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乔冠华研究 > 正文

乔冠华的香港岁月(连载八)(茆贵鸣)

发布日期:2014/8/31 18:10:28  阅读:1222  【字体:
 

 

    ○“我写过多年的国际评论文章。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一个教训”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是一句富有哲理的千年古训。

 

乔冠华纵然是一位名声很响的国际问题专家,其绝妙的述评文章和精彩的演说报告,在当,时乃至后来,无疑有着极大的影响和巨大的作用,但是,他亦在所难免地存有武断之处或失误之时。

 

1941622,希特勒为了实现其独霸世界的黄粱美梦,突然单方面地撕毁《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指挥其纳粹德军开始疯狂地向苏联进攻,苏联红军在斯大林的指挥下,奋起自卫,英勇抗击。于是,欧洲战场进一步地扩大了。在这样一场决定人类命运的大战全面爆发的关键时刻,英美两国迫于形势,终于开始同苏联结成了反法西斯联盟。

 

此时,在处于“和平绿州”的香港,各大新闻报刊纷纷发表时局社论和军事评论文章。乔冠华、金仲华、张铁生、羊枣、杨刚等一大批国际问题专家和军事评论家们,无一不在以战略家的眼光观察着时局的发展。《华商报》、《世界知识》等以“本报特约军事记者”的名义,连续发表羊枣《希特勒的梦》、《德苏战争的军事形势》、《希特勒侵苏前途径》、《决定人类命运的大战》、《光明与黑暗的主力搏战》等重要军事评论。文章以精辟的分析、独到的见解,令人信服地预言,希特勒的黄梁美梦必将破灭。待到希特勒梦醒之时,正是法西斯德国的灭亡之日!815日,羊枣的胞妹杨刚,又以“左洛伊”的署名,在《华商报》发表《遥寄苏联人民》一信,愤怒痛斥法西斯屠杀者向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国土疯狂侵略的残虐暴行,热情赞颂苏联红军将士和苏联人民在斯大林的统率和指挥下,为捍卫祖国而浴血奋战的不屈精神。此后,香港各界向《华商报》发来的书信稿件连续不断。于是,该报设专栏连续发表了如思风的《慰问肖洛霍夫》、冯如穗的《写给苏联红军的一个妻子》、赵彦寒的《献给列宁格勒的工人》、香港中国新闻学院的《寄给苏联新闻战士》等一大批表达中国人民和苏联人民患难与共,亲如兄弟之情的信函文章。

 

与此同时,面对亚洲战场的形势,就日本军国主义下一步攻打的目标问题,当时在香港的国际问题专家和军事评论家之中,又在进行着一场相当激烈的争论,大部分人认为,日本下一步的攻打方向将会是东征美国,乔冠华则坚持认为,日本下一步的攻击目标将会北上苏联,不会马上攻打美国。

 

“珍珠港事件”爆发前夕的127日,乔冠华应邀又来到了香港华侨中学作时事报告。报告快结束的时候,一名学生突然站起来问乔冠华:“乔木先生,以您之见,日美谈判会不会中断?日美是否有可能打起来呢?”

 

“日美矛盾虽然很重,但公开打起来还不到时候,日美谈判亦不至于马上破裂。”乔冠华侃侃而谈,语气十分肯定。

 

在回九龙的轮渡上,乔冠华与邹韬奋不期而遇。一阵寒喧之后,两人不觉又谈起了日美问题。

 

“日本北上苏联的可能性极小,它的目标仍在东南亚地区。从目前的种种迹象来分析,我认为日本帝国极有可能会冒最大的军事危险,发动太平洋战争!

 

“我看不太像。”乔冠华对邹韬奋的分析不以为然。事情往往就是那么地凑巧,那么地突然,那么地出人预料。

 

就在乔冠华三番五次地重申日本人攻打美国“还不到时候”的当天夜晚(即128日凌晨,美国时间127日),位于太平洋中心的夏威夷群岛中,美国为了保护其在亚洲及太平洋区域的利益而对珍珠港为主要海空军基地和活动中心所组建成的庞大的太平洋舰队,突然遭到日本联合舰队的袭击。数百架各类日本轰炸机和战斗机,从停泊在距珍珠港约230海里外的6艘航空母舰上同时起飞,对珍珠港进行了猛烈轰炸,日本潜水艇亦同时发起攻击。在前后两个多小时的突然袭击中,猝不及防的美国军队被击毁击伤军舰18艘(在被击沉的10余艘军舰中有战列舰4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3艘,另有4艘战列舰受重创)。

 

——美国的太平洋军队几乎是全军覆没!

 

次日(即128日)黎明,隆隆的炸弹声震颤了玻璃门窗,同时也惊醒了习惯于晚睡懒起的港九居民。

 

“不对啊,防空演习向来都在夜晚,怎么一清早就……?没有理由,没有理由!”懒散的港九人似乎并没有当回事。

 

不是嘛!数小时前,在香港无数露天舞池中,一对对青年男女们还在管弦乐队所鼓动起的轻快而有节奏的旋律下,翩翩起舞,潇洒良霄多在各式豪华酒店里,众多的潇男淑女们还在灯红酒绿之中,花天酒地,尽情享乐,而在加连路山上,更是一派节日的欢乐气氛,那一年一度的游园晚会——嘉年会,规模宏大,狂欢的人们所掀起的喧嚣声浪,足以掀起夜空,翻蹈大海……如此歌舞升平之景象,在这战云翻滚的东方世界,不是“绿洲”,却胜似“绿洲”!

 

炸弹声越来越密,连警报器声、高射炮声亦同时响起来了,向来淡薄“居安思危”的人们,仍然还在天真地想象:美丽的清晨只会结出太阳的硕果,馨香的微风可以送来甜美的鸟语。如此少女般款款走来的新的一天,怎么会携带眷炸弹而至呢?

 

然而,战争就是战争。它会不顾一切地将一幅幅美好的画面当众撕毁,它会出其不意地把一个个动人的梦想狠狠地击灭……你淡薄它也好,你正面它也罢。这,就是战争!

 

就在这块被称之为“和平绿洲”的“东方明珠”尚处于睡眼惺松的时刻,数十架鬼魅般的日机在晨光熹微之中已窜至它的上空,丢下了成批成批的巨型炸弹!而早已部署在九龙新界另一侧的日军远射程重炮,则万炮齐鸣,向港九无情地倾注了绝非“防空演习”的密集炮弹。与此同时,集结在九龙以北的日本陆军第三十八师团,似潮水般地越过新界向九龙推进,向香港推进!伴随着巨大的轰隆隆的爆炸声,那停放在启德机场上的十多架“皇家空军”战斗机和民航机,以及部署在机场周围的高射炮群和停泊在港岛附近海面上的英军舰艇,顿时烟消云散,化为乌有!而设于昂船洲的弹药库、汽油库,则迅速飞腾起了冲天的烈火浓烟……

 

此时,仍在熟睡中的乔冠华突然被一阵急促而猛烈的敲门声惊醒。随着爱泼斯坦进门后那英语拓WAR (战争)!”的一声吼叫,乔冠华竟然亦本能地“啊”出声来。

 

——原来,他清楚地听到那飞机声、炸弹声,以及防空警报声已经响成了一片。

 

乔冠华大惊失声!这太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了。

 

乔冠华未敢怠慢,立即和夏衍等一起,趁市民们尚未完全反应过来,便雇了一条小船从九龙过海,直奔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而去……

 

对此一直耿耿于怀的乔冠华,后来在回忆起这段历史时,曾不无感慨地说:“我写过多年的国际评论文章。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一个教训。”

 

胡绳在他新近的《香港杂亿》(载《纵横》1997年第2期)中,亦这样记述道——

 

1941128的早晨,我在山光道的寓所里听到了太平洋战争爆发的炮声。

 

应该承认,那时我们一群朋友,其中包括国际问题评论家乔冠华,都犯了一个错误,就是没有预先估计到日本军队会南进。当我听到日本飞机对香港启德机场轰炸声的时候,还在怀疑是否港英当局进行某种演习。这时一个朋友急急忙忙地跑进我们的寓所,告诉我们说,日本已经发动南下了。

 

……

 

 

录自《建湖文史选辑》(第八辑)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