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革命烈士 > 正文

“我父亲为策动江阴要塞起义而献身”

一一访党的优秀地下工作者唐秉钧烈士之女唐妍

发布日期:2021/12/23 17:41:47  阅读:1582  【字体:
 

  徐清国

12月中旬,笔者有幸采访了策动江阴要塞起义的“唐家班”重要成员和直接领导人、我党优秀地下工作者唐秉钧烈士之女唐妍,获取和挖掘了一些新的史,为撰写红色作品提供了更多的素材。

唐妍今年72岁,早在出生才几个月,她的父亲就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疾劳成疾而病逝了,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唐妍生长在家乡,工作在家乡,退休后也一直生活在家乡。从卫生防疫岗位退休后,她生活得更充实、更富有意义的是:金色晚秋励志坚強,为父写史讲史存史,传承红色基因,弘扬革命传统,让红色家史代代相传。

               “写真父亲红色史”

“我的父亲唐秉钧,字仲衡,1900年出生于建湖草堰口的一个书香门第,1920年就读于上海法政大学,1米8的个子,长方字脸,大大的眼睛,生前经常穿一身灰色长衫,冬天戴顶礼帽子,围条长围巾,看书读报是他的嗜好,言行举止儒雅得体。在上海读书期间,就和盐阜地区早期共产党员仇一民是上海法政大学同窗好友,经常参加上海地下党活动。大学毕业后,毅然回到家乡传播革命火种,成为“唐家班”成员走上革命道路的引路人!”

多年来,特别是近几年来,唐妍经过与姐姐唐芬的口述、走访调查,整理编写了《一生正气  两袖清风一一追记我的父亲》《回忆江阴要塞起义前后那段经历怀念我的父亲母亲等多份史料,既便于讲史留史,更利于存史传史。

起写我父红色史,并非心血来潮,除了主观愿望,更是责任使然。”唐妍告诉笔者:“我曾反复想过,父亲是策动江阴要塞起义的重要成员,更是为策动江阴起义而献身!他的一些鲜为人知的红色历史,要趁当年亲历者和见证人有的仍健在,抢救这些财富。否则,他们一旦过世,有谁还能说清这段重大的历史真?于是,我与姐姐相继拜访了曾参加江阴要塞起义健在的王刚、何漪以及撰写《江阴要塞起义》的原海军政治部杨叔颖前辈,他们都90多岁高龄了,思维都很敏捷,对曾经历过的事情记忆犹新,让我们姐妹觉得格外亲切。他们更真切地讲述了我父在解放战争中渡江战役前,受党组织委派,带着我们全家和外婆江阴要塞司令部后门斜对面的高巷11号,建立地下联络站、策动江阴要塞起义的事。

我大姐每次与我提到父亲为策动江阴要塞起义,牺牲了自己和儿子,都泣不成声。据我大姐回忆,在策动江阴要塞的最后关头,父亲和我哥哥病情加重,父亲支撑着病体,坚持做地下联络工作,我哥当时已不能行走,几乎卧床,父子都未就医,只在家里用些土偏方,很难有疗效。江阴要塞起义成功、大军渡江胜利之后,我父带着全家回到家乡。不久,父亲和哥哥都因错过最佳治疗期而病逝。其实,包括我的年仅4岁的哥哥,也可以说是间接献身于江阴要塞起义。

“我在《建湖日报》上,还有市县多个微信公众号上,以及“学习强国平台”上,看到你写的《“唐家班”智取江阴要塞》,还有写我父《唐仲衡:一片丹心写忠诚  地下交通担使命》等“唐家班”重要成员的一系列红色作品,不写得全面,而且写的真实。你还是第一个把是谁又是怎么获取《江防图》?又是如何将其送回解放区?还遇到哪些险?等等。你是写得完整又真实的人。特别是我注意到,我五叔秉煜密送《江防图》到解放区超期了,国防部和要塞司令部都急切找人,我父与秉琳急中生智,假借秉煜在苏州遇到车祸住院化险。我父亲委托他的同学—民主人士马锡苏州博习医院院长开了证明。这一点,尽管史料说法不一,但你写的是真实而又确切的,让我充满欣慰和感激之情!

“今年喜逢建党百年毕诞,写我父是盐阜地区第一个党小组成员、建湖县第一入党人,接任仇一民的第二任草堰口党小组组长等红色史的人较多,但具体成立地说法不一、有所争议。我与大姐经过再三考证,确定是在老草堰口北街上我的老家中成立。为此,我专门写了一封书信给相关领导,转达了大姐与我的正确意见,确保党史的真实性。

“讲活父亲红色史”

“几十年来,不仅写而且讲江阴要塞起义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人很多,而写得最完整、最真实的,把我父亲写真讲活的,你是第一人。此前,特别令人非常欣慰和十分激动的是,江阴要塞起义上了央视影视剧,我的父亲也被活化了。

渡江胜利六十周年之际,八一电影制片厂在江阴举行由韦廉将军导演的25集电视连续剧《江阴要塞》首映式,大姐唐芬、二姐唐与我姐妹三人应邀出席,同时参观了渡江战役纪念馆、并向纪念馆捐赠了烈士证书。纪念馆里专栏介绍了由共产党策划的国民党江阴要塞起义的详细经过,陈列区有以我父亲当年在要塞司令部对面高巷11号建立的地下联络站为背景的大幅照片。我们还参观了要塞司令部、黄山炮台遗址,高巷11号地下联络站旧址,父亲曾在那里开展惊心动魄地下工作近两年。父亲的形象在我的心中一下子活了过来。如今想起当时的场景,内心依然觉得温暖激动。

我大姐觉得,父亲的红色史讲了很多,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被遗了。那就是在渡江前夕,父亲通过同学马锡川的关系,把江阴要塞地下党员家属,全部转移到苏州安全落脚。不惜而把全家和地下联络站前移到危险的前沿阵地旁边,黄山炮台脚下的小渔村里,宁可牺牲自己的家庭,也要保护其他地下党员家人的安全,这真是父亲的伟大之处。我大姐在渡江战役打响后,与家人就躲在黄山脚下的山崖边,看着炮火、子弹从上空飞过,膝盖都趴破了。直到天亮,父亲找到我们,十分激动地说,江阴要塞起义成功啦!大军渡江战役胜利啦!

“今年你在县内外讲了几十场《唐家班智取江阴要塞》和我父亲等唐家班成员系列红色故事,我女儿女婿回来都告诉我啦!他们说你讲的非常生动,把我父亲等革命先贤讲活了,很接地气、很有人气,无论中小学生还是机关干部、企业职工、社区居民都喜欢听。我也从中汲取新内容向亲友们宣讲和传扬。

“传好父亲红色史”

“我在写真、讲活父亲红色史的过程中,逐步悟出一个道理:给后代留存什么最珍贵?即使留下万贯家财,也会有用完的时候;唯有留传精神财富,才是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 

是的,唐妍在物质生活上并不富有,一生以她父亲为楷模,用父亲的光辉照自己,也一像父亲一样:一身正气  两袖清风!但在精神生活上,她是富有的:一生中兢兢业业为党工作,问心无愧;退休后生活充实,晚年幸福!特别令人感动的是,她搜集、整理、留存了一些父亲的红色史料。

话说间,唐妍小心翼翼地取出她珍藏的《江阴要塞起义》《唐氏五兄弟》等书刊及史料,并向我一一介绍,分享她姐姐与父亲、父亲与母亲、父母与唐氏家族的红色故事……

唐妍常对自己的孩子们讲:“母亲百年之后,没有什么金钱、房产、珠宝留给你们,但母亲并不是穷人,母亲拥有一笔丰厚而又珍贵的精神财富,那就是我父亲、你们外公的红色传家宝!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