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散文小说 > 正文

吾师“文革”蒙难记(初辑)

发布日期:2011/10/18 11:47:26  阅读:1823  【字体:
 
 
 
 

小序

 

    俗云:好了伤疤忘了痛。此斥人之不易吸取教训也。文革此伤疤亦不知好也未好,然而忘其痛楚者则比比皆是,人或以为此正和谐社会之所需也。其实不然,所谓前事不能忘,后事之师,记住痛不是为了记住仇,而是防止再受同样之痛。正为此,作《吾师文革蒙难记》。

    此处吾师乃指文革期间为吾之师者,不过亦并非确指某一个体,乃其时所有为吾之师者。文革蒙难,则既指直接被迫害、压制,亦包括被扭曲后之变态、失态种种之谓也。余其时尚幼,其事有亲历,更多为闻言。其事类荒唐,然而皆实录;其行似可笑,其实皆可悲。初辑十则,皆此类也,诸君莫作游戏文字看也。

    善良者均愿文革灾难不再重现,其实关键仍在能否记取教训,让世上所有吾师不再蒙难,让《吾师文革蒙难记》之类绝种灭迹。吾师幸甚,吾心幸甚,吾华幸甚。

                          唐张新  201187日(45年的此日毛主席发表《炮打司令部——我的第一张大字报》)

 

 

 

今日知天地君亲师乎

 

    某师文革中被残酷斗争,某生将其左手打残,其间有另一同事曾掴其面颊,实不甚重也。后平反时,领导问其有何要求,其曰:学生无知,何怨?且学生无德,乃师之过也,吾不怪矣。惟某人吾欲一见。领导知其心中恨恨,欲和之,劝曰:不甚重也,且当时亦为学生所逼也。某师则曰:非恨其轻重也,恨其掴吾之面颊也,其欲为我师乎,欲为我父乎?吾今只欲与之评此理也,既掴吾面颊,吾亦为之学生矣,今吾亦为其学生所逼耳。遂见之,亦掴其面颊,并恨恨云:今日知天地君亲师乎!

 

 

胜利果实

 

    某师为党员,然其妻出身富农。其发展与进步颇受妨碍,遂声言划清界限。每至放假,决不回去。其时假期颇多,除寒暑假外,麦收时放夏忙假,秋收时放秋忙假。有好事者发现,其寒暑假确实未归,然两忙假均回去,遂戏之:当责尔妻劳动改造,何劳尔去相助?某师则曰:不能让胜利果实为地富分子享用!

 

 

生师万岁

 

    某师久业食堂,实不知其所从事之专业,然文革甫起,即进牛棚,或云其为特务,或云其为叛徒,实皆所谓莫须有也。文革中期,牛鬼蛇神大解放,其时学校革委会举行解放大会,宣布被解放人员之名单,读到某师之名,忽闻台下有人高呼:革命生师万岁!文化大革命万岁!众惊见某师正激动不已、振臂不已也。被释之牛鬼蛇神均须登台表态,某师登台首称革命生师,然后申言当更革命师生之旧称为革命生师,以彰显文革之成果,尊重革命小将,台上台下众笑声中,某师振臂高呼吁革命生师万岁,躬身下台,其身甚卑,其声何以如此之大也!

 

 

手帕风波

 

    某师物理权威,时称为金刚也。文革中打翻金刚,不允其教授物理。或云,其时教柴油机、电动机之类,何需此金刚。然此辈游手好闲,必兴风作浪也,遂令其教授美术。某日某师教授图案设计,依照课本大讲工艺设计亦有阶级斗争,讲述之时,其手数探口袋,而皆空手而出,不知何故也。后再列出若干有力之事例,遂于口袋中掏出一纸,其上到处红斑,余等莫名其妙。某师云:此女人之口红印在手帕上也,可见资产阶级之趣味极其低俗也!生皆恍然,非他之恍然,原来那红的乃女人之口唇也。又数日,某师发往校农场养猪,闻有生告其毒害革命小将也。

 

 

藏杀机

 

    吾师中多有怪名,文革中遂遭罗织,然而即平常之名,亦不免秀才遇见兵也。。某师名为异,其繁体为,而其出身为地主,小将以其为记住田被共产之恨也,然其时吾师生于公元30年代,其乡又非苏维埃,此说自不待驳也。某师名为,其意甚为恶毒,几不可言也,然其祖辈贫农,己亦为红小鬼也,遂责其父为阶级异己分子,早就包藏祸心是也。某师名焕华,小将云实为,自吹自擂,众人皆醉而其独醒,又更言实为也,欲涣散我中华也,狼子野心,何其毒也。然不允易名也,云将其永远刻在历史之耻辱柱上也。而某师女子也,名凤仙,又上海人氏,遂斥为上海滩之女阿飞之名,欲易为葵花,不允,谓不知其心向谁人,又剥皮称之为又山

 

 

四方步

 

    某师曾教某生学走四方步,为六一儿童节之演出也。某生愚鲁,数日不成步,遂被带回某师家中补课,其时与今日家教异也。文革一起,小将遂大字报封桌,斥某师影响其游戏、祸害学生,其时日走四方步,夜思四方步,几为人讥为小神经也。

 

 

检举班会

 

    某师出身地主,然数与革命师生相抗,不欲夹着尾巴为人也,至公元1973年右倾翻案风时更甚。另有某师为红五类,然苦无机会得小将垂青也,隙前之某师尾巴,遂以为阶梯可高升。某日,后之某师逐前之某师出课堂,且召集检举班会,动员全班将前之某师种种祸害革命言行揭而发之,保证检举者有功也。众生不语,后之某师即高语;众生仍不语,后之某师再高语;众生终不语,后之某师亦无语。忽闻电铃之声,众生高语下课,后之某师无语;众生复高语,后之某师终无语而下课也。

 

 

革命亮相

 

    某师世代贫农,革命后加入教师队伍,然素以师道尊严闻名于校史。文革中虽遇冲击,终难改其本性。某日,晚自习课堂俨然戏剧大舞台,或亦可谓之鸭噪塘也。一生演鸠山,一生演李玉和。李玉和生斥鸠山生,鸠山生倒地。余生捧腹大笑,忽戛然而止,李玉和生以为不够英勇,更努其胸,鸠山生以为不够狼狈,更翘其腿而颤之,众生竟复又笑,然未敢有捧腹状也。李玉和生与鸠山生始见某师立其侧,二生窘状至极,欲收回把式归位,某师曰:此当作革命亮相,勿动,待众人有深刻印记再归位!二生竟不敢动,至十数分钟,某师踱出教室方才归位,众生再发大笑,皆捧腹也。

 

 

琼花一现

 

    某师生物权威,文革前曾于学校花房育出琼花,轰动方圆百里,花未开与已开之时,数晚学校高悬电灯,观者如潮。文革中被关进牛棚,是为主要罪状。学生曰:尔以琼花一现,咒骂我们伟大领袖和我们党,罪该万死!某师辩以领袖与党是太阳,琼花并不发光,未可如此批他,并以曾高悬电灯为证。学生更其大怒,曰:尔以电灯喻领袖与党,更其罪该万死,尔欲开则开,欲关则关,何其毒也!且琼花如此则指我们伟大祖国与人民,罪该万万死!

 

 

狐狸尾巴

 

    “文革前某日,校园忽捕得数只狐狸,一镇轰动,或言此为狐大仙,不可得罪,竟有人顶礼膜拜也。某师遂挑灯于小镇,详言狐狸之生物特性,欲以辟众之迷信,众虽多不信,然讶某师之胆识,皆洗耳恭听。某师讲得兴起,遂言狐狸尾巴之善藏也,竟而言至某师自己曾为抗日之军,吾不言谁能知之也。文革起,善藏之尾巴首先被揪出,游斗无狐狸尾巴,遂欲以狗尾扎于其后。不料某师云:此非狐狸尾巴也!竟得不拖尾游街。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