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诗歌 > 正文

漫话打油诗(铁宗富)

发布日期:2016/11/23 16:37:03  阅读:1142  【字体:
 

 

什么叫“打油诗”?据说打油诗的创始人为南阳张打油。只知其姓张,其职打油工,其名不详。他雇用于某油坊当伙计,专司打油工作。以职业呼别人的今仍有之,例如“王木匠”、“老师”、“张裁缝”等等。

幼时,我曾见一油坊,把榨出的油,存放在木桶或陶瓷缸里,伙计用“端子”舀取零售。“端子”是计量器,一般用竹筒制成。配有把手,便于操作。油有粘稠度。“打油”是件技术活,份量是否充足,与打油者打油时的速度与爽油的时间长短有关。张打油的成名作为《咏雪》,诗曰:“江山一笼统,井上大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全诗通俗易懂,咏雪而不见雪字。但将雪之景物特点讽趣地描绘出来。此外,还有二首传世。一年冬,南阳参政巡视乡间,因雪阻归,居住友人家。友人为取悦客人,叫张打油前来吟诗取乐。参政以大雪纷飞为题,命张打油作诗。张思索片刻,便随口诵来:“六出飘飘降九霄,街前街后尽琼瑶。有朝一日天晴了,使扫帚的使扫帚,使锹的使锹。”“六出”即雪花呈六角形,“琼瑶”,以白式美玉喻雪,前两句颇具诗味,后两句是说天晴了,人们各尽其能,清除积雪。还有一首是安禄山叛乱,把南阳城困得水泄不通,朝庭救兵迟迟不来。张就时局写了:“天兵百万下江南,也无救兵也无粮。有朝一日城破了,哭爹的哭爹,哭娘的哭娘。”预呈了一幅破城后的残烈景象。

诗本是高雅、严肃的,然其中俚俗诙谐之作亦不少。这些诗不拘平仄韵律,却朗朗上口。这些诗,睹物叙事,有感而发,情真意切。这些诗语言平白如话,诙谐讽趣,甚至夹杂些戏谑、打浑之词,趣味盎然,颇受人们喜爱。“打油诗”,有时也作谦词用,说自己创作或别人的诗词不够高雅典丽。

作“打油诗”的有下里巴人、山野村夫。也有著名的文学家、作家、诗人和政要人物。

北宋大文豪,苏轼也有“打油诗”《洗儿》传世。诗曰:“人家养子爱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害到公卿。”全诗运用反语含蓄诙谐地表达了作者对仕途险恶、官场黑暗的愤慨之情。

曾当过和尚要过饭的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在登基之晨,诗兴大发,朗声徐吟:“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两声撅两撅。三声唤出扶桑日,扫退残星与晓月。”前两句不像诗,却写出鸡打鸣的神态,后两句却气魄不凡,果然是“叫化皇帝的杰作。”

明代徐九经曾写过一首打油诗:“头戴沙帽翅儿,当官不省劲儿,平事儿我不管,专管不平事儿”。昭示了他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执政理念。

清代道光年间,陕西总督杨遇春入京游览卧佛寺,写了一首《咏卧佛》:“你倒睡得好,一睡万事了。我若陪你睡,江山谁人保。”诗意甚妙,语带诙谐,令人敬慕。

鲁迅先生也有一首《南宋民谣》,嘲讽一些国民党右派冒充孙中山信徒,暗地里反对孙中山的诗云:“大家去谒陵,强盗装正经,静默十分钟,各自想拳事。”三言两语,将强盗嘴脸勾画出来。

现代著名诗人袁水柏,曾写过一首讽刺国民党统治区通货膨胀的打油诗,嬉笑嘲讽,入木三分。“跑上茅屋去拉屎,忽然忘记带草纸,袋里掏出百元钞,擦擦屁股满合适。”

革命烈士夏明翰,也是写作“打油诗”的高手,他曾讽刺反动军阀:“眼大善观风察色,嘴大会拍马吹牛。手长能多捞名利,腿软好屈膝磕头。”笔下毫不留情,将反动军阀的虚伪、贪婪与昏聩无能,勾勒得淋漓尽致。他还有一首就义诗,大家可能耳熟能详,那就是“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真是信念坚定,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梁漱溟在“文革”期间,对知识分子遭遇甚有感慨,他也写了一首沁人肺腑的打油诗:“十儒九丐古时有,而今又名臭老九。古之老九犹叫人,今之老九不如猪。专政全凭知识无,反动皆因文化有。倘若马列生今世,也需揪出满街走。”简直是一篇血淋淋的控诉书。

我县王桂田同志,他是制作此类诗的高手。我曾和他同过事,亲耳聆听过多首,至今还有几首依稀记得。他在三十三岁时,花了三十元,买块钟山牌手表,但质量不高。他写道:“三十又三,花了人民币十个三,买块手表牌子叫钟山。未曾下雨,表壳内云雾翻翻,我未休息,它已下班。”文革后,物资匮乏,计划供应,还要排队购买,他说:“想吃猪肝,不吃早饭。想吃大肠,半夜起床。”有人对他开玩笑说:“你对现实摸黑”他立即补上“想吃猪肉,保证满足。”物稀为贵,自然紧张。在化肥上市前后,农民对屎水的不同态度,他写了:“以前小茅缸,刮刮中饭汤。现在小茅缸,贴顶草帽请人帮。”他生育2个儿子,还有一个岳父随他们生活。他写道:“为了两个儿子做新郎,先让东房后让西房。不是老太爷(指岳父)上天堂,老俩口子环走廊。”吾在他的影响下,也学写过“打油诗”,大约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曾种三亩制种田,有人对此有非议。我说:“老母年纪大,三孩未成家,工资勉度日,不苦无钱花。”挣钱为了备用,这是无奈之举。退休以后,有人问我近况,我说:“年过七十五,齿损一个半,饭量仍依旧,运作不如前。”又有人问我有什么嗜好?我说:“平生有两好,象棋和摄影。棋室经常进,相机偶尔鸣。”还有人问我,穿衣还是那样俭朴吗?答道:“一衣暖几孩,破旧纳鞋材。现在讲时尚,穿衣选品牌。”另一首讲的经济状况“一文分半花,经济紧巴巴。而今无顾忌,余额逐年加。”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