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乔冠华研究 > 正文

乔冠华的香港岁月(连载五)(茆贵鸣)

发布日期:2014/8/28 11:28:32  阅读:1166  【字体:
 

 

 

 

○人们评说,“老乔”的预言往往总能穿过层层迷雾,清晰地透视出变化莫测的走向

 

香港,这个一听起来即令国人感到国耻未雪的“东方明珠”,因其所处的独特的地理位置,抗战爆发后,很快成了大陆内地大批爱国名人暂且避居的栖身之处。他们中,有宋庆龄、柳亚子、何香凝、彭泽民等国民党元老和著名爱国人士,更有邹韬奋、茅盾、夏衍、胡绳、张友渔、范长江、韩幽桐、宋之的、戈宝权、胡风、章泯、萧红、胡考等大批文化名人。一时间,群贤毕至,文人汇聚。

 

于是,香港这个繁华的闹市很快成了他们从事抗日救亡的活动舞台,这块几乎是与世隔绝的“文化沙漠”一下子成了繁荣的“文化绿洲”。

 

在这里,国民党元老和著名人土们,曾联名致信蒋介石和国民党中央,对其政策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在这里,邹韬奋、茅盾、金仲华、恽逸群、范长江、于毅夫、沈志远、沈兹九、韩幽桐等9人,曾发表过《我们对于国事的态度和主张》,其笔锋如刀剑,直指反共反人民的国民党顽固派。当时,香港的抗日报刊,除了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主办的《华商报》、《华侨通讯》和抗日救国会主办的《救国月刊》以外,还有宋庆龄主办的《中国大同盟》、邹韬奋主编的《大众生活》、茅盾主编的《笔谈》、俞颂华总编的《光明报》、金仲华主办的《世界知识》、范长江主办的《国际新闻社》和乔冠华主办的《香港中国通讯社》,以及《青年知识》、《大地画刊》、《文艺阵地》等十多种影响很大的报刊。

 

那时的香港文化人,很时兴于每天下午去咖啡店或茶社小座,借饮茶聚会以交流信息,讨论对时局的看法。因此,这些咖啡店或茶座客观上便成了“文化沙龙”,成了文化人的聚会地。

 

位于中环皇后大道拐角处的“蓝鸟”咖啡座和以猫头鹰作标志的“聪明人”咖啡厅,是那些在港文化人经常出入的地方。他们中有廖承志、连贯、夏衍、冯亦代、徐迟、金仲华、白望春、灵风、杨刚、郁风等。作为香港有名的“三个半国际问题专家”之一的乔冠华(另两个半分别是金仲华、张铁生和张友渔),入乡随俗,自然为其中之常客。事实上,这样的场合,只要有乔冠华在座,往往总会形成以他为中心的局面,特别是剖析国际时局,他总能旁征博引,滔滔不绝,既深入浅出,又入木三分。人们评说,“老乔”的预言往往总能穿过层层迷雾,清晰地透视出变化莫测的走向。

 

193892930日,英、法、德、意四国首脑张伯伦、达拉第、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在德国慕尼黑会谭上所签订的《关于捷克斯洛伐克割让苏台德领土给德国的协定》(史称“慕尼黑协定”),从现象上看,是当时英、法统治集团出卖捷克斯洛伐克的一个协定,实质上是它们几个大国纵容侵略、弱肉强食、出卖他国利益,以达到帝国主义目的一个阴谋。它不仅仅使当时的绥靖主义思潮在欧洲大为泛滥,更为直接而严重的后果是,为当时法西斯头子希特勒的进一步扩大侵略打开了方便之门

 

时隔不到一年,经过充分准备和周密计划的法西斯德国,终于于1939年的91日凌晨3时许,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向毫无警觉和戒备的波兰发动了大规模的侵略战争。当时的希特勒一下子出动了2300架飞机、2500辆坦克以及上万门大炮,向波兰全国进行猛烈轰炸和炮击。顷刻之间,波兰所有重要军事目标、交通通讯枢纽和街中心尽遭毁坏。于是,德国的地面部队一下子突破了波军防线并长驱直入波兰腹地,在这样的情况下,英、法两国才不得不予93日对德国宣战。

 

然而,英、法对德宣战后,各自并来履行起对波兰所承担的军事义务。它们既不派一兵一卒去援助波兰,也没在西线发动攻势,以致让整个西线令人吃惊地沉寂了大半年的时问。当时,英、法同德国在西线的兵力对比,约是110个师对23个师。显然,英、法的兵力占着绝对的优势。如果这期间英、法在西线发起进攻,德国至少即会陷入两线作战的不利局面。但是,从19399月初到19405月上旬,整个西线却一直处于这种宣而不战的“静坐战争”状态之中,严重地贻误了战机。

 

1940510,经过了较长时间喘息的希特勒,终于开始挥戈西击,发起了西线进攻。

 

514,德军对法国发起主攻。他们很快突破阿登山区,并迅速占了色当。

 

接着,德军又兵分两路:一路西向布伦港推进,一路南下直逼巴黎。西进的德军迅即将英、法联军截成了两段。此时,在比利时境内的三十五、六万英、法军队,竞被压缩在法国北部海边的敦刻尔克地区,不得动弹。在十分狼狈的情况下,约23.5万英军、11万余法军仓惶渡过英吉利海峡,撤往英国,丢弃火炮2400门,坦克709辆,汽车13万辆!

 

619,德军已集中起约40个师团的兵力,顺利地完成了对马其诺防线的包围。

 

面对欧洲西线战场如此瞬息万变約战争局势,此时在香港那家挂有猫头鹰招牌的“聪明人”地下层咖啡厅内,却是烟雾缭绕,人声喧嚣。

 

原来,一大群中外记者和国际问题专家们,正为时局的发展在争吵不休着。

 

莫衷一是之际,静坐一旁、沉默了很久的乔冠华,突然“嚯”地站立起来——

 

69日,是法军最黑暗的一天!”

 

语出惊人!室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几乎是同时射向乔冠华。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爱泼斯坦首先打破沉寂,满腹狐疑地说。

 

一直凶撰写“内幕新闻”而名躁一时的根塞•斯坦,这时也歪过头来,很是吃惊地问道:“乔木先生。今天你怎么突然悲观起来了!”

 

“西线实在是危急了。”乔冠华又点起一支香烟并猛吸两日,待他慢慢地吐出一圈圈烟雾后,开始陈述了起来:“刚才听了许多高见,似乎诸位对西线还抱着很大的希望。不错,决战是在进行之中,胜负亦未见分晓,但局势实在是已经大定,德军右翼已出现在塞纳河前,左翼前沿的莱姆市也很危险了。难道还能有第二次的‘马恩河之役’ ? 26年前的马恩河之役曾经救起了巴黎,但是在今天的马恩河里,只有奔流着呜咽的流水而已。我可以告诉诸位,3天之后,巴黎将会不战而降!”

 

“太武断了。简直是危言耸听!”人们无不惊恐于乔冠华那近乎残酷的预言。有人甚至愤-怒地质问道,“乔木先生,你凭什么这么预言?缘何如此悲观?为什么!”

 

“这不是一句话就能够答复得了的。诸位请注意阅读明天以后的报纸。我告辞了。”乔冠华慢慢地将烟蒂揿灭后,摔下这句话便起身离开“聪明人”咖啡厅,留下了这群迷惑不解、目瞪口呆的中外记者和国际问题专家。

 

次日(610),乔冠华又在报上宣称——“巴黎,将于两天后不战而降!”

 

整个香港都被这则预言震动了。

 

然而,事态的发展完全证实了乔冠华的正确。613日,法军决定放弃巴黎。随后,法国雷诺政府辞职,贝当上台组阁。614日,德军开入巴黎。巴黎陷落!

 

 

录自《建湖文史选辑》(第八辑)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