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文史通讯 > 文史动态 > 正文

感动盐城的“淮剧符号”去了(江汉超)

发布日期:2013/9/24 16:32:15  阅读:1798  【字体:
 

 

19日深夜,一代淮剧泰斗筱文艳因病在沪辞世。对于许多盐城人来说,筱文艳是一个响亮的淮剧符号。作为淮剧的主要发源地,盐城和筱文艳有着许多关联,盐城的淮剧观众也深深热爱这位淮剧前辈。盐城晚报记者多方采访,探寻这位淮剧泰斗与盐城千丝万缕的情愫。

 

“不能凉了观众心”

 

“我们一般都喊她‘张奶奶’。”提起筱文艳,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梅花奖得主陈澄这样告诉记者。无论是生活中,还是工作中,在陈澄一家人的眼里,筱文艳都是一位可爱可亲可敬的奶奶。

 

陈澄结婚时,筱文艳参加她的婚礼。陈澄一家人早上早早起来时,却见到让他们惊诧的一幕,年迈的筱文艳正弓着身子,在客厅里扫地。此情此景让一家人感动不已。筱文艳却说,我老了,早上睡不着,闲着也是闲着。

 

作为淮剧的后起之秀,在和筱文艳的接触中,让陈澄感触最多的,是老人的品德修养,堪称年轻一辈的楷模。这些年来,筱文艳虽然年岁已高,但她仍多次到盐城来。她的到来,每次都让许多的淮戏迷们痴狂不已。

 

对于观众的要求,筱文艳几乎是有求必应。每次观众有要求,筱文艳拿着条手绢就登场,清唱一段。毕竟上了年纪了,有时身体不好,嗓子也不好使,但她从不拒绝。有时走在路上,有观众认出来,请她唱,她也不回。

 

陈澄曾和老人交流过这个问题,筱文艳告诉她,“演员和观众是鱼水关系,没有观众,就没有演员,更谈不上名演员。我们唱淮剧的,唱得好不好是一方面,观众喜欢你,就要尽心尽力去满足观众,如论何时,不能凉了观众的心。”

 

在我市的原鲁迅艺术学校,筱文艳多次来给孩子们上课。过去多次听过课的陈澄说,筱文艳多次说过“人民万岁”,和她接触多了,会深深体会到这句话的真谛。对于一个艺术工作者来说,这才是“真经”。

 

大腕演出在地头

 

作为一代淮剧名家,筱文艳经常到盐城演出,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在盐城,筱文艳等人不仅在县城演出,有时还到乡镇剧场,甚至田间地头演出。

 

一位网友记述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一次演出的情景。当时,筱文艳等人到滨海人民剧场演出《红色宣传员》、《铡美案》,每天两场,场场爆满,观众席两边人行道上都加座,还有很多人是站票。

 

消息传开去,十里八乡的人们为看戏起早来到县城,买票排成的队状如长龙, 蔚为壮观,买不到票的人就守在剧场门口等人家退票,有一次遇特殊情况前往退票,竟有十几个人拥上来都想得到这张票,实是一票难求。

 

与筱文艳同为淮剧首批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的张云良,两次和筱文艳同台排戏。85岁的老人回忆,“在上海,筱文艳对我们苏北来的很关照,一点架子没有。她对我们说,你们就把这当家。”

 

泰州市淮剧团名誉团长、泰州市戏剧家协会主席陈德林是筱文艳唯一的男弟子,多次和筱文艳同台演出。陈德林告诉盐城晚报记者,至今他仍清楚地记得,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他和筱文艳老师等在盐城乡镇演出的场景。

 

陈德林说,那个时候条件艰苦。我们都是自己打背包,一般就住在剧场的后台,从不住宾馆。下台卸妆时,有时用水紧张,就跑到小河边去洗脸。一次在阜宁一个乡镇,有一个瘫痪的老人被家人抬着到剧场看戏。戏演完后,筱文艳自己跑到剧场外买来小吃送给那个老人。

 

那时许多观众都是冲着筱文艳的名气,有时一天要演两三场,嗓子都唱哑了。哪怕是生病,筱文艳都坚持登台演出,在她心中,观众就是上帝

 

不变的母子情

 

作为一代淮剧泰斗,筱文艳除了创造性地开创了淮剧自由调外,她对新人的无私提携关照,也在淮剧界传为佳话。现任上海市淮剧团副团长梁伟平,接受盐城晚报记者采访时,提及往事,感喟不已。

 

1984年,阜宁人梁伟平对淮剧失去信心,打算转行,去了扬州的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一天晚上,有人敲开他在扬州的宿舍,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太上前就拉着他的手说,我总算找到你啦

 

来人竟是筱文艳,一个梁伟平仰慕的业界前辈。原来,上海淮剧团当时缺少小生演员,筱文艳四处寻找,在苏州听到梁伟平的情况后,连夜赶到扬州。她觉得梁伟平是个人才,改行太可惜,动员他去上海。

 

那个时候,上海很难进哦。就冲着筱文艳,梁伟平重返淮剧舞台。到上海后,筱文艳请了声乐老师教他发声,请来昆曲名家给他做身段指导。没几年时间,梁伟平在上海淮剧团脱颖而出,屡获大奖。

这么多年来,筱文艳就像我的妈妈一样。梁伟平告诉盐城晚报记者,初到上海时,每到中秋春节,筱文艳都会说,小梁,你一个人,到我家来吃饭。这些年来,逢年过节去筱文艳家探望,成了梁伟平的习惯。

 

17号,梁伟平去医院探望筱文艳,此时筱文艳已经患老年痴呆好几年了,近半年来更是连儿子媳妇都认不出。见到梁伟平,她竟认出了他,对他说,小梁,你来了。不准你们用钱,你们工资不高。听闻此言,梁伟平差点掉泪。

 

这番话,筱文艳对梁伟平说了二十多年,竟成了老人留给梁伟平的最后话语。

 

资料链接

筱文艳筱文艳,原名张士勤,淮安人,国家一级演员,工文武青衣花旦。1956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当选为上海戏剧家协会理事,并出席全国先进文化工作者代表会议。历任上海人民淮剧团艺委会主任和上海淮剧团团长。

筱文艳于1939年新创出旋律婉转、行腔自如的“自由调”,深受观众的热烈欢迎,成为淮剧流行的三大声腔之一,并创立“筱派旦腔”。她对淮剧中的其他基本曲调,如拉调、淮调、靠把调,以及民歌小调的丰富和发展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主要代表作品有:《白蛇传》、《秦香莲》、《走上新路》、《党的女儿》、《水漫泗洲》、《三女抢板》、《海港的早晨》、《蓝桥会》、《女审》、《爱情的审判》、《牙痕记》等。

20139192328,因病在华东医院抢救无效逝世,享年92岁。

 

 

转自《盐城新闻网》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