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乔冠华研究 > 正文

《才情人生乔冠华》小平周围(4)

发布日期:2014/4/1 16:53:31  阅读:1544  【字体:
 

 

197551217日,应法国政府的邀请,乔冠华以外交部长的身份陪同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对法国进行了正式访问。中国和法国1964年建立外交关系后,两国关系发展顺利。为了进一步推动中法两国关系的发展,根据毛主席的战略部署,中央决定派邓小平访问法国。这是他第三次到法国。法国政府在奥利机场铺上红地毯,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以接待国家元首的规格热烈而隆重地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中国的“第三号人物”到法国进行正式访问。

 

  邓小平对法国的这次正式访问,主要是同法国领导人举行会谈。与法国总统瓦里列·吉斯卡尔·德斯坦的会谈是“一场重头戏”。13日下午的会谈是在小范围内进行,法国方面有:外交部长让·索瓦尼亚格,外交部秘书长德古塞尔和法驻华大使阿尔诺;中国方面有:

外交部长乔冠华,中国驻法国大使曾涛和外交部西欧司副司长齐宗华。齐宗华精通法语,是代表团的翻译。邓小平对法国的正式访问活动安排得很满,除了与德斯坦总统会谈外,还与法国其他领导人的会晤。

 

12日下午,与希拉克总理在马提翁大厦(总理府)举行了会谈;晚上,希拉克总理在外交宫举行招待会;13日晚,德斯坦总统在总统府设宴招待;14日,法国国民议会议长埃德加·富尔和夫人在议会会见邓小平。16日晚,邓小平在中国驻法国大使馆举行答谢宴会,希拉克总理等法国高级官员出席。

 

除了上述活动外,乔冠华还陪同邓小平参观访问了一些地方,接触法国各阶层人民,受到法国人民的热烈欢迎与友好接待。

 

14日上午,在法国农业部国务秘书让·德尼奥和塞纳·马恩省省长雅·索利埃和曾涛大使的陪同下,邓小平参观了巴黎郊区的奥比尼村的一个农场。当邓小平的车队缓缓驶进农场,穿着整齐的农场主比戎和他的家人迎候中国贵宾。邓小平下车后精神饱满地走进客厅。宾主入座后,比戎先生介绍了农场的有关情况。在介绍情况的过程中,邓小平几次提出问题。15日,邓小平一行在希拉克总理的陪同下前往法国南部地区,参观访问了罗纳河口省的博-德-普罗旺斯。在这里,热情好客的法国人民身着节日的盛装用传统的迎宾方式,载歌载舞地热烈欢迎邓小平率领的中国代表团。

 

当日下午,邓小平一行参观访问了法国第二大城市里昂。里昂素有“中法友谊城”的美称,邓小平当年在法国勤工俭学和从事革命活动时,曾在这里工作。1925年春,他以中共旅欧支部特派员身分任里昂地区的宣传部副主任、青年团里昂支部训练干事,并兼任党的里昂小组书记。他对里昂有着深厚的感情,他在欢迎宴会上用流利的法语说:“向里昂人民致敬!”“中法人民友谊万岁!”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16日下午,巴黎市政委员会主席米鲁在巴黎市中心为邓小平访问法国举行了招待会。邓小平在致词中用流利的法语振臂高呼:“光荣属于巴黎人民!”大厅内顿时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和会心的微笑。邓小平法文发音纯正,并且有着一种法国南部地区的口音,这也许是与他1921年在法国南部地区的克鲁梭这个重工业城市做工有关,当时他在克鲁梭的施奈德工厂的轧钢车间当过轧钢工,法国南方人的口音对他有一定的影响。

 

乔冠华在陪邓小平访法期间,吟诗一首,题为《游来抱》:来抱群山里,山中别有天。虎狼迹不到,谈笑夜灯前。

 

这年5月,广东画院院长关山月寄赠乔冠华一幅国画新作《热带兰》,乔冠华看了喜出望外,特地题诗一首,表示感谢。诗曰:消息传来动地欢,胡翁(指胡志明)地下应开颜。从来富贵轻贫贱,今见幽兰胜牡丹。

 

乔冠华为这首诗作题名《解放西贡》,并在诗后自注:“西贡解放声中,收到关山月同志从广州寄来近作热带兰,艳丽胜牡丹,吾访越时始见此花,因以画赠。7273年间,为答谢画家们为外交部作画,曾赠关(山月)二十字:‘为送关山月,请亲酒一怀。风波正浩荡,大笔政应挥。’”同年9月,乔冠华率中国代表团出席第三十届联大时,位于非洲的安哥拉正燃起熊熊内战火焰。

 

乔冠华在他的发言中,用不少篇幅表达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安哥拉内战是全世界一切革命人民所痛心的。民族解放运动内部有分歧是正常的。正确的态度应当是劝他们团结起来,共同对敌,把殖民主义赶走。所以,非洲统一组织对进行武装斗争的3个解放组织,都给予承认和支持,为保证安哥拉民族解放运动的团结作不懈的努力。但是,苏联领导以民族解放运动的老子自居,不顾安哥拉三派组织达成的团结对敌的协议,通过它的宣传机构,说这一派是革命的,骂那一派是反动的,蓄意制造分裂。它还向安哥拉的一派运送了大量武器,包括重型武器,这样就挑起了安哥拉内战。”当时有些非洲国家还不大赞同中国的意见,可事隔多年,安哥拉打得不可开交,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处于经济极度困难的境地。前些年,安哥拉各派准备重新谈判,解决内战问题。事实证明,乔冠华是有远见的,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是正确的。乔冠华在这一年一度的联合国大会期间,应日本外相宫泽喜一的要求,双方在纽约进行会晤

 

代表团任务繁重,为了使大家有充沛的精力,把生活调剂好,联大开会间歇时,他们经常去中央公园散步游览。一个星期天上午,乔冠华忽然来了兴致,希望到纽约近郊区去看看。在唐明照等人陪同下,两辆汽车开出了中国代表团的大门。

 

时值10月,但阳光灿烂,仅有微风,大家有说有笑,寒意也就没有了。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奔驰,来到了美国前总统格兰特墓的附近。格兰特是美国历史上有名的人物,他头脑敏捷,具有军事指挥才能。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格兰特率领北军,几经艰苦的奋战,终于击败了南军统帅李将军,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从此美国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由于奴隶制的逐步废除,生产力有了一定程度的解放,美国逐步步入发达国家行列。南北战争后格兰特一度当选为总统。格兰特的墓是一座简朴的一层楼房,面积很小,建筑的正门上书“格兰特总统之墓”,走进正门就是存放格兰特夫妇灵柩的大房间,格兰特夫妇的灵柩被深灰色的石棺覆盖,他和他夫人就长眠在这里。楼上有一个小展厅,为数不多的玻璃柜内存放着他和家人平时起居的用品、信函、指挥战争时使用过的长剑和手枪。格兰特的照片挂在正面墙上,他双眼炯炯有神,嘴巴微微张开,似乎向人们诉说硝烟弥漫的昔日岁月。玻璃柜还存放着当时法兰西政府支持北军的信件,法国当时同主张废除奴隶制的北方各州站在一起,并派军队同北军并肩战斗,这是美法历史上一段佳话。

 

乔冠华兴致很高,仔细参观了所有展品,感慨地说:“人只要做了点好事,人民总不会忘记他的。”格兰特墓附近还有一处值得参观的地方。一小块苗圃,四周用树围着,一块汉字碑赫然扑入人们的眼帘。乔冠华弯腰一看,连声说:“有意思,有意思,从没有见过,大家都来看看。”原来上面记载清朝总理事务衙门(相当于今天的外交部)派人员来美商谈八国联军赔款问题的简要经过。碑上的字虽不十分清晰,但细细观看,还是可以辨认的。英国、法国、美国、德国、俄国、日本、意大利和奥地利组成的八国联军侵略中国,并在北京大施暴虐,给中国老百姓带来极大苦难,白花花的银两流入这些侵略者的国库,这是一段耻辱史。

 

看了这块石碑,大家的心中很不平静。乔冠华脸色严肃,自言自语地说,“国不强,任人欺凌,哪里还谈得上什么正正经经的外交啊?”他的声音不高,但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接着,他们又来到了纽约郊区的高地。这里地势较高,从这里望去,纽约市的轮廓清楚地呈现在眼前。微风吹来,虽有几丝凉意,但使人觉得格外清爽。乔冠华忽然提高了声调,兴奋地说:“这不是枸杞子吗?满地都是!”大家一看,真的如此。满地落满了红红的枸杞子,周围的树上也都挂满了这种果实,蓝天下衬这种红色的果实,显得格外漂亮。这时唐明照向乔冠华介绍说,“这是枸杞子,美国人不懂得它的价值,只好任它长,任它飘落了。”乔冠华说:“多可惜,这是好东西,泡酒喝,可好哩。我带点回去,我带点回去。”大家不由自主地大笑起来。一周来的疲劳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诗为证:一曲新词唱正欢,当年天气旧池垣,种桃人去不田还。二十五年如返掌,八千里路看谁先,人间正道是沧田。

 

1975109同年9月,乔冠华陪同邓小平副总理接待朝鲜金日成首相,他专程赴辽宁省丹东市迎接金日成来访,他

的《重到丹东》写道:廿年不到丹东市,重到丹东春意浓。烽火狼烟何处有,隔江遥望郁重重。

 

《作者注》说:“19516月,第一次到丹东,由此入朝谈判。1954年回国,最后一次过丹东。为迎金日成首相来访,始又重来,相隔二十年矣!”

 

102022日,乔冠华陪同邓小平与美国国务卿基辛格举行了4次会谈。会谈中双方着重谈美国总统福特访华的准备工作、国际形势和战略问题、双边关系问题。邓小平指出:毛主席多次强调,中美之间当然有双边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国际问题。对待国际问题,要从政治角度考虑,才能把问题看得更清楚,才能在某些方面达到协调。

 

1224日,乔冠华参加了接待美国总统福特的来访。邓小平副总理同福特总统举行了3次会谈。邓在谈到两国关系问题时说,国际形势千变万化,我们两国虽然各自所处地位不同,但两国领导人相互经常接触、交换意见,总是有益处的。我们两国社会制度不同,理所当然地有许多分歧,但这不排除寻求共同点,不排除在上海公报的基础上寻求发展两国关系的途径。双方可深入地交换意见,哪怕是分歧、吵架也没有关系。过去毛主席讲过,我们提倡小吵架,大团结。我们两国之间有许多共同点。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