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历史人物 > 正文

“唐家班”智取江阴要塞

——一群建湖县草堰口人策动的起义

发布日期:2021/4/28 16:05:58  阅读:1313  【字体:
 

徐清国

江阴要塞起义,是解放战争、渡江战役中的重要历史事件。国庆60周年,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一部以地下党策动起义为题材的24集电视剧——《江阴要塞》,真实反映了这一光辉历史。您可知道剧中的一、二号主角和其他主要原型人物,竟然来自同一个家乡、同一个家族吗?这一群英雄人物的家乡、家庭有何背景和渊源?他们又有哪些红色经典传奇故事,值得大家分享和回味呢?

下面请让我分六个章回,一一为您讲述。

先讲第一回:

一块热土地  诞生党小组

早在95年前,盐阜地区第一个党小组——草堰口党小组,就在草堰口最早入党的唐仲衡家中成立。另有一说,是在他家位于大唐庄的牛棚里召开的党小组成立会。其实,两个点之说都是一个地方——草堰口。

192510月,中共上海区委(江浙区委)决定:凡未建立中共组织的地方,应派专人前往,秘密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组织。1925年冬,上海大学党组织委派学生党员仇一民,利用暑假回盐城之机,将永不熄灭的革命火种,带到了大学同学唐仲衡的家乡。

1926年春,仇一民秘密发展唐仲衡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经培养和考察,他们又发展进步青年吴广文、梁开甲、邹新余等秘密入党,并成立了草堰口党小组,由仇一民任组长。19284月,仇一民在阜宁牺牲后,由唐仲衡接任草堰口党小组组长。

19282月,盐阜地区第一个县委——中共阜宁县委在草堰口大唐庄成立。紧接着,大唐庄党支部、草堰口党支部、杨唐庄党支部和宝塔湾党小组,相继在这里建立起来。阜宁县沟墩区政府也曾设立于草堰口。唐仲衡等26名草堰口的英雄儿女,成为光荣的革命烈士。

新中国成立前,这一块红色革命热土上,共有118名中共党员。他们就像一粒粒革命火种,点燃了盐阜大地革命之火。

一个又一个、一批又一批有志青年,从这里走上革命道路,奔赴抗日战场、投身解放战争,特别是策动江阴要塞起义、迎接大军渡江作战的壮举,为“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立了第一功!

您欲知他们是何地何人?又是何关系吗?让我为您讲述第二回:

红色草堰口  走出“唐家班”

草堰口唐姓人家,是具有光荣历史的革命大家庭。要说“唐家班”,首先得介绍一下唐家老一辈革命者唐少友,他是盐阜地区最早参加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会员,是参加辛亥革命的革命党人,曾任讨袁黄兴部上校。二次革命失败后返乡,曾任盐淮海游击统部副官长和县警备大队长。 晚年支持抗日,临终叮嘱儿孙,誓死不当亡国奴。他的5个儿子:老大唐君鄂、老三唐小石是革命烈士,老二唐君照、老四唐秉琳、老五唐秉煜是策动江阴要塞起义的核心人物,兄弟5个都是中国革命的功臣,被人们称为“唐氏五杰”。在“唐家班”中,还有他的亲侄、堂侄、姨侄和堂孙……

下面,我就简要介绍这些“唐家班”的成员:

唐君照(1910-1990)——策动江阴要塞起义的重要领导人之一。1932年参加复旦大学“社会科学旨”联盟;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参加创建盐阜革命根据地。历任建阳县首任县长、中共射阳县委书记、中共盐阜地委组织部长等职。渡江战役胜利后,曾任解放军江阴要塞首任政委。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南京市委党校校长、南京市三区区委书记、南京工学院副院长等职。著文《我是在江阴要塞策动起义的前前后后》。

唐秉琳(19141999)——江阴要塞起义的重要的指挥官。193310月,入黄埔军校第10期炮兵科,曾任炮兵任排长、连长,先后参加淞沪保卫战、南京保卫战、武汉保卫战和台儿庄会战、长沙会战,屡立战功,升任营长、副团长、国民党国防部一厅特种兵股股长。1946年春,经二哥唐君照的策划和引导,留在国民党军队做地下工作;194711月,被华中工委批准为中共特别党员。历任江阴要塞参谋处长、守备总队长、炮台总台长。渡江胜利后,任解放军江阴要塞炮兵团团长。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华东海军司令部军训处陆训科长、海军学院国防教研室主任、军事学术部研究员等职,副军职离休。著文《回忆江阴要塞起义》。

唐秉煜(19212005)——江阴要塞起义的主要指挥官。19382月,经二哥唐君照介绍,进入新四军培训班学习;19386月,受八路军武汉办事处派遣,进入国民党部队做地下工作;193810月考入黄埔军校16期工兵科。抗日战争后,任国民党国防部三厅任作战参谋;194711月,经华中工委批准为中共特别党员;19486月,调任江阴要塞工兵营长。渡江胜利后,历任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特种工兵3团参谋长、华东军区工兵11团参谋长、学术研究员等职,军职离休干部。著文《江阴要塞起义真相》。

吴广文(19061966)——江阴要塞起义主要指挥官。草堰党小组最早成员之一。黄埔军校8期学生、10期第1总队区队长、练习团团长、国民党国防部陆军总部军械处副处长、国防部一厅上校参谋、江阴要塞参谋处长、守备总队长。194711月,被华中工委批准为中共特别党员。1949年初,因违反禁令、私自放船被监禁,后被唐秉琳、唐秉煜等人保释。渡江战役前夜,被秉煜接回,共同指挥江阴要塞起义。渡江胜利后,历任解放军三野特种兵纵队司令部工兵室主任、第7兵团训练团长,南京工程兵学院训练部部长等职,享受师级待遇。

唐仲衡(19001950)——策动江阴要塞起义的领导人之一,唐秉琳的嫡叔伯哥哥。上海政法大学毕业后,在盐阜二中任教,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46年底,受中共华中工委派遣,到江阴要塞担任地下交通站负责人。1950年逝世,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他的大女儿唐芬是江阴要塞起义的亲历者,著文《回忆江阴要塞起义前后的那段经历》。

唐碧澄(1897-1984)——系唐秉琳堂哥。1946年秋,接受盐阜地委派遣,潜入江阴要塞,任炮兵总台书记官,做地下工作。后因敌人怀疑而被迫转移。其子唐坚华(1924-1986)——19473月,接受组织安排,担任江阴要塞地下交通员。唐秉琳的妻兄李容有——时任江阴要塞通讯连副连长;唐秉琳的叔伯哥哥唐余士——、唐坚华堂弟唐路——协助江阴要塞地下交通工作。

“唐家班”智取江阴要塞后,时隔40多年的19914月,台湾《传记文学》第56卷第4期的封面上,还赫然以《江阴要塞毁于“唐家班”》为大幅标题,载文“ 记取心脏中的历史匕首”。这足以表明,当年江阴要塞起义的影响之深远。

当年,身在敌营的唐秉琳、唐秉煜兄弟,是如何与中共党组织联系上的呢?让我为您讲述听第三回:

家书传暗语 叔侄会上海

1946年春,中共盐阜地委组织部长唐君照,接到四弟唐秉琳和五弟唐秉煜的来信,信中说:“小本经营亏了本,想回去做生意。”暗示想离开国民党,到解放区来。

唐君照立即向地委书记曹荻秋作了汇报,认为可以利用他们,为我党做地下工作。随即也用暗语复信:“家中生意也蚀本,你们在外面好好混。二姑奶奶准备去南京探亲,顺便去看你们。”

唐秉琳收到回信后,便找到同在国防部任职、又同样向往共产党的五弟唐秉煜和姨表哥吴广文,反复权衡决定,让唐秉琳到江阴要塞去。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江阴要塞的战略地位极其重要,享有“江防门户”之称,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翻开地图,我们可以看到,从长江入海口溯流而上,呈现为一个逐渐缩小的喇叭状,而江阴要塞正位于这个喇叭的最顶端。自古以来,江阴就是长江防御体系中的咽喉要地。

解放战争前,江阴要塞的3个主要炮台上,配备了40余门德制、美制的各类重型火炮,相当于一个加强重炮团的火力,还有守备总队、流动炮团及工兵营、侦缉队等驻扎于此,整个江阴要塞相当于一个军级建制。

姨表三兄弟揣度,将来共产党大军渡江,江阴要塞必然是块难啃的骨头,应当打进去,到时候可能会起到大作用。

时任江阴要塞司令中将孔庆桂,是唐秉琳的老上级,当唐秉琳给孔司令打电话,表明想到他手下任职时,孔庆桂一口答应,当即向国防部打报告要人。就这样,唐秉琳顺利进入了江阴要塞,任参谋处长。他通过在南京国防部里的关系,又将五弟调至国防部三厅作战处,主管江阴要塞的作战业务,形成一条暗线。

1947年初,受盐阜地委派遣,时任建阳县上冈区委委员、副区长唐坚华南下上海,秘密与堂叔唐秉琳会面。唐坚华传达了盐阜地委对唐秉琳兄弟的肯定,并要求他们在江阴要塞中“抓好实力”,逐步掌控将江阴要塞的军官和队伍。

回到要塞后,唐秉琳按照盐阜地委的指示,便开始在江阴要塞中上下活动,认老乡、拉关系、攀交情......江阴要塞不少官兵,很快喜欢结交新来的唐处长。

那么,盐阜地委、华中工委在共产党解放区,江阴要塞在国民党统治区,江南、江北“两重天”,怎么才能保持正常联络呢?请让我为您讲述第四回:

潜伏江阴城 建立交通站

1947年春,唐坚华带着母亲、妻子和弟弟,以土改后逃亡地主身份为掩护,来到江阴县城,开了一家商行,与同为党员的妻子仇英,一同担任了江阴要塞的地下交通员。

没过多久,盐阜地委又安排唐秉琳的堂哥、地下党员唐仲衡,也拖家带口,来到江阴县城“投奔亲戚”。精心选择高巷11号,江阴要塞司令部后门斜对面,秘密建立地下交通站,便于与要塞地下党联络。高港11号是“一进三”的老式房子,交通站选择在最后一进,进出人最少,后院柴火房有个暗门,有利应急撤离。就这样,一个专门针对江阴要塞的“唐家班”地下交通站,悄悄地建成了。

1947年秋,解放战争转入战略进攻。194711月,华中工委决定把江阴要塞策反工作列为重点,并经唐坚华等介绍,批准唐秉琳、唐秉煜、吴广文姨表三兄弟为中共特别党员(吴广文为重新入党),组成江阴要塞地下党小组。

江阴要塞政工处处长夏益民是军统特务,他一直认为唐家兄弟有“通共”嫌疑,暗中监视唐家兄弟,对要塞地下党构成很大威胁。为此,唐仲衡又在暗中物色人选,伺机打入政工处,争取为地下通信站提供情报。

不久,唐仲衡同学的女儿何漪来江阴找工作,唐仲衡就请吴广文,说何漪是吴黄埔军校同学的女儿,“身份可靠”、才貌出众,就举荐给夏益民,如愿以偿当上了政工处机要秘书。夏处长本以为找到一个得力的助手,没想到竟然是地下党的“眼线”。何漪很快以出色的表现,得到夏益民的信任。她一有情报,就秘密与唐仲衡单线联系,转达要塞地下党。

“唐家班”地下党成员中,唐仲衡最年长,遇事都和他商量。要塞地下党在交通站开会,唐仲衡警觉性很高,他在门口不被人注意的地方,用粉笔画上“十”字符号,表示里面是安全的。他的妻子在门口佯装纳鞋底,女儿唐芬踢毽子,为他们放哨。

做地下工作会遇到危险。19486月,唐坚华和身怀六甲的妻子,在第6次为解放区传递江阴要塞情报、乘船返回江南的途中,被国民党查捕,协助地下交通的唐余士也同时被捕。唐坚华夫妇坚称“是逃亡地主,逃出来是做生意的。”唐余士也按事先约定,始终说:“素不相识,靠做船工挣钱,养家糊口”,查而无果,不久获释。唐坚华夫妇始终没有暴露身份,也于当年底被保释,带着狱中出生的女儿回到解放区。

此前,华中工委曾派遣潜伏于南京中统的地下党员、涟水人徐冠苏,化名“苏三”,打入监狱,设法营救唐坚华夫妇。因被一个军统特务出卖而没有成功。1949年初,徐冠苏在宁波被特务暗杀。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唐坚华被捕后,华中工委选派公安处吴铭接替唐坚华工作。吴铭按照指定的地址,扮成商人模样,找到交通站,和唐仲衡对上了暗号,两人紧握双手,惊喜而又激动,庆幸地下交通线终于又接上了。

“唐家班”的核心层,唐秉琳负责在江阴要塞中拉拢队伍;唐秉煜和姨表哥吴广文则在国防部搜集情报;唐仲衡主管联络站日常事务;唐坚华负责情报交通。

我党能否成功策动江阴要塞起义,关键是看要塞内的地下党能不能掌控要塞要害部位。他们能做到吗?让我为您讲述第五回:

姨表三兄弟 要塞掌实权

1948年上半年,江阴要塞司令孔庆因桂倒卖汽油、贪污巨款被人告发,被迫向国防部呈请辞职。

唐秉琳、唐秉煜兄弟觉得机会来了,因为国民党陆军司令部军械处少将处长戴戎光,黄埔六期炮兵科毕业的,被列为要塞司令的人选之一。唐家与戴家不仅是同乡,还是世交,大哥唐君鄂与戴戎光的大哥是大学同学,二哥唐君照与戴戎光、唐秉琳与戴戎光的弟弟都是中学同学,而唐秉琳也曾与戴戎光的部下,同在一个炮团,戴戎光是团长,唐秉琳是连长,两人相当熟悉,且有交往。如果戴戎光能接任司令,应当对要塞地下党有利,很可能会成为“保护伞”。

于是,唐秉琳立即精心准备了一套完整的江阴要塞防务计划,委派五弟送交戴戎光,供他备选所用。唐家兄弟还与姨表吴文广,通过黄埔同学关系,打通了蒋介石待从室主任俞济时的关节,把戴戎光排在推选名单的第一位。

再说,陆军总司令、国防部参谋总长顾祝同是涟水人,戴戎光曾是他的下属,且系苏北老乡。因此得到顾祝同的举荐。

19486月,戴戎光果然走马上任,当上了江阴要塞司令。

戴戎光要掌握庞大的一支队伍,所能依靠的,自然是同乡兄弟们。于是,唐秉琳升任炮台总台长;唐秉煜调任要塞工兵营营长;吴广文先调任参谋处长,后又任守备总队长。吴广文的同学王德容,也曾是戴戎光的手下。经唐秉琳、吴广文动员和周旋,王德容被调任要塞参谋长兼游动炮团团长,唐秉琳又为唐仲衡谋了个副官。19492月,王德容也被华中工委批准为中共特别党员,充实了要塞地下党小组。

唐秉琳、唐秉煜兄弟一边继续物色可靠军官,列为争取对象,建立单线联系,发展自己的力量;一边不断给戴戎光送钱送物,频繁地请他到苏州、上海吃喝玩乐……使戴戎光将要塞的大小事务,都扔给了唐家兄弟。重用“自己人”,司令被架空。此时的江阴要塞,基本已被“唐家班”控制,戴戎光几乎成了“空军司令”。

此前,唐秉煜乘在国防部参加防务会之机,获悉《长江江防兵力部署和作战方案要图》。他连夜通过记忆,秘密作了完整的复制,并借春节之机,赶回江阴要塞。经过兄弟们商定,由他北上解放区,秘送“江防图”。

1949年正月初二,在唐仲衡秘密护送下,装扮成商人、化名“王大中”的唐秉煜,登上开往上海的商船,途中江北下岸,顺利将“江防图”送达华中工委。

在此期间,国防部三厅要塞事务仍由唐秉煜兼管,曾打电话到江阴要塞找过他,要塞政工处也查询唐秉煜去向。唐秉琳巧妙周旋,以秉煜去上海会友,返回途中遇车祸,在苏州住院来掩盖,并由唐仲衡赶往苏州,找到博习医院同学开了证明,终于化解险情。

渡江战役前夕,华中工委和三野第10兵团增派骨干,配合江阴要塞地下党策动起义,迎接大军渡江。请让我为您讲述第六回:

大军渡长江  起义立奇功

19493月,解放军兵临长江北岸,唐秉琳站在炮兵总台上,心里反复推算着发动起义的计划,他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不够保险。于是,他通过地下交通员吴铭,向华中工委提议:增派解放军干部,打入江阴要塞。

410日,地下交通员吴铭从江北返回,还带来了三野第10兵团选派的4名干部。唐秉琳将这4名干部以副官、卫士和勤务兵的名义,安排在自己和要塞参谋长王德容等军事主官身边,静待配合起义。

418日晚上,华东局社会部情报科长王征明秘密渡过长江,来到了交通站,与唐秉琳等人见面,传达了三野第10兵团司令员叶飞、政委韦国清的指示:掌控60里江面防区,控制34个港口,迎接我部队登陆。这事完成,就是渡江第一功!

419日清晨,吴铭又从江北赶到地下交通站,带来10兵团司令部密令:渡江日期确定21日;发起渡江前4小时在长山对岸燃起3堆火;联络记号是在左臂上白布……

随后,王征明又和唐秉琳等要塞地下党员,商定了起义当晚的口令、部队装束,以及接防的相应事项,为起义做好充分的准备,并作了周密而又细致的安排。

420日晚上,第10兵团开始炮击靖江八圩港,向固守长江的国民党21军发起了全面进攻!

这阵猛烈的炮击,把驻守在靖江八圩港的国民党21145师打懵了,师长急忙给江阴要塞炮兵总台打电话,要求要塞立即开炮支援。接到电话后,唐秉琳看看身边正在“坐镇指挥”的戴戎光,故意大声回复:“夜间开炮会散布,出了问题谁负责?”被打急眼的145师师长急呼:“顾不得许多,赶快开炮支援。”

唐秉琳要的就是这句话,他马上命令各炮台,将原本的标定区域缩短400米开火。这下子145师倒了血霉,从江阴炮台射出的炮弹,全都打在了他们的阵地,师长急得直接在报话机中明语呼叫:“别打了、别打了,炮弹全打到我们头上了。”

炮击八圩港,正是事前约定的江阴要塞起义的信号之一。在监听到145师师长的呼叫后,第10兵团司令员叶飞下达了命令:全军开始渡江!

这时,正在游动炮团指挥部的王征明也向炮台指挥部打来了电话,在确认是唐秉琳接听电话后,王征明发出指示:“立即调转炮口,向敌军射击,配合我军渡江。”戴戎光发现解放军渡江,也命令唐秉琳开炮。

唐秉琳立即来到第一炮台,用暗语命令第二炮台,向对岸发射不装引信的“佯攻”炮弹。戴戎光见状,气急败坏地叫嚷:打的什么炮呀?这是打的欢迎礼炮呀!

随后,唐秉琳下令:江阴要塞全部调转炮口,向国民党21军各个阵地开火……

当震天动地的炮声响起时,留在炮兵总台指挥所里的唐秉煜、李干、吴铭3人,也举枪对准了戴戎光,喝令他立即投降。

422日早晨,唐秉琳等起义指挥官,召开江阴要塞官兵大会,宣布:“江阴要塞全体起义!”

423日上午,三野特种兵纵队司、政机关10多名干部,进驻江阴要塞,接管起义部队。

424日下午,三野副司令员粟裕、特种兵纵队司令员陈锐霆、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张爱萍视察江阴要塞,并接见了唐秉琳等有功之臣。粟裕动情地说:“你们为我军顺利渡江做出了贡献,为人民立了大功,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你们的!”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