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文史沙龙 > 史海帆影 > 正文

史话建湖

发布日期:2018/7/20 9:09:57  阅读:2229  【字体:
 

 

彭淑玲

1

远古的建湖是黄海浅海湾的一部分。在海流的冲刷下,古淮河与古长江搬运来的泥沙慢慢沉积,形成南北走向的脊状沙堤,沙堤慢慢生长,形成海岸线,海岸线西隔断了和大海的通路,成了内湖,内湖继续演变,形成古潟湖射阳湖。这片土地也有了东黄海、西湖荡的地理格局。土地上的先民多半是渔民或盐民,以烧盐、打鱼、捕猎为业。盐民也叫灶民,晚清状元张謇说过,灶民所过的生活,是人类最苦的生活。清初东台安丰诗人吴嘉纪写过记盐工之苦的诗:白头灶户低草房,六月煎盐烈火旁。走出门前炎日里,偷闲一刻是乘凉。小舍煎盐火焰举,卤水沸腾烟莽莽。斯人身体亦犹人,何异鸡鹜釜中煮。

大海慢慢东移,在海浪年复一年的冲刷下,平原上先后有了三条高且长的沙脉,老辈人叫三道冈或沙冈子。这样的沙冈曾是这片土地重要的地理特征。按形成的先后顺序,三道冈分别叫西冈、中冈、东冈,也叫头道冈、二道冈、三道冈。朦胧宝塔、上冈的石桥头等在西冈这条沙脉上,上冈的民灶沟在中冈这条沙脉上,草堰口的东冈、上冈的大南庄在东冈这条沙脉上,上冈古十景之一的南沙春游即东冈这条沙脉,最高处有三米多。《盐城县乡土地理》记载,新兴场北上冈镇南,凡沙皆能生水,土人于冈下引水莳稻,亦美。沙冈上可以种花生、山芋,且有沙水可喝。那沙水清甜,可比甘露。后来黄沙作为建筑材料出售,沙脉化为平地,与周边的土地合在一起。

1000年前的北宋,通榆公路东即大海,为防止海潮倒灌,范仲淹带领民工在此处修筑了一条防洪大堤,后人为感念范老先生的恩德,取名范公堤,这也是范公后乐思想的最初实践。大海继续东移,盐碱退化,1916年,张謇在上冈成立大纲盐垦公司,在他的带领下,盐民们拿起锄头,开始大规模的废灶兴垦,成了在田地上劳作的农民。从煮海为盐到废灶兴垦,乡民的生存方式随着地理的变化变化着。

西边的射阳湖也在慢慢萎缩,形成荡滩湿地,再加上围垦造田,荡滩湿地陆续沤出,形成连片的沤田,种植稻谷,一年一熟,收成不高,经过改良,慢慢变成沃土良田,一年两熟,稻麦交替。

2

这片土地的人居历史不知道应该从哪个朝代算起,芦沟兰王村出土的石刀、石镞等,可说明这里在新石器时代即有人烟。我们已不晓得先祖是从哪一朝代过来的,但有迹可循的,比如明洪武赶散时,大批的苏州市民来到这里,比如太平天国时期,镇江、丹阳和安徽等地的人为避战事迁来这里。洪秀全定都南京后,四处捕杀清廷官员,名妓赛金花的父亲曹彭洛(字芙裳)即在此时与家人避难到上冈。曹彭洛是安徽歙县人,大学士曹振镛的曾孙。这可能是《孽海花》作者曾朴说赛金花是江苏盐城人的由来。这边土地上的人也有走出去的时候,比如光绪三十二年、民国二十年的大水,大批的建湖人逃难到上海,并在上海扎下根来。

这片土地与其他地方一样,经历着一个个朝代的更替。朦胧塔南有商代遗址、石桥头处出土过春秋时期的独木棺、范公堤边和恒济九里村有汉墓群、收成庄有东晋东海王墓、射阳河边有唐代建的朦胧塔、庆丰永安村有元代盐署典史崔彬墓、恒济建河村地下有明朝黄河夺淮时埋在地下的永安镇遗址等。

早年乡人没有办法对付贫穷和灾荒,只得求助于佛教,信佛的人多,寺庙也多,地方上有俗语,家家弥陀佛,户户观世音,说的就是这样的现象。双湖公园边的罗汉院(原址在收成庄),宝塔镇的净慧寺和朦胧宝塔,建阳的泰山寺、南林禅寺,颜单的延寿寺、复兴庵,近湖东冯的东林寺,上冈的泰山院,九龙口镇的九龙禅寺,芦沟镇的芦沟寺,沿河镇的桑台寺、麕王毗卢禅寺,恒济花垛的九华开山寺、建河的龙王庙等皆是历史久远的寺庙,皆毁于战火或文革,皆是现在重建的。过去有苏北出高僧的说法,出家也是穷苦人家走投无路的一条路,我也不止一次听我身边的人说过他家祖辈有出家人,且在庙里做住持的。清代掌故汇编《清稗类钞》《元志圆机慧辨》一文写的元志即高作人,正确写法是原志,俗家姓孙,做过杭州灵隐等寺住持,世人称他硕揆禅师,曾得康熙皇帝的召见,圆寂后康熙赐谥号净慧,净慧寺的净慧二字用的即是他的谥号。民国时做过中华佛教总会会长、常州清凉寺住持的静波法师,是湖垛街上程家的孩子。做过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的茗山法师在收成庄罗汉院出的家。

这片土地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从明万历《盐城县志》算起。万历《盐城县志》记载盐城有十大镇,分别是冈门、伍佑、新兴、清沟、喻口、新河、沙沟、安丰、大冈、上冈。建湖见诸文字的镇仅有上冈,可见上冈历史的悠久。后来有了朦胧、湖垛、建阳、唐桥、高作、收成、楼夏、草堰口、沙家庄等,它们以庄或镇的形式被记录在史料里。

这片土地的地名也是因着地理和历史而有的。因早年有沙冈,便有了上冈(旧称南沙)、沙墩、沙旺头等地名。早年盐民以烧盐为生,便有了十八团、二十引、陈灶锅、王家灶这样一些带着卤水气的地名。西边多湖荡,地名也多以垛、河、沟、荡、塘、口、湾、圩等命名。明朝时因为养马,有了几处叫马厂的地名。佛教兴盛时,这里寺庙众多,有些寺庙名也成了地名,比如古基寺、观音阁、桑台寺等。战争年代,热血青年为了家国的安宁牺牲在这里,他们的名字也印在了这片土地上,比如东平村、天美村等。

3

这片土地是苦且寒的,因地势低洼东临黄海,再加上1128年开始的黄河夺淮,干旱、海水倒灌、蝗灾、淮水暴发轮番交替,县志里多次出现岁大饥、人相食的记载,海水倒灌过的土地,最严重时要七年才能种植。乡人明末进士孙榘《被缨集》记载,平地水深二丈,村落尽没,人畜庐舍漂溺无算。现在还有人记得民国二十年的大水。这片土地上的人特别能吃苦,因为太多的困顿与苦难造就了硬且犟的性格基因,这样的基因暗藏在一代一代人的身体里,又通过方言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以致于外地人听我们的方言觉得像吵架,比不得吴侬软语,有闲情和雅致。

与方言气质相同的淮剧、杂技也是如此,就像是这片土地上生长出来的,带着苦难的印记。交通闭塞,天灾频繁,人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就用说唱来缓解生活的苦闷与无助,这样的发自内心的说唱,慢慢形成淮剧,而淮剧最拿人的也是悲调。上冈石桥头《吕氏家谱》记载,清嘉庆元年,吕氏第九世世凰公上演香火戏。这是淮剧的最早文字记录。因为建湖方言发音相对清晰,1961年,淮剧界正式确定以建湖县城5公里范围的方言为淮剧的舞台语言。早期淮剧界三大教主之一的时炳南,四大名旦之一的梁广友,三大巨头之一、被称为元始天尊的何孔标皆是建湖人,他们闯上海并在上海打开了淮剧的天地,后来的戴建民、秦玉莲、刘素华、王锦宜以一生三旦的形式续写着建湖淮剧的辉煌。杂技起源于庆丰的十八团,最初可能是盐民打发时间的小杂耍,后来成了世代相传的技艺,早年从这里走出了杂技十大家(高、吴、周、徐、陆、万、夏、董、廖、张)。台湾的蒋勋先生在《孤独六讲》中写过:小时候我很爱看马戏团,记得1951年左右,有一个沈常福马戏团,驯兽师为了让观众知道,这只狮子已经完全被驯服,就将自己的头放在狮子的嘴巴里……李敖先生在对话录中也提到过:我在年轻的时候,台湾来了一个马戏团,叫做沈常福马戏团。这个沈常福就是十八团一带的。现在淮剧与杂技皆是国家级非遗项目,诗词歌赋杂技剧《小桥·流水·人家》将杂技表演中的吊索、软钢丝等表达出了艺术的美感。

耕读传家远,诗书济世长。旧时僻乡读书人与其他地方的读书人一样,读私塾,参加科举考试,实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僻乡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位进士是陆秀夫,明清两代各有六名和八名进士。楼夏庄的夏雷与夏应星是明嘉靖万历朝的父子进士,先后在长沙做官,有一段《父子长沙》的说书,说的就是他们的趣事。大孙庄人孙一致,清顺治朝榜眼,是盐城科举史上功名最高的学子。清光绪三十年留德学生陈宗达是地方上第一位留学生。最早的书院是明朝在建阳创办的景忠书院,最早的新式学堂是光绪二十九年创办的南沙小学堂,上冈小学的前身,最早的中学是建阳人郝儒琳1924年创办的建溪中学,后来有了孙大鹏创办的钟庄海南中学、楼夏庄夏嵩与乔炳合办的群英中学、孙仲强创办的上冈中学。

4

1941918日,一群有理想的青年人在高作召开建阳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大会,今日建湖从这一天开始。918日是国耻日,选择这一天作为建县日,是希望我们能勿忘国耻。以民族英雄陆秀夫的故里建阳作县名,是希望我们铭记陆秀夫的精神,铭记民族的不屈与坚韧。因县名不能同名,福建省也有建阳县,且历史悠久,又为避城关镇湖垛的谐音糊涂之嫌,取建阳、湖垛两镇的首字,于1951719日改称建湖县。

在这之前,建湖按在盐城的地理方位叫盐城西乡或西北乡,现在八十岁以上的人还喜欢说西乡或西北乡。曹文轩先生是盐都周伙村人,他在介绍自己的籍贯时也会说盐城西乡人。这西乡是与东海相对的,以范公堤为界。范公堤和串场河是这方水土的分界线,连土地成分成了两色,堤西是黑色的黏质土地,堤东是黄色的松软沙地,早年东海产盐,西乡出米,都是养人性命的东西。

串场河以西属于里下河平原,与汪曾祺先生笔下的高邮属于同一方水土。每每读汪老先生的文章,我都会有一种吾土吾民的亲切感。老先生笔下提及的风物,比如芦苇、莲藕、茨菇、芡实、茭白、菱角、蒲包茶干等,这里皆有,九龙口的咸鸭蛋可比高邮湖的。里下河不是一条河,里是里运河,下是下河,即串场河,这下是低的意思,区别于运河以西的上河。里下河平原是指里河与下河之间的平原,这样的平原也是有稍稍起伏的。走马晏荡沟一带比较高,当地人称西高田,因地势高难以蓄水,旧时经常闹干旱,收成不好,地方上有俗语,走马晏荡沟,十年九不收。走马晏荡沟四周是被称为锅底洼的荡滩,夏天荷香清幽,秋天芦花飞扬,典型的里下河水乡风貌。荡滩因芦苇多也叫芦荡,汪曾祺先生的小说《大淖记事》中提到的大淖与我们这里的芦荡有些相似。曹文轩先生的老师李有干先生是冈西人,他是一个有芦荡情结的人,笔下的文字弥漫着芦荡的水汽与绿意,75岁时还写了一本叫《大芦荡》的小说。串场河以东属于冲积平原,大海东去很远,沧海成为高田,雨过即干的沙地上种植着山芋、花生、棉花、大豆、玉米、扬花萝卜等。这是一片当得起鱼米之乡的土地。若是要说地道的吃食,有藕粉圆子、上冈的草炉饼和熏烧,经济学家费孝通先生曾经写过文章《盐城藕粉圆》,早年的六大碗也是很多建湖人的回忆。

西塘河是建湖人的母亲河,河边的西塘河风光带处原是湖垛老街,老街是建湖人的集体乡愁,街上有南北当典、轮船码、石渠馄饨、人民饭店、风华照相馆等,刘少奇和陈毅在此留过宿。1949年前去台湾的建湖人写建湖多会写湖垛。河边有叫塘河的饭店和茶楼,在建湖还有一份叫《塘河》的杂志和一档叫《塘河视线》的电视节目,记录着这片土地的喜怒哀乐。建湖是百河之城。东西流向的建港沟与南北流向的西塘河拉开了河流的基本框架,再往外走,有串场河、射阳河、黄沙港、皮岔河、戛粮河、盐河、蔷薇河、女儿河等众多的河流,水网纵横,沟渠交错。如果说西塘河是母亲,那射阳河应该算外婆了。再往西南方向,会看到一个叫九龙口的荡滩,野鸭在水面上奔跑,阳光在湖面上闪烁,河水悠悠,清澈甘美,那水干净得能将你的五脏六腑涤荡干净。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建湖还有一双美丽的眼睛,那就是双湖公园。

5

建湖旧时属于偏僻之地,在历史上籍籍无名,但也有些值得一提的人和事。

说起建湖人,最远的可从陆秀夫说起,他是盐城这个海滨小邑史上最有名的人物,家乡建阳镇有他的纪念馆。1279319日,宋与蒙古元军在广东崖山(今属江门市)的海战中全军覆没,陆秀夫背着年仅9岁的皇帝赵昺跳海自杀,年42岁(一说44岁)。陆秀夫的跳海给延续了319年的赵宋王朝划上了一个苍凉的句号,也让积弱的赵宋王朝输出了气节与精神,赢得了历史和对手的敬重。崖山多忠魂,英烈昭千古。陆秀夫与文天祥、张世杰并称为宋末三杰。七百多年后,流沙河先生写了这样的对子刻在纪念馆的碑廊里:南宋无降帝,陆沉有秀夫。说到陆秀夫,就会想到乔冠华,乔外长在第26届联合国大会上放声大笑的样子被记者拍了下来,这张照片后来获得了普利策新闻奖,名字就叫《乔的笑》。乔外长是庆丰东乔村人,东乔村有他的故居和纪念广场。陆秀夫的跳海和乔冠华的笑都有较大的历史影响力,成为永不磨灭的国家记忆,留给后人一悲壮一骄傲的心理感受。在县城,以陆秀夫命名的秀夫路纵横南北,乔冠华命名的冠华路横贯东西,两条路交叉成一个大的十字坐标。

183611月,两江总督兼管两淮盐政的林则徐带了一名随从,租了一条民船,从淮安出发,来盐城巡查皮岔河是否需要疏浚,是真正意义的微服私访,一路上来回六天,留下了六篇日记,计4000多字。林则徐是从收成的五港口过来的,经过县城自来水公司南的李夏沟再入皮岔河,有一晚是在城南高中附近的唐桥处泊船留宿的。这片土地留下了范公淹筑堤、陆秀夫读书、林则徐巡河、张謇兴垦的印迹,他们分别用担当、忠贞、勤勉低调、实业救国让这片土地的历史厚重了许多。

这方土地上走出来的有明永乐朝四川按察使刘洵,有一年回乡省亲时,他带领乡亲们在县境西郊挖了一条河,因他的身份是御史,河名即叫御史沟。有明成化年间镇国大将军颜彪,草堰口处的河流院道港的名字因他而来。有明英宗女儿隆庆公主的附马游泰,建阳望夫台的传说与他有关。这方土地还走出过入《明史·循史传》的山东莱州知府夏升,清知名谏官薛鼎臣,十大青史留名的江苏籍清官马为瑗,光绪帝贴身侍卫、武进士祁以德,光绪版《盐城县志》主编、举人陈玉澍,江北大亨顾竹轩等,他们的存在让这片土地的历史多了点故事和细节。

民国学者作为一个特定人文现象,至今仍有不少人关注。网上有一份国学大师排行榜资料,排名第六的是刘师培,他的弟子列了黄侃、陈中凡、郝立权三位先生,这三人中的陈中凡、郝立权皆是建湖人,陈中凡是草堰口七里庵人,郝立权是建阳郝家庄人。《鲁迅日记》中提到四个盐城人,分别是戈宝权、韦伊兰、缪金源、郝昺衡。韦伊兰即这篇文章第六部分提到的孙兰,郝昺衡即郝立权。除了他们,楼夏庄人孙蜀丞也值得一提,他是叶嘉莹先生的老师。陈中凡、郝立权、孙蜀丞三位先生皆在古典文学领域有所成就。

陈中凡与李大钊、陈独秀私交很好。19388月,陈独秀经胡适、张伯苓、陈中凡等联名保释出狱,先住傅斯年家,后在陈中凡家住了半个月,曾有人写过文章《陈独秀狱后在清晖山馆斥谣言》,清晖山馆即陈中凡的家。在建湖,与陈独秀私交好的还有高作薛家滩人薛农山,1927年的共产党员,是与陈独秀一起在向中共中央提出《我们的政治意见书》上签名的81人之一,有资料这样写道:陈独秀晚年固定的收入有两个来源。一是好友薜农山让他兼了《时事新报》主笔的虚衔,月入160元。二是北大每月汇来的300元。薛农山当时是《时事新报》总主笔。

镇江市京口区永安路30号是古琴家刘景韶的故居,为镇江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刘景韶是上冈人,年轻时在上冈小学教过书。故居的文物保护碑上写有:刘景韶,字琴子,原籍江苏建湖。第一个进入太空的美籍华人王赣骏祖籍沿河,他的父亲王章是从沿河的王家舍走出去的。高作人夏咸柱、冈东人李立浧、沿河人王学浩皆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他们分别在动物病毒学、电网工程与直流输电、肝脏移植领域有所成就,是现代学子的学习典范。

6

1941年,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军部,建湖开始了作为革命老区的历史,新四军三师黄克诚的部队在这里停留过,陈毅、刘少奇、张爱萍、赖传珠等人的回忆录或年谱里会提到高作、湖垛、建阳、北左庄这些熟悉的地名。北左庄是新四军军部十年驻过的50处驻点之一。建湖很多人家与新四军有过交往,新四军给老百姓挑水、扫地,老百姓把门板取下来给新四军当床用,现在还有人会唱《三不走》,东西不还不走、水缸不满不走、地不打扫不走。1945年,不少青年人跟随黄克诚的新四军老三师步行转战东北,一路上吃尽了苦头,有人在严寒中冻掉了脚趾头,还有人在四平战役中牺牲了,葬在他乡的土地上。乡人王春瑜教授在文章中写过:我亲眼看到我的母亲及庄邻蒋大妈、德大妈等,对新四军伤员问寒问暖,百般呵护;已近中年的乡民兵队长姚三爷,抛下妻子、儿女,毅然参加新四军,奋勇杀敌,最后血染沙场,成了革命烈士……

1941年,刚成立的县政府设四科一局,县长唐君照,秘书胡叔度,民政科长唐采庭,财经科长项南,吴雨舟任文教科长,教育科长唐采庭(兼),保安科长马宾,粮食局长虞廷松。当时的政权处于地下状态,工作人员多是外地的青年,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他们是为了信仰来这里工作的。项南是福建人,作家项小米的父亲,做过福建省委书记,与邓小平、胡耀邦、习仲勋等6位领导人被称为改革八贤,习近平的第一本书《摆脱贫困》的作序人。胡叔度,湖南湘潭人,金陵大学肄业,做过驻刚果大使。他的亲哥哥胡畏也是金陵大学肄业,在这里工作过。胡畏的爱人方非,金陵女子大学毕业,安徽人,方令孺的侄女,秦加林,浙江省鄞县人,后来是外交家,皆是做着区书一类的职务。清华大学一二·九运动的学生领袖孙兰(原名韦毓梅)和陆璀都在这里工作过,孙兰做过这里的文教科长,陆璀在芦沟寺的夏令营演讲过三个小时。王志行,1941年的民运队员,印度尼西亚人。刘阳生,1944年的建阳县委书记,马来西亚人。红军出身的王良太,1943左右的建阳总队队长,四川人。这样的外乡青年还有许多许多。他们吃住在老百姓家里,做着启迪民智,宣传抗日的工作,吃住条件都很差,但他们做得很敬业,充满热情。他们对这片土地的付出,也让老区这个词更加厚重饱满。

说到共产党员,黄克诚将军的回忆录里有这样一段话,盐城虽然出了些有名的共产党员,如胡乔木、乔冠华、王翰,但他们都在外地,本地没有什么影响。回忆录中提到的王翰是钟庄人,原名陈延庆,是为了革命连姓氏都可以抛弃的人,复旦大学毕业,1932年的共产党员,一二九运动的上海领导人之一,在政治运动中被打成右派,是全国著名的大右派之一,从国家监察部常务副部长的位置上下放到三门峡铁工厂做了十六年的工人,依然坚持真理,不随波逐流。《王翰传》出版后,江泽民题词:革命信念,始终如一。

民政部前后两批公布的900名著名抗日英烈中,与建湖有关的有五位,分别是陈中柱、丘东平、马玉仁、黄重厚、许晴。陈中柱是草堰口人,牺牲后被日寇砍去头颅,世人称断头将军,凤凰卫视纪录片《将军一去——黄埔抗战将领殉国录》第三集、央视《新儿女英雄传》有一集讲的就是他的故事。他的太太王志芳同样可敬,从日寇那里要来了丈夫的人头,靠宣传丈夫的精神走完了101岁的人生。马玉仁是高作人,65岁主动请求参加抗日,不久就牺牲了,是年龄最大的参战军人。黄重厚是江苏泰县(今泰州市姜堰区)人,苏鲁皖边联合抗日司令部参谋长,先后毕业于暨南大学法学院政治系和成都中央军校第十五期,牺牲在上冈的石桥头,墓在石桥头河南。

19416月末,华中鲁艺师生为应对日寇的扫荡,从盐城来到湖垛。一并来的有黄源、贺绿汀、孟波、德国记者汉斯·希伯夫妇等,他们在湖垛老街上举办高尔基逝世五周年纪念会、建党20周年和完成减息减租胜利大会。724日凌晨,鲁艺一部分师生经过庆丰的北秦庄时,遭到日伪军袭击,丘东平、许晴等30多人牺牲,史称北秦庄惨案。丘东平是广东海丰人,有战地文学开拓者之誉,许晴是扬州人,剧作家,杨沫《青春之歌》许宁的原型,《中华民族好儿女》的歌词即许晴在建湖作的,也是他留给世人的最后一首歌。1942年,陈毅军长在《新四军殉国先烈纪念册》《本军抗战殉国将校题名录书端》中深情地写道:又如丘东平、许晴同志等,或为文人学士,或为青年翘楚,或擅长文艺,其抗战著作,驰誉海外,或努力民运,其宣传动员,风靡四方。年事青青,前途讵可限量,而一朝殉国殒身,人才之损失,何能弥补。言念及此,伤痛曷极!在庆丰的东平村有县烈士陵园,烈士陵园内有华中鲁迅艺术学院殉难烈士纪念碑,这是全国惟一的抗战文艺工作者烈士纪念碑,鲁艺牺牲的师生安葬在这里。一些乡镇也有烈士陵园,有些村庄有单独的烈士墓,长眠着这些为建湖大地和平与安宁牺牲的忠勇之士。

还有些值得一提的烈士,比如与陈中柱有兄弟情谊的教育家赵敬之,射阳中学校园里有他的雕像,纪录片《兄弟》讲的就是两人的故事,他们在盐城市烈士陵园的墓地也是一前一后紧挨着的,他们的老师陈为轩写过这样的对子赞他们的友谊:国民党、共产党,国共两党;陈退之、赵敬之,兄弟一之。比如列入《中国共产党抗战阵亡将领名录》的新四军137团政委吴载文,福建宁化人,红军出身。比如新四军三师七旅盐城独立团政委裴励,徐州丰县人。比如白果,原名邓延熙,山东聊城人,他是从延安来的。与烈士一样勇敢的抗战英雄有姜祝山,1959年与董存瑞的父亲、刘胡兰的母亲一起接受毛泽东的接见。

《军事活动大事记》记载:l9448月)29 周恩来电告董必武,820日美国空军第20航空队的一架重轰炸机在苏北盐城、阜宁上空爆炸起火,坠落在新四军建阳金家桥根据地内,新四军第3师和该地游击队立即出动营救。该机飞行员12名,其中1名死亡,我救出5名已抵第3师师部,其余6名正寻找中。以上情况望即转告有关方面。这份电报中提到的金家桥即现在的建阳镇金桥村,金桥村的路边有保卫盟军坠机战斗纪念碑和烈士墓。201594日晚8点,中央电视台节目《开学第一课》以爱国、勇敢、团结、自强四个篇章来讲述英雄不朽这个主题,在第三个篇章团结中,节目组请88岁坐着轮椅的孙九宏老人来讲述这个故事。孙老当时14岁,在建阳的新四军盐阜独立团三营担任卫生员。

1949422日凌晨,驻守江阴要塞的国民党7000多官兵起义,解放军得以顺利过江,草堰口的唐君照、唐秉琳、唐秉煜、唐仲衡、吴广文、唐坚华等青年人为起义做了不少工作。其中的唐君照、唐秉琳、唐秉煜是亲兄弟,他们是建湖人口中的唐氏五兄弟,还有两个兄弟分别叫唐君鄂和唐小石,皆是有家国情怀的人。1991年台湾《传记文学》第4期封面上有《江阴要塞毁于唐家班》的大幅标题,文章是提醒国民党记取插入心脏中的历史匕首,可见当年的起义对国民党打击之痛。2009年中央电视台播出的24集电视剧《江阴要塞》,讲的就是他们的故事。剧中的男一号和男二号原型分别是老四唐秉琳和老五唐秉煜。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