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散文小说 > 正文

家乡的荷塘(顾坚强)

发布日期:2014/5/13 14:29:36  阅读:1475  【字体: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每当看到那片荷塘,脑中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这首古诗,在古诗的无边意境中,享受这夏日的清凉与舒适。

住在水乡,虽不在江南却不会没有荷塘,我家附近就有一个,那是一口有好多年的老塘,说父辈人讲,那还是七八十年代兴修水利时的产物。看着这口塘整日闲置着,附近的村民就买来了一些藕苗,栽到了塘里,几年下来,这里已是满塘的莲叶荷花了。

每年,我们都会在这莲叶的清凉中度过一个个夏日,莲叶茶成为夏日消暑的常用品了。用莲叶与冰糖熬成的茶,呈棕红色,散发着荷叶的清香,饮一口让人唇齿留香,心底顿生清凉,那无边的暑气就在这香气萦绕中消失殆尽。荷叶粥则更是让人留连了,采几片荷叶,放上些水,加入些粳米,煮成荷叶粥,荷叶粥呈微绿色,荷香米香沁人心脾。傍晚的太阳,慢慢西去,一丝风从远处的树隙里钻过来,带来了些许凉意,些许舒适。在农家小院,摆一张小方桌,就着新鲜的凉拌黄瓜咸,喝上两碗,中午积起来的暑气,在这荷叶的清香与米粥的凉爽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时的暑假,就烙进了荷叶的影子,荷塘的四周,是我们的深深浅浅的脚印,在荷塘里荷叶如盖,荷花在荷叶的呵护下,羞涩地开放,一阵风飘过来,荷香缕缕,满塘荷叶迎风自斜。我们可以采摘荷叶,或是拿着自制的小叉,隐身在荷叶的荫下,等待鱼儿的游近,猛的一叉,把鱼惊的飞窜,浅浅的水塘搅混了一片,任溅起的水珠在荷叶上打滚、滑落……

夏日的天说变就变,无数次,在雨中,我们每人摘一片荷叶顶在头上,一手摁着,赤着脚,在乡间泥泞的小道上一步一滑地狂跑,心里却是充满着开心和快乐。

夜色下的荷塘是别一种风情的,在夏虫的啾啾声中,在夜里夏风的清凉中,领略那片荷塘的平和与静谧。月光从荷叶的缝中投下,把荷叶的影子斜斜地印在池塘里,在水面形成大大小小的光斑,水面斑驳一片。参差的荷叶,紧致而张驰,如池面盖起的绿色的毯,几朵红红白白的荷花睡意朦胧地镶在毯上,恰如茫茫夜色中远方幽暗的灯。几点流莹,不时在塘上划出一道道痕,不见喧闹,只有祥和。荷塘的夏夜,竟温暖如斯。

如今,这片荷塘由于四周群众的开垦,小了不少,但,一到夏天,那满塘的荷香花香依旧,看到这塘荷花,如昨的往事,依旧会点点浮上心头。

 

转自《塘河》杂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