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散文小说 > 正文

我的兰老师

发布日期:2018/11/6 9:20:02  阅读:578  【字体:
 

我的兰老师

松籽


     兰老师,是我的小学一年级班主任,语文、数学全是她一个人教。她是高中毕业后,到村小学的代课老师。80年代那时候,女高中生在农村很稀罕。
    兰老师是家中的独女,父亲早已去世,母女俩个相依为命,她家紧挨着河堤边,河里有一口罾,靠扳罾捕鱼补贴家用。
    兰老师长得很漂亮,一头长发,个子还挺高,字也写得很好,记得十里八村有好多人家托人说媒,其中不乏城市户口的“正式工”,好像小学里一个男代课老师也喜欢她。
    兰老师很喜欢孩子,尤其是我,还有她的两个堂弟。她经常把我带到她家吃午饭;记得冬天,她经常炕山芋给我们吃。记得有一次放晚学,我还想跟她回家,结果成了学校的笑话。她还经常教我们唱歌,记得第一次首歌教的是《小草》,她用的是手抄歌词本。那时,我贪玩,经常忘记她布置的作业,后来她就把每次布置的作业用红笔写在教科书上,这样好让父亲提醒我。
    后来,我上了二年级,她还经常在课间看我。突然有一天,二年级的老师对我说,兰老师快要结婚了,要离开学校了,我愣了半天。好像是她家没“人力”,她转不了正。但是,后来一位村干部的女儿初中都没毕业,也到幼儿园做了代课老师,后来还转了正。也有人说,兰老师是她母亲领养的,怕女大不中留,所以就挑了个人家,赶忙催她嫁了。
    以后,我还梦见了她好几次,每次醒来就有一种失落,总怪她“不要”我了。那时,我还常常问母亲,兰老师会不会忘记了我……
    一直到十几年后,考上大学那一年,邻镇赶集,父亲帮我买行李,我终于见了她一次。她还是一头长发,只是胖了些。原来,她老公是祖传的牙医,在小镇上有个门面,她顺便开了个小服装店。

父亲对她说,我刚考上了大学。

她看着我说,都长这么大了,她的眼神有点高兴,但也有点迷茫……

随着赶集的人不断问她价格,我们也不便久留,就赶忙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回家听母亲说,兰老师的小孩生下来,头脑似乎有些毛病,好像生活的很辛苦,她母亲还在小镇上卖鱼。我心里有点一阵阵难过,一个连自己学生都那么喜欢的人,上帝怎么能这样对待善良的人呢?命运有时真的很残忍,如果当年她不离开学校,恐怕不会有这么多艰辛。
    我七岁时,兰老师大约二十岁,今年应该五十上下了,在我脑海中,她永远还是讲台上的那个样子。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