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文史沙龙 > 文史语吧 > 正文

二到上冈镇 上任五件事

发布日期:2018/1/16 10:41:16  阅读:3236  【字体:
 

唐光真

 上冈镇是远近闻名的大镇。上世纪三十年代发展到了鼎盛时期,有南镇、北镇、东镇、西镇四镇,东到今天射阳县胜利桥,西到石桥头和今天亭湖区永丰,南到大团口,北到草堰口,人口超过四万,通汽车通轮船,有电灯有电话,当时号称小上海。1938年日本鬼子进攻上冈,千年古镇毁于一旦。新中国成立后,上冈镇和全国各地一样百废俱兴,百业复苏,渐渐又形成了相当规模,与县城所在镇湖垛镇同为全县两个建制镇。1955年组织上派我到上冈镇任党委书记,两年后全县小区并大区,我到荡东区任职。1963年我第二次到上冈镇任党委书记。县委书记李子健同志说,上冈镇吃饭是个大问题,不能让群众饿肚子,但这还不够,既然是个镇,又靠在通榆公路边上,人来人往,就要有个城市的样子,卫生、绿化都要是全县甚至是全地区的榜样。不过话讲清楚,县里一分钱也没有,只有你自力更生。我对李书记说,组织信任我,就请组织放心。所以第二次到上冈镇,虽说不是新官,却也在上任之初连抓了几件大事,把全镇干群的士气顶得旺旺的,干劲鼓得足足的。当时用了半年时间,主要抓了这么五件事:

1开发东大荒,把荒田变成个粮仓

到上冈镇第一件事,便是带领群众开发东大荒。东大荒位于镇子东部,面积近千亩,多少年来一直是盐碱荒地。为什么要开东大荒?因为开通榆运河,原上冈公社益民大队有几个小队划在河西,群众一心要归上冈镇,镇上把这些划过来的成立了一个生产队,归属蔬菜大队。人是过来了,但田没有,125口子要吃饭。生产队长说:“我们不走,就在上冈镇上,要饭我们跟着你唐书记。”这么多人吃饭怎么办?当时城镇供应的粮食,多一两总没得。我就跟他谈心,寻找出路。最后我说:“只有一个办法,开东大荒,其它啥办法没有。”生产队长豁然开朗,说:“好,我们赞成。只有这样,125口子才有饭吃,才能有命。”不过,真的要付诸行动,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我一面向县委汇报,争取政策,县委很支持,答应只要开下来,公粮免征,全部留在镇上。县里还派了技术员,帮助搞好开荒田地的水系等等。另一方面是统一干群思想。当时班子里有的同志坚决反对开东大荒,认为不可行,还是要伸手向上,他们觉得开通榆河是国家的事,百十个人的吃粮问题,国家松松口袋不费事就解决了。反复开会统一认识,还是要自力更生。最后我决定自己亲自挂帅,动员全镇居民参加开荒。开荒的想法和群众见面后,有的说开得了好,出脚就是大荒,一年到头心里乱糟糟的。但更多的是反对,有的说开东大荒谈何容易,开下来也长不出大米;有的说我们一辈子没摸过小锹子,要我们挖大锹,还揪死了呢;有的说男的也不敢开,这个女书记有多大能耐。此外,还有些迷信荒诞的议论,无非是会得罪鬼神,谁参加开荒谁会遭灾之类。但我始终坚定不移,毫不动摇,反复做大家工作,大会小会的动员报告都是我自己写的。几次会议下来,生产队每个队员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都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指望着开了荒端上白饭碗;镇上居民也个个拥护,一家不少,个个愿意出人出力。

没几天,拉马抬枪,上千人的队伍开进了东大荒,多少年的大荒地人翻翻的,干的呵啊嗨的,那真是热火朝天。路过的人说:“开东大荒,了不起,这其中肯定有个大人物。”问周边的人,说:“是我们书记,是位女的。”路人都很惊讶。为了保证开荒安全,我对每个参加开荒的人都提出严格要求,并且亲自检查穿的鞋袜,拿的工具,确保不在开荒中出任何事情。1个月下来,东大荒变成了良田,参加开荒的干群没有一个破皮烂肉。

317我到上冈镇报到。报到前县委书记找我谈话说的保证吃饭,我是天不怕地不怕,承诺9月吃新粮,其实当时开东大荒的思路还不是很成熟。到镇后,我反复调查研究,想来想去决不能当伸手派,那样解决不了长远问题,年年向上讨要,不如自力更生,一劳永逸。认准开东大荒后,不犹豫不拖泥带水,统一思想,作好安排,各负其责。我亲自上阵,干群个个出力。所以开荒进行得很顺利。

东大荒开荒的同时,我让大家找盐碱地用什么种子种,有人建议耐碱用白芒稻种。我自小就一直干农活,后来在荡东几年,农业生产技术一块比较熟悉,下种栽秧这方面技术指导都是我自己凭嘴说。稻种下的非常好,秧出得很齐整。可是插到新开的大田后,不几天秧就像下锅焯的一样,谁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全镇上上下下一下子也象秧苗一样,全都蔫了。当时班子里也有人动摇起来,甚至说你们想吃新米?到时候饿了瘫在铺上,想个稻草烧水喝总没得。我当时在外面开会,刚到家,就有人报信,说:书记啊,不得了,东大荒秧苗全死得了。我到那里一看,和生产队长还有几位老农一商议,知道是地里碱气太重造成的。怎么办呢?这时我想到自己在荡东大区做副书记时碰到的一件事,心里也就有了主意。

当时,荡东区新分来一位农业技术员,在配制农药时,配比不当,药水朝下一打,秧就跟被火烧过一样,8亩田全蔫得了。技术员哭着来告诉我:“没得了了,秧全都完了……”我说,你不急,我们一起去望望。到田里一望,半截人高的秧就像下锅焯过的一样,怎么办呢?我以前听说过秧苗被泥淤子闷过了,可以用水过,就让他们上水,发动群众洗秧叶子,最后8亩田的秧基本上没有受大的影响。

这时,我就把荡东的经验用到这里。让大家上水,过水,把碱水放掉,再打清水漫秧。一夜一过,第二天秧叶子全都返青,一直长到稻收没出现问题。白芒子稻非常漂亮,雪白,齐刷刷的,群众看到欢喜得不得了。

收稻了,一算560斤一亩,在当时是大丰收。群众各家烧白米饭,吃了欢喜得不得了。我到群众家看看,每到一家,每户都热情的请我吃饭,说:书记快来吃白米饭,好吃呢。看到每一家都吃着白米饭,我当然非常开心。

东大荒开荒成功,是在党的领导下,靠的是群众齐心努力。由此我也想到,没有毅力、没有胆量肯定开不了,做什么事情都是这么个道理。

当时代平县长很关心东大荒开发的事。他说,9月吃新稻,唐书记没得多少时间啊。这期间,县政府派了三批人到上冈镇,一是来督查,二是看看有什么困难县里能帮助解决。一开始到上冈一看,回去汇报说全是荒地,班子里还有不同意见,当年吃新稻不太可能。后来发现真的干起来了,秧也栽下去了,才放下心来。收稻前,代平县长亲自到东大荒来检查,看到白芒稻长得那么好,大拇指直竖,说:“还是你唐书记有胆量!”

2创建全省无蚊无蝇镇红旗单位

上冈镇位于通榆公路边,南来北往,影响很大。当时县委要求上冈镇创建无蚊无蝇镇,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说:“ 9月保证创建成功。”这就等于向县委立下了军令状。

一到上冈镇,我就和班子统一思想,又发动全机关干部   人一起上阵,奋战半年,建成无蚊无蝇镇,争取地区有名,省里上榜。

决心再大,还得脚踏实地去干,苍蝇蚊子不会自己跑掉,要我们想办法把它们消灭掉。说起来,方法也很简单。一个是抓各家各户各单位的清洁卫生,镇上出了个卫生要求,发到各家各户。比如家庭卫生提出三净六面光,门面净、厨头净、灶头净。地县驻上冈镇的单位比较多,我们也做工作,要求他们带头搞好清洁卫生。不把全面卫生上个水平,苍蝇蚊子总有落脚的地方,那可不行。再一个就是抓重点,清死角,苍蝇蚊子最喜欢藏身的地方是臭水坑、厕所、下水道。大的臭水坑通活水,小的扛土填平。当时人粪尿很值钱,所以全镇有好多敞口茅坑,做工作下决心加盖,有的直接填平。所有厕所每天清扫,公凳加盖,内外四周都要石灰蒲包耷印。下水道定期用666粉薰。

搞创建,组织发动很重要。我当时就抓三条:抓责任,分片包干,责任到人,镇上的干部、居委会的干部都各负责一个地段,然后检查评比,做的好的表扬,不到位的批评,实打实个顶个较真。抓领导带头,所有干部统统和群众一起扫大街,清垃圾,运土填坑,铲草除臭,那一阶段我自己也正常四五点钟就起来和环卫工人一起扫大街。同时还要求干部家庭带头搞清洁卫生,家家要拿最清洁。还有就是抓检查评比,家家检查到,户户要参评。分为最清洁、清洁、尚清洁、不清洁四种,第一轮搞下来不清洁的就没有了,尚清洁的也不多,评了个尚清洁,这家这户这个单位就没得面子,难为情死了。就是靠这个推动。

人总喜欢懒散随便,全镇搞创建,就在清洁卫生这块上起规矩来了。天天打扫除,周周要评比,自然增加了很大的工作量。这样不少人就不高兴了。再说清理敞口厕所等等,也涉及到一些人的切身利益。所以有怪话有牢骚,说我这个书记,管天管地管茅厕。但我不怕议论,还是坚持搞下去,就一心研究怎么做到把苍蝇蚊子消灭干净。大范围控制容易做到,但真的无蚊无蝇相当困难。记得搞了两个多月,还是不时发现有苍蝇飞来飞去。我说这些苍蝇总有个窝,我们就一定要把它找出来,要求大家分片分头去找。你别说,这些苍蝇还真有个藏身之所。有一天我和镇上小祝在街上查卫生,一下子发现几只绿头苍蝇,于是跟着苍蝇跑,最后发现它们在公社大门后面一大片冬冬青落下了。再一看,好家伙,树上全是苍蝇。我叫小祝立即找来几个人,用喷雾器一阵猛喷。自那以后,镇上就很少看到苍蝇了。

9月份经过县委地委检查验收,我们建成了无蚊无蝇镇,并成为全省卫生红旗单位。创建成功后,地委号召各家来学习。当时好几个县来了。我们心里很清楚,各家县委想借上冈创建压各镇好好搞卫生,而县里负责的和各镇来的人则是不相信不服气,名义上来学习,实际是来找缺点的,这样也好给自己减压力。如盐城县一下子来了30位同志,后来还陆续增加人,在我们镇上蹲了3天。带队的跟我是表姊妹,后来总结说:“姑奶奶,蛙子要命蛇要保。我们不是来学习的,我们是来找叉子的。认认真真查三天没找到,就在大街上查到一根三寸长细白线大的草,阴细带黄。我们服气了,家去没得推了,只有认认真真搞卫生。”

我们在创建无蚊无蝇镇的时时,决定兴办自来水厂,一来可以解决镇上井水供应不足,二来也从根本上改变居民饮水卫生状况。这个问题其实大家早就想解决,可是困难真的是太多了,没钱没技术。所以真的下决心要办自来水厂时,就有人唱反调了,认为上冈千年来吃井水,吃大河里水,也过来了,何必这么劳民伤财办什么水厂,不要搞到最后水财两空。不过,县里非常重视,专门派防疫站闾明玉同志驻镇指导,但钱要自己想办法,技术啊施工啊等等各样事情还得我们自己办。办厂要钱,我们报请县委同意后,采取各家各户各单位自筹的办法,筹了4.2万元钱,使用时精打细算,就靠这么一点钱就办起了供应全镇的自来水厂。全镇各家各户各单位,不但户户出钱,还家家出力。自来水输水管道经过哪家,那家就负责门前开槽,最后负责回填复原,分不到户头的地段就由镇上干部负责,这样也就节省了一大块资金。说到技术,还要特别说说闾明玉同志,他是苏州人,指导办厂特别认真负责,从选址开始,购买设备,安装机器,制水送水,这里头好多技术问题,全部由他负责。机器安装和制水这块,他自费到南京、盐城去学习,回来后没有外请技术人员,全部由他指导安装调试,都是一次成功。说真的,上冈镇当初办自来水厂真是不容易,而这个厂也为我们创建无蚊无蝇镇提供了重要保证。再说,如果一个省里卫生红旗单位还没有吃上自来水,也有些说不过去。

3绿化全镇,在全县作标兵

我这次到上冈镇任职前,县委书记李子健同志和我谈话时说道:“毛主席号召绿化祖国,你上冈光秃秃,你有什么打算?”我答:“保证9月一片绿。书记又说:你一没钱,二没技术,三无种子,9月一片绿做得到吗?”我答:“自力更生,发动群众,我们自己动手。”

说是一回事,做起来当然又是一回事。到了镇上,我就组织人手到四乡去采集树种。有同志说,书记你歇歇,要这么急干什么?我说,不急还行?现在开春正是育种的时候,现在不育种,到时拿什么去栽,9月份又怎么一片绿?那不是放空炮吗?我要求大家主要采集桑树和楝树种子,因为我小时候就见过父亲育过这两种树,再说这两种树比较多,容易采集到种子。很快种子采来了,可是育种地又成了问题,上冈镇镇区没有什么空地。我想了想,决定就在镇政府天井里育种。育种的事,我不要别人负责,因为育种不成,下面就步步落空。我就自己全权负责,挖地平整,上基肥,下种子,喷壶洒水,全部我自己来。开头十几二十天,我夜里就睡在办公室里,一夜要起来喷几次水。种苗基地有半亩多田,种子发芽抽条,长得齐刷刷的。到了五六月份,桑树、楝树都有了人把高,长势很好。就靠这批树苗,镇内镇外全部栽满,还支持上冈公社四个冈南、冈西、益民的三个生产队,是我和镇上青年书记(后来叫共青团书记)亲自送去的。青年书记个子不大,不能拖,我就自己拖,后来沙土刮到眼里了,没法又到眼科医院弄眼睛,结果阿托品中毒,过敏体质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

后来到县里开会,向县委李书记汇报,树已经栽下去了,9月一定做到一片绿。不久,李书记亲自到上冈镇来查看,他很惊讶,说:我知道你做事快,但没想到绿化上也来得这么快,听你说真有点不相信。这次来一望,内内外外都栽满了,果然不错。”

树栽下去,我和大家讲还要保证棵棵活,一定要上足水。我自己带头,自己动手,有时夜里三点钟出来带人浇水,水必须浇足,树长的很好。镇上人开始不相信,后来发现果真如此,又认为我谙行。其实我并不谙行,一是小时候跟父亲学的,再一个是自己一直动住脑筋。人就是要心安下来,定下来,还要有决心、还要有耐心,如果没有决心没有耐心,肯定不行,我只要定下来做什么事,就不回头望,埋下头来干,一心直往前跑。

47家企业保证人人有事做,事事有人做

上冈镇城镇人口很多,但有不少人无事可干,实际上就是失业在家,有一部分人吃饭穿衣都成问题。而另一方面,镇上又有好多事没人去做,比如清洁卫生、餐饮住宿、生产服务等,有的靠临时突击,有的要到盐城或苏南去请人来做。第一次在上冈镇做书记时,我这方面就做了一些工作,再到上冈,我就思考研究得更深些,最后下决心办厂,真正做到人人有事做,事事有人做。

我和班子统一思想后,又认真调查研究,拿了一个大体的办厂思路,办哪些厂,让谁来牵头办厂,每个厂主要解决哪些人的就业,启动资金怎么解决,生产技术到哪里去学,等等。然后把这些报给县委,得到县委大力支持。县民政局当时发给500元解困金,负责的同志反复说,书记啊,这个钱无论如何不能就这么吃下肚,要想办法生下大钱来啊。后来我们又从镇粮管所、油米厂、搬运站及几家饭店筹了1000多元钱。钱是一方面,更多的事就靠自己双手,手生钱,事省钱,虽说两千元钱不到,但办起很多事情。

当时,阜宁益林镇这块搞得比较好,我们就组织办厂牵头人到阜宁益林镇去学习,有孙连宽、陈祥林、王大有、吴常友等。阜宁分管县长陈勤林同志亲临益林镇,热情接待,现场指导,早早晚晚在益林一整天。我们学习回来,真心夸赞这位好县长。回来不久,七个工厂就办了起来,总计安排全镇近三百人就业,此外,还办了一些手工业作坊,又解决了数十人吃饭。

其中在西桥居委会办的福利厂规模最大,新建了三间大房子,做席子、稻折子、斗篷、竹篮、畚箕等各种生活用品,安置上百人就业,老老少少都能上,机器天天隆隆响。王大有同志在冈北居委会通榆公路边上创办了旅舍,有20张床铺,一办起来生意就不错,每天都有十来个人住宿吃饭。

办企业没房子,我和大家一商量,把镇上的大会议室腾出来,钣金等几个小厂放在里面,热火朝天,大家干得很有劲头。

5组织全镇干群学习毛主席著作

当时政治空气很浓,特别是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活动开展以后,这方面要求也越来越高。我到上冈镇以后,按照县委要求,号召全镇政治跟上,发动干群学习毛主席著作,全镇男女老少全部投入学习。我们也注意联系实际学习,比方说开东大荒时,我在动员时就要求大家认真学习毛主席的《愚公移山》。

学习上我自己掏钱买学习文集,发给大家,前后花了300多元。我当时工资虽然很高,但300多元在那个时候还是值钱呢。不过,那个时候这些经费是没有办法报销的,所以都是我自己挖的钱。这样一来,大家学习热情更高了。

上面说的,是我二次到上冈镇任党委书记半年时间内重点所抓的五件事。这些事,件件办得很成功,镇党委在全镇上下的威信一下子提高起来,大家心气很足,都想着做事情,没有人愿意当懒汉。这样全镇的工作就很顺手,所以说得人心就样样顺事事顺,接下来几年(直到1967年文革夺权),上冈镇干部群众在镇党委的领导下,所有工作在全县都处于上游水平,顺利完成了县委交给的各项任务。

 

唐光真,建湖县高作镇唐家大桥人,19262月出生,抗日战争期间参加革命,解放初期任县妇联主任,此后先后任区、镇党委书记,县劳动工资部部长等职。1984年离休,离休前任县卫生局副局长兼局党支部书记。2004年被评为江苏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2013年荣获第二届感动建湖十大人物称号。

页面预技术由永中DCS提供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