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诗歌 > 正文

欸乃一声山水绿(单学广)

发布日期:2016/12/14 10:12:53  阅读:595  【字体:
 

 

冬天的双湖,行人稀少,树木萧疏。水边的各种枯草,也被割走,剩下高高低低的桩,像一个中年人又黄又硬的胡子茬。湖周边的小河更见清瘦了,可以看见水底的树枝瓦砾与电缆。好在广阔的湖面仍旧波光粼粼。

有时,冬天的公园也会给人意外的美。没有了蒿草与芦苇,水边石块就露出了它们的峥嵘。人们还可以走到河滩,更亲近水面。

某一日,远远听到东湖的人喧。转过去一看,原来有五六只小船,在放鱼鹰(鸬鹚,建湖话叫“水老鸦”)捕鱼。我以为这种捕鱼方式已经绝迹了的,或者只有在阳朔的专门表演才能看到的。谁知今天竟然能意外的看到了。小时候看放鱼鹰捕鱼,最多才两只小船十来只鹰,并且只是短暂的停留,然后就不知去向。鱼鹰在水里神出鬼没,放鱼鹰的船则在记忆里神出鬼没。而今天有五六只船,湖面上一点点的,都是鱼鹰!

九孔桥上,湖心亭上,湖滩上,一簇簇地聚集了一些观望者与拍摄者。放鹰人或是受到鼓舞,或是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你“哇——”我“哦——”,大声叫唤,此伏彼起,硬是把一个清冷冷的湖,吵出一片生机。

这简单而洪亮的声音,是人与鹰的对话,是劳动者的放歌,是健康的体魄对于寂寥落寞的驱赶。是一片茫茫水田里驱赶耕牛的调子,是响穷彭蠡之滨渔舟唱晚,是猎人纵犬围捕野兔时的吆喝,是小巷深处各种小贩子叫卖。

此时,我忽然想到了柳宗元的一句诗:“欸乃一声山水绿。”

对面的曲桥上忽然传来一妇人的嘹亮的叫声:“二子你跑慢些——”这些放鹰人的呼喊抬高了妇人的声音,让她喊得理直气壮,只是她的二子似乎越发得意,跑得不见影踪,于是妇人又一声高于一声的叫。也不知道她是喊二子,还是在喊人看她。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