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散文小说 > 正文

走在乡村的小路上(韦江荷)

发布日期:2014/5/10 9:56:15  阅读:1791  【字体:
 

 

    在乡村的小路上,小草,野菊,花朵,在路沿边竟相生长绽放。绿水浓荫环抱着小小村庄,炊烟似乎失去了它的踪迹。


   
弯弯曲曲的斗龙河,河面上偶尔还穿梭着三三二二的各类货船。突突的货轮迎浪前行,溅得浪花四起。那浪花眨眼功夫,瞬息一波接着一波向岸边蜂涌而去。站在岸边,看水鸭泅游,看白鹭翔集,看烟波浩淼,常让我看得发呆,忘了时间。


   
稻田,没了万顷金波。取而代之的已是青绿一片的麦苗。早晨,太阳一露脸,走到田梗,麦苗上闪现着晶莹剔透的露珠,纯静得像儿童的眼睛。露珠倚在麦苗的叶片上,用手指轻轻一弹,有时溅上一滴二滴到脸上,清冽的感觉直抵心灵。


   
我很怀念乡村曾经泥泞的小路,一到下雨,你跌他滑,滚成泥人,欢声笑语声声不绝。如今一条条水泥路,通向了一家一户。走向村外,电驴摩托,风驰电掣,一溜烟就不见了。再也无须卷着裤筒,深一脚浅一脚跋涉前行了。现在的水泥路面虽平整光滑,但在我的心里,或多或少,感到失去了那份,属于乡村的情结和质地。

 

    走惯城市宽阔的马路,我更愿意自由自在在乡村小路徜徉。因为只有在乡村的羊肠小道,我才可找到属于自己的质朴和梦幻。也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美丽和精彩。


   
小时候,宁静的乡村像一幅画。小路上,常走着哞哞叫唤的大牯牛。它们慢慢悠悠,走走停停,有时更会停下脚步,不管不顾地啃食路边嫩嫩的青草。我最爱爬到牛背上,在青青草地上,向村外好奇地遥望。在蓝天白云下,尽享童年的那份幸福和快乐。想想,那个年代的乡村,到处呈现着原汁原味原生态。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在我的心里,一切都是那样的美不胜收。

 

    乡村变化太快,只几十年光景,久存于胸的点点滴滴的记忆,情情景景再也难得重现了。走在它的水泥路上,我徒生一缕惆怅和落寞。我总痴想着,在乡村愈发变化的今天,能有人多做一些保留乡村原貌原景的工作,那应该又是一件多么德高恩重的好事了。

 

    没有了无边无垠的大片大片的草地,没有了低矮昏暗的泥草屋,没有了老牛,更没有了袅袅的炊烟。乡村恍若一夜间便华丽转身,变成城镇一般。红砖黛瓦,洋楼别墅,异彩纷呈,让我眼花潦乱,情感迷离而错乱。我的乡村,似乎再也回不到,我心中那个从前的模样。

 

    在村庄小路的尽头,好在那棵百年银杏,依旧挺立在晨曦和夕阳。被绳索勒得一条条沟槽的水井,安然静卧在槐树下,似乎还在诉说着它的变迁,它的沧桑,它的峥嵘岁月。为了重溫它,曾经给予我们生命的许多厚爱和甘甜,我找来水桶,提上一桶,我一时忘情忘我,掬上一捧,喝着喝着,我感到自己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清泉般的家乡水,让我顿感甜透心底。

 

    走在乡村唯一仅存的小路上,我迷恋,沉醉。一路上,微风习习,花香盈鼻。这时,不知从哪儿,传来那首再熟悉不过的台湾校园歌曲。这动听悠扬的歌声,一声声在我的耳畔回响不绝。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笑意写在脸上,哼一曲乡间小唱,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牧童的歌声在荡漾,还有一支短笛在吹响。”


   
夕阳,老牛,短笛,还有小曲,如此写意而梦幻。只有走在乡村的小路上,我想你才会找着这份浓浓的美妙感觉。

 

转自《塘河》杂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