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文史沙龙 > 史海帆影 > 正文

深切怀念唐仲衡同志

发布日期:2019/4/19 9:44:06  阅读:498  【字体:
 

口述:何漪   整理:王烽

我很怀念唐仲衡同志,他是我的恩师、又是我的战友,还是我的世叔,他和我父亲是中学同学,两人感情比较好,不论分别多少年,他们那种同乡、同学的深厚感情都始终没变。

唐仲衡在江阴要塞做了几件事,我感到他是做了全盘考虑的:

我到江阴以后,唐仲衡准备在武进搞个联络点,以备不测。他要我去,因武进县的县长叫戴XX,也是过去九中的同学,他要我在那里找个工作,扦进去,要花钱你来拿,党的活动经费有这个计划。我去了两次,没搞成,人家很谨慎,也不买老同学的帐。

唐仲衡到江阴来之前去了上海,他还有一个任务,他在上海认识一个叫张君劢(唐仲衡的老师,民社党主席,中华民国宪法之父)的先生,想争取他站在共产党这一边,未能成功,以后唐仲衡就留在江阴,负责江阴要塞联络站。

联络站的工作说起来好像不起眼,不引人注目,其实还是很繁重的,江北来的人要先到联络站来,把一些事传达给党员,还有什么问题要请示的,不能解决的交给政治交通带回去,那时也没什么电台。唐坚华出事以后就不能再做这个工作,回去了,由吴铭接替。吴铭化名姓马,我们都叫他马先生,他经常出入唐仲衡家。江北来人也很诡秘,都是“逃亡”出来的,渡江前十兵团来了四个人,王刚、徐以逊、陆德荣、李干。李干是老红军。他们来,要安排吃住弄行装,这些都是唐仲衡去做的。有一次给他们做被子,做的都是花花绿绿的新被子,我也帮做的。新被子,邻居问是不是何小姐要结婚呀,这一下提醒了唐仲衡,就把家里的被子撤下来,有新有旧混起来,不让人怀疑。这一连串的事他做的都很细致,不让人看出有什么破绽。

唐仲衡除了江北来人接待外,就是后来家属撤退的事,都是他来往于苏州联系的,对要塞起义做了很好的保证。

还有一件事,就是唐秉煜到苏北去送江防图,时间很长没回来,国防部来要人,问为什么还不回来?到那里去了?这事弄得很紧张。唐仲衡到苏州去找我父亲,还有马锡川(马锡川是地主,但很开明,为要塞起义出钱出物,做了大量工作),想在苏州搞一个假的住院证,马锡川在苏州人脉很熟,找了一位朱太太,在一个私立医院弄了个住院证,证上说是因为发生车祸住院的,国防部的人说要看看(唐秉煜),(这边)说不要看,人已经出院了,在家养伤。这些事都是唐仲衡去办的,紧张了一番,人总算回来了,国防部的人也没去看他,大家才松了一口气。这事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唐秉煜去苏北的十几天,后面的人是多么紧张啊,一旦暴露全盘皆空呀!这里面去找医院、找证明,去联络,都是唐仲衡同志去做的。

唐仲衡是以江北的逃亡地主、唐秉琳堂兄的身份来掩护他的行动的。唐仲衡工作很细致用心,比如他住的房子,对面一间是空着的,江北来人(三野十兵团负责指挥渡江战役和要塞起义的人)就住在那里,他指给我看了,房子后面有个小门,通向隔壁的一个房间,那里只有一张桌子,四把椅子,可以坐着打麻将的,是个休闲的地方。一排玻璃窗,半截白窗帘,经常好像只有人打麻将,没有其它用处,里面有个后门通后山,有危险时是个退路。他的大厅外面就是21军的电台。把江阴要塞交给第一绥靖区管理的时候,要塞司令部住在城里,司令部的城防就是21军的城防,电台就在唐仲衡的外厅,唐仲衡就住在那个地方,时时处处都处在危险之中,

唐仲衡同志是个老党员,他很细致,很严谨,要求自己严格,要求家里人也很严格,就是他的儿女们也说不出自已的父亲做了些什么,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领导我的工作,我在政工室工作是唐仲衡领导的,我和他是单线联系,所以我比他的家里人知道得更多一些。他手里有党的活动经费,他有个两岁的儿子,有风湿性心脏病,扩散到了关节上,不能走路了,需要大批的盘尼西林,就是现在说的青霉素,他没有钱给他儿子治病,公家的钱有的,那是党的经费,一分也不能动,他的生活非常艰难,身上只有一件灰布长衫,有几个补丁,洗得干干净净,人什么时候都是严肃、潇洒、沉着,即使再紧张,他都不会在家人或别人面前表现出来,他不愧是我们党的老党员,是我们学习的标杆。后来他的儿子死掉了。在江南,他他的家人也是很好的,就是那么穷困,他的爱人,他的丈母娘(他的夫人是独生女,到哪里都要把她妈带上)都始终不渝地坚持。为了保证起义成功,唐仲衡同志做了大量工作。如果不是他忠诚、谨慎、机智,江阴要塞起义很难顺利完成。可是起义成功以后,唐仲衡同志无声无息地走了,回到江北教他的书。

这些70年以前的事情,虽然一些具体的细节难以一一记清,但唐仲衡同志的光辉形象在我心中始终难忘,并常常令我深切地缅怀!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