1987年第6期《读写月刊》)

                  

《尸位铭》:才不在高,有官则名。学不在深,有权则灵。虽说尸位,唯吾经营。撒开关系网,左右尽故亲。谈笑有酒朋,往来无正经。可以走前门,坐中庭。无遮掩之顾忌,无为公之良心。兴来画个“○”,办事遣别人。硕鼠曰:何劳之有?1987年第6期《读写月刊》)

                  

《关系铭》:想人重用,拍马就行。欲己晋升,礼拜要勤。斯是诀窍,唯吾高明。胡话贵乎多,献媚在于精。善于拉帮派,惯于巧钻营。可以讨喜欢,拿奖金。无办公之辛苦,无出差之劳形。线线细细结,清茶慢慢品。人赞云:“聪明绝顶!”1987320日《新民晚报》)

                  

《教室铭》:分不在高,及格就行,学不在深,作弊则灵。斯是教室,唯吾闲情。小说传的快,杂志翻得勤。琢磨下围棋,寻思看电影。精于抄作业,猎奇闻。无书声之乱耳,无复习之劳形。虽非跳舞场,塔比游戏厅。心里云:混张文凭。198782日《星期天》,其中“精于抄作业,猎奇闻”为编者所补。)

                  

《大才铭》:才不在高,有官则名;学不在深,有权则灵。这个衙门,唯我独尊。前有吹鼓手,后有马屁精。谈笑有心腹,往来无小民。可以搞特权,结帮亲。无批评之刺耳,唯颂扬之谐音。青云能直上,随风显精神。群众云:臭哉此人!(诗人易和元所作,原题《才不在高》)

                  

    《科室铭》:才不在高,应付就行;学不在深,奉承则灵;斯是科室,唯吾聪明。庸俗岂有趣,流言作新闻;谈笑无边际,往来有后门。可以打毛线,练气功。无书声之乱耳,无国事之劳神;调资不落后,级别一样升。古人云:乐在其中!1987628日《经济日报》张岱)

                  

《三希堂偶铭》:屋不在大,有书则名;国不在霸,有人则能。此是小室,惟吾祖馨。琉珠影闪耀,日光入纱明。写读有欣意,往来俱忠贞。可以看镜子,阅三希。无心荒之乱耳,无倦怠之坏形。直隶长辛店,西蜀成都亭。余笑曰:何太平之有?(《东西南北》精华本第5集收录,此铭表明溥仪幻想复辟,录此备考。)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