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散文小说 > 正文

思念野鸽子(刘俭)

发布日期:2012/9/21 15:52:50  阅读:2199  【字体:
 

 

    我的办公室在三楼,正常情况下,除了开窗和关窗,我从没有专门看过装在窗脚下的空调主机。前年春天的一个上午,我正在办公室的微机上打外出培训的资料,偶然听到“咕、咕、咕”的叫声。起先我并没有在意,仅过了一会,同样的叫声再次响起。出于好奇,我伸头朝窗下一看,“呼”的一声,一只鸟儿惊飞了。再仔细一看,有两只叫不出名的、长着稀疏羽毛的小鸟在一只巢中张嘴摇晃。我赶忙缩回头,心中陡然升起一种逼迫母子分离的负罪感。

 

    我重新坐到微机前,继续敲着键盘,但心中老是在想着被吓走的那只鸟。大约十五分钟后,我悄悄地又把头伸向窗外,不知什么时候那鸟已飞回巢中,正在给其中一只小鸟口对口地喂食。我终于看清楚,原来是一只野鸽子。虽然它很紧张,目光紧紧地盯着我,脖子不停地转来转去。也许是出于母爱勇敢的本能,这次没有飞走。我知道,如果再相互看,它必定会恐慌。一旦撒手不管鸟仔,两个小家伙的命运一定会很惨。

 

    当天下午,我就去外地参加培训了。半个月的时间,我经常想起大鸟和小鸟。当我再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窗下只剩下一个空空的鸟巢。我猜想,肯定是小鸟们长大跟爸妈飞走了。

 

    我曾从网上看到一个消息,广州市区一座二十几层的高楼上,有两百多只野鸽子在外墙的空调主机支撑架上筑巢。是不是野鸟在乡村待腻了,进城风又刮到我们城市来了?我仔细观察,终于明白为什么野鸽子在我窗下筑巢的原因。原来我的空调主机到外墙之间,盘着一节排气铜管,正好形成一小块平地。鸟儿不但好筑巢,而且比较安全。

 

    别看野鸽子的身形较大,可巢很小,形似小瓷盘。它分为两层,下面一层是凹进去的。许是不让生下来的蛋轻易滚落,许是在孵化时感觉舒适。在选材上,几乎都是用长长的、细细的、柔软的草,筑的巢很精致。我特别留意,整个夏天鸟巢一直是空着的,也没见到野鸽子的身影。我以为,这个辛辛苦苦筑起来的巢用一次就被废弃。

 

    入秋的一个下午,我突然发现窗外有鸟儿的影子闪过。我探头一看,一只野鸽子正伏在巢上,毫无疑问它正在孵卵。我看着它,它看着我,它并没有飞走的意思。此时我才发现,野鸽子比我想象得美。上体羽毛以褐色为主,头颈灰褐色,跟葡萄酒的颜色十分相似。颏和喉粉红色,额部和大顶蓝灰色,肩羽红褐色,尾部为蓝灰色。最美之处是它的脖子和后背之间黑白相杂的颜色,像是天然的珍珠项链。它的眼睛很亮,黄色的眼珠里是乌黑的眼球,放射着机灵的光。我连续窥视了好几天,发现必定有一只野鸽子在巢中孵卵,我认不出是鸽爸爸还是鸽妈妈。但我想到了所有动物的一个共同特点,总是全力呵护下一代。

 

    在那段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见到野鸽子。也许是次数多了,也许是他知道我没有敌意,我们竟安然相处。从小鸽子出壳到喂食,从生翅到丰满,大约二十天,它们就会带孩子们一起飞走。

 

    不少资料记载,野鸟难以驯养,我显然是不认同的。我的朋友曾在自家的阳台里捉住过一只野鸽子,开始的那天它不吃不喝,叽叽咕咕,乱飞乱跳,差点把阳台玻璃撞破了。第二天,朋友把大米换成它喜欢吃的高粱和稻谷时,野鸽子变得平静了,又吃食又喝水。一个月后,朋友试着打开阳台上的窗户,想给它放生。可是它不停地飞进飞出,就是不肯离去,最终成了朋友的家庭成员。如此说,鸟类也是通人性的,不仅可以驯养,而且会成为人类的好朋友。

 

    正常情况下,野鸽子春天和秋天总是要孵卵的,这也是我能在办公室见到它们的缘故。去年的春天和秋天,野鸽子的确来过,它们知道自己的巢在那里。但今年春去秋已来,那鸽巢总是空着。我看一次,失望一次,强烈的担忧袭上心头。不知道它们是否讨厌我?也不知道它们是否已在更好的地方筑了巢?更不知道它们是否进了美食者的肠胃?真希望它们明年能够按期回来,在辛辛苦苦筑起的小巢中继续孵化下一代。而现在,留着悬念的空巢,却装满了我的深深思念。

 

转自《盐城晚报》20120920日 登瀛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