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史志档案 > 建湖文史资料 > 正文

我在十八团的日子

发布日期:2016/10/2 10:26:45  阅读:1060  【字体: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当年我参加“十八团”敌后反伪化斗争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当回顾战争年代的艰苦严峻斗争情景时,深感胡锦涛总书记提出“两个务必不忘”的深远寓意。我们至今还健在的人,要不忘当年艰苦奋斗和牺牲的同志,不忘革命老区所作出的贡献和牺牲,不忘记艰苦卓绝的斗争历史。要发扬当年革命的优良传统和艰苦奋斗精神。特别是在60年后的今天,日本一小撮军国主义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他们参拜靖国神社,美化日本军国主义,篡改教科书,歪曲历史,破坏中日友好等等,都值得我们警惕。我们要加快经济发展,增强国力,促进和平。

日寇向我盐城地区疯狂进攻

 

  十八团的根据地,古称庆丰圩,原属老盐城县。19419月,老盐城划为3个县,建阳县是其中之一,辖11个区。十八团属第5区,抗日战争胜利后,于1945年改为庆丰区,人口3万多,面积约441平方公里。地处盐城西北乡,东起冈河,与4区相邻;南至皮汊河,与龙冈相接;西至东塘河,与湖垛镇相连;北至北沿河,与3区隔河相望。这里是典型的水网地区,有“五荡三河”,誉称鱼米之乡。

  我对十八团,是很有感情的,它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我参加革命的起点,也是我在抗战时期战斗的阵地。

  19417月上旬,日本侵略军以盐城为目标,向我苏北地区发起疯狂大“扫荡”。日寇为什么要以盐城为主要目标?194010月我新四军、八路军会师后,1941年初国民党发动“皖南事变”。125日,我党在盐城重建新四军军部,陈毅代军长发表就职通电。又在盐城成立华中地区指挥中心,是华中局机关所在地。这对日寇是很大的震动,使他们惶惶不可终日,感到南京不稳定,陇海路也不安全,遂于是年7月派重兵对我抗战中心实行疯狂大“扫荡”,企图将我新四军赶出苏北。

  当时我在南舍董家墩子。凌晨,发现敌人由塘河口登陆,随即带领周保堂等游击小组5个人进行反击,顺利转移。718日,日寇占领了建阳县蒋营和湖垛镇,20日又占领了上冈镇。我新四军军部及刘少奇等领导同志撤出盐城,向阜宁一带转移。日寇占领了盐城和西北乡后,在上冈和石桥头、廖家庄、湖垛、乔家庄、小阜庄、洪桥、蒋营、新兴场等集镇和村庄,设立了大小据点10余个。筑碉堡,挖壕沟,拉铁丝网,企图长期盘踞。日寇每次下乡“扫荡”,重点都放在靠近盐城的3区、4区和5区地带,疯狂地烧、杀、抢、掠,所到之处,实行“三光”政策,给人民造成深重的灾难。我抗日政权也受到严重的破坏。

  1941723日,华中鲁艺学院华中二队师生200多人,从盐城向北转移,途经我们5区北秦庄,就地休息,不料24日(闰六月初一日)凌晨突然遭到日伪军袭击。在突围战斗中,丘东平、许晴等30多位同志壮烈牺牲, 60多人被俘。敌人撤走后,我们5区组织干群打扫战场,进行善后处理,我也积极参加了。鲁艺师生们牺牲的现场真叫人惨不忍睹,激起我心中对日寇的无比仇恨。接着,日伪联合驻守湖垛、石桥头、新兴场、小阜庄等地。鬼子向我区进行五路合击大围剿期间,我们在董家墩子后面与敌人展开了游击战,打几枪换个地方,边战斗边转移,为区队干部的转移争取了宝贵时间。

  19416月,日寇企图在我区东吴庄安设据点,从湖垛开小汽船到西吴庄河口登陆,来东吴庄进行“扫荡”;我带领敦让乡游击组5个人抗击日寇。我们瞄准后,一起向鬼子开火,一下打死两个鬼子。日寇急了,就集中火力对准我们,用机枪扫射,把麦田的大麦穗打得满地都是。我们抬不起头,只有匍匐前进,不断更换有利地形,与鬼子顽强作战。我们机动灵活,地形又熟悉,最后在河坎下安全撤退了。第二天,日本鬼子变本加厉对东吴庄进行了疯狂的报复,在西吴庄河口架设小钢炮向东吴庄猛烈炮击,把庄上许多房子都给炸毁了。鬼子洋洋得意进了庄,却一个人也没有找到,气得嘴里不停地喊“中国人大大的坏了坏了”,后来再也没敢来设据点。

 

坚持原地开展反伪化斗争

 

  为了适应反“扫荡”、反伪化斗争形势的需要,盐阜区党委所在地盐城县一划为三,实行三县分治。1941918日成立建阳县,冯国柱为县委书记,唐君照为县长。全县建立9个区(实际设10个区,第10区地处荡西,政令未及——编者注),老5区东八乡庆丰圩一带为5区,区委书记李钟英、区长魏心一(魏心一走后由孙义年接任)。县政府成立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组建县总队,3师又派来1个营的部队,以加强县总队的力量,由唐君照、郑贵卿任正副总队长,夏琦任政治部主任(后由王良太任总队队长,县委书记金韬兼政委)。在县总队领导下,一部分主力骨干又到各区组建区队,他们先发展基干民兵,再从基干民兵中选拔优秀分子到区队来。当时全县各区队人数都有5060人,到1944年后,每个乡组建一个民兵中队(5060人),区队改建为民兵大队。

  在发展区队的同时,县委团结全县各阶层人,组织统一战线,共同开展反扫荡、反伪化斗争,并要求“区不离区,乡不离乡”,一律坚持原地斗争。1942年下半年到1943年,斗争环境最紧张、最艰苦、最严峻,敌伪军连续不断地下乡扫荡,抢粮扰民。以5区十字乡马家庄为中心,在不到15里的半径内,敌伪就设据点10余处,在区境内有石桥头、廖家庄、乔家庄、小阜庄、皮汊河等5个据点,区境外有湖垛、军营、冈门、盐城、新兴场、上冈等6个据点,真可谓是碉堡林立。我们政府和区队,白天活动很困难,大都靠夜间行动,与鬼子绕圈子,开展拉锯式斗争。为了改变我区的斗争环境,县委决定将45两区合并为4区,这样我们的活动空间变大了。但情况好不了多久,因为敌人在永丰、倪家河、花灯头、北秦庄又增设了据点。这几个据点处于我区中心地带,我们的斗争环境又开始恶化,甚至一时无法进行活动。伪乡保政权相继建立,全区基本上被伪化了。这时,我们队伍里有少数人思想波动,情绪低落,有的自动脱离革命回家。特别是在领导层中,区委副书记陈再美、区队长陆占山先后叛变投敌,加之不断有同志在战斗中牺牲(如区委委员秦书成、十字乡乡长余江、倪河乡沈纯等),都对干部和群众的情绪产生了不良的影响。为了坚持原地斗争,县委让外来干部沈尹、金华彬、苏凤等全部转移,决定由黄元喜和我(我们俩是本地人)领导反伪化斗争。我们依靠党员骨干,依靠人民群众坚持基地斗争。我们在夜间活动时,最不利的是狗叫,我们走到哪里它们就叫到哪里,实际上无异于向敌人通风报信。于是,我们决定将狗全部打死,一个也不留。这个决定通知到各乡,不到三天狗就全部打光。从这点看,群众还是理解和支持我们反伪化斗争的。敌人听不到狗叫了,很害怕,晚上不敢出来,一个个龟缩在据点里。这段时期,搞夜间活动的虽然只有我们少数几个人,但群众看见了我们,就认为“党在,政权在”,他们就放心了。我们的活动确实起到了稳定了群众的情绪、打击汉奸坏蛋、分化瓦解伪乡保长的作用。我们反伪化斗争的重点,是组织两面派政权,公开的身份为敌人的乡保长,实际上是我们的乡保长。我们教育争取伪乡保长,要听我们的话,要保护人民的利益,做到“人在曹营心在汉”,有敌情随时随地向我们汇报。全区伪乡保长人员,基本上被我们掌握控制。对那些死心塌地为敌人卖命的,我们则坚决镇压,其中夏庄乡伪乡长朱云和普庆乡几个伪乡保长,都被我们就地枪毙了,震慑了伪乡保人员和奸细,人民群众拍手称快。有的伪乡保长干脆就是我们安排的。如东皋乡(我们活动的中心地带)请了从上海回来不久的张安鸿先生,要他担任伪乡长,利用他“静安帮”关系,和小阜庄、乔家庄胡冠军中的连排拉关系、做瓦解工作。为了给他装门面,我们派了乡民兵中队长吉永茂当他的自卫队长,和他一起进出敌据点活动。在东皋乡乡政府所在地(西沙坝和高刘庄)安排了我党丁德进同志(1944秋被敌人杀害)担任伪保长,以策应张安鸿工作,对付敌伪军活动。为了争取和团结青年,发展我方力量,经区委批准,我又以“静安帮”形式,在东皋乡结拜了10个把兄弟,张安鸿的小女儿张文金是我们师兄弟中的小妹妹。这样一来,张安鸿对我们就更放心,认为是对他的信任。这10兄弟组织起来后,一起进行反伪化斗争,更重要的是为我们党培养了一支新生力量,如高敬园、周德民、吉永茂等,到1945年后,都成为我们党的各级领导骨干。

  1944年冬,区队班长黄金友暗中投敌,出卖了区委书记黄元喜同志。黄金友是黄元喜的堂弟。他以这个身份暗中探听到我们区委的活动情况,向敌人告密。在一个冬天的晚上,黄元喜同志在西沙坝子谷保长家开会,区委副书记丁铁同志也来了。黄金友事先得知后,带领廖家庄伪军1个连,偷袭包围西沙坝子会场,黄、丁两位英勇突围。黄元喜同志在河中中弹被敌人打伤,晚间天黑伪军认不出黄元喜,把他当成老百姓因而未抓他。丁铁同志也冲出了包围。其他开会的人也都散了,敌人只捉到几个老百姓带走。事后,经过调查,是黄金友通过王小妹等人告的密。我们将黄金友和告密的王小妹抓起来枪毙了。

 

惩治叛徒打击敌伪嚣张气焰

 

  1943年春,根据县委“打击敌伪嚣张气焰,惩治叛徒,巩固我政权” 的指示,我区区队积极配合县总队打击我区中心地带两个据点。426日,县总队1个营部队,奉命拔掉永丰倪家河、花灯头据点。因花灯头紧靠新兴场、上冈、盐城北门闸敌伪据点,县总队派1个连主攻,其他两个连打增援,阻截敌人。我区李志区长、黄元喜和我都参加了这次战斗。花灯头敌伪军人数不到1个连,但很顽强,凭借坚固的碉堡死守。战斗打响后,我军牺牲了几个同志。县总队夏琦主任向王连长说:“集中打碉堡。”我们就把手榴弹绑在竹竿头上伸到碉堡里,碉堡才给炸开了。我们突击队冲过去,敌人招架不住,缴枪投降了。这一战,共俘虏敌伪军50余人、缴获轻机枪1挺,长枪40余支、驳壳枪4支、子弹40余发。打下花灯头,对其他据点的敌人震动很大,敌人的嚣张气焰受到严重打击,我们接着就积极准备打北秦庄敌人碉堡。

  19435月初,上冈伪军旅长胡冠军、伪14区区长秦仕成(是北秦人)策划到北秦庄办伪教导队,妄想开拓培训基地。伪军进驻北秦庄后,拉民夫筑碉堡,筑土圩子,作长期盘踞打算。58日夜晚,我区区队配合县总队打北秦庄,拔敌据点。北秦庄紧靠廖家庄和乔家庄伪胡冠军部驻的据点。县总队派两个连阻击廖家庄和乔家庄之增援敌人,以1个连的兵力偷袭北秦庄。我随突击队迅速冲进庄,敌人竟未发现我们。当我们冲进碉堡时,敌人惊慌失措。我们猛打机枪和甩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敌人绝望,只有缴械投降。整个战斗不到两个小时就结束,打死敌人8人,俘虏伪军官兵36名和伪扩充大队30余人,缴获长枪47支、手榴弹80余枚和其他军用物资。花灯头和北秦庄两据点先后拔掉,进一步打击了敌伪军的嚣张气焰,人民群众欢欣鼓舞,也鼓励我们反伪化斗争的士气,改善了我区斗争环境,巩固了我们的政权。

  1943年冬季,县委指示:积极开展武装斗争,狠狠打击穷凶极恶的敌人,清除异己,严惩叛徒。我区队配合县总队1营去打小阜庄敌人,活捉伪8乡联防主任严如林。当我们和县总队领导一起研究行动计划时,部队领导提出不认识严如林,也不熟悉地形,要我们区队派人配合。我和黄元喜同志商量,决定由我参加行动。可是严如林在敌人心脏里,方法只能智取,不宜多人行动。于是总队派袁排长、李班长和我3个人组成行动小组,来完成这一战斗任务。由我担任组长,因为我是区委委员,熟悉情况。我们得知:严如林母亲做生日,不在小阜庄据点里,而是在丁家庄一个祠堂内。我们三人商定,就在严如林母亲做寿那天行动。到了当天,我们都穿上便衣,我和袁排长身穿长袍、头戴礼帽扮成祝寿的客人;李班长身穿军人制服,扮成到乔家庄来贺寿的伪军。我们配备短枪和手榴弹进入祠堂,李班长则配备长枪和数十排子弹,在外围守护一条路桥出口,接应我们;县总队派1个班配备轻机枪在后面接应。

  前一天晚上,我们先到丁家庄后面、离丁家祠堂不远处的丁进波(地下党员)家住下,并要他配合行动。丁的任务是去祠堂探听消息。第二天早上,他从祠堂回来,说:严如林已到祠堂,但他带了不少自卫队的人,你们怎么进去?我们考虑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决定按原计划行动。我从祠堂东面先进去,袁排长随后从祠堂西面进。我看到严如林正在那里喝茶,便从腰里拔出手枪对准他说:“不准动!”随即缴了他身上的手枪。我另一只手拿着手榴弹,向祠堂里的伪军大喝一声:“都不许动!谁动就打死谁!”袁排长同时也拿着手枪和手榴弹,对祠堂里伪自卫队大喝:“不许动!谁动谁就送死!”我推着严如林向外走,并警告他:“不走就打死你!”我在袁排长的掩护下撤出祠堂。这时,我们发现小阜庄据点那边的几十个伪军,由伪排长蔡文带队,正赶来为严母祝寿、助威,已经离我们不远了。情况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祠堂里的伪自卫队闻风欲动,严如林也不肯走了。我们一边开枪阻击敌人,一边按原路撤退。伪军发现了我们,并向我们开火。我要严如林叫伪军不要开枪,他也叫不出声来。李班长拼命开枪阻击敌人,封锁桥头路口掩护我们撤退。我们冲过桥后,随手就把桥拆了。敌人疯狂地追过来,见桥没了,没法过河,就隔着河向我们开枪。我的礼帽被打掉了,长衫也被打了几个洞。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接应部队赶到,向敌人开枪扫射。敌人一听到机枪声音,就不敢再追了,认为来的是主力队伍。我们胜利完成了活捉严如林的任务,将他押送到县里,不久他就被枪毙了。在伪军心脏之地把人抓走,对敌人震动很大,三天戒严不敢出来。老百姓个个拍手称快。

  194312月,区委副书记陈再美叛变投敌,对我们区队和人民群众影响很大,特别是对党员的威胁极大,因全区地下党员的名单陈再美都知道。县委得知后,金韬书记立即指示我们区委:限在三天内将陈再美抓回来。我和黄元喜研究部署,让南陈舍的党员探听陈的行动并随时向我们汇报。陈再美因为生活腐化堕落,生怕组织上处分,从而结识伪军爪牙,向皮汊河伪军投降。不铲除这个叛徒,我们地下党的组织将受到严重危害。第二天下午,南陈舍的党员来东皋乡向我们报告,说陈再美今晚来南陈舍一亲友家赴宴。我和黄元喜听到这个消息,也来不及找队伍,就带着东皋乡民兵队长吉永茂同志立即出发赶往南陈舍。刚到南陈舍,忽然狗声大作,我不及细想就抢先进庄冲到陈再美的房里。他一看是我,便夺路而逃。我紧追不舍,一直追到大桥上。我喊道:“你再跑我就开枪了!”他一慌,摔倒在桥上,我大步上前将他抓获。我们把他绑了,连夜押送到三区吉家庄,交给县委。金韬书记征求我们区委的意见,我和黄元喜表示应该毙掉这个叛徒。县委不久就把陈再美给处决了。金韬同志还提了两句词:“再美并不再美,高峰还是高峰。”(高峰亦“十八团”人,任建阳县2区区委兼北5乡联防大队指导员,1944年初在与日寇作战时牺牲——编者注)陈再美被处决后,全区党员放了心,人民群众也很高兴,大家都放下了顾虑,稳定了对敌斗争的情绪。

  区委为了加强区队工作,派我到区队协助陆占山工作。我到区队不久,一天晚上在东吴庄和伪军碰上了,打了遭遇战。我和两个战士正在坚持战斗,而陆占山却带着队伍撤退了,我很有意见。陆占山怕死、动摇,在对敌斗争中表现不好。他为了和敌伪军大队长陈少尧勾结,派遣他的弟弟陆大鹏暗中和陈少尧联系,企图带领区队集体投敌。当时区队只有30多人。正是因为区委发现陆占山情绪不正常,怕有什么事,黄元喜书记这才要我到区队工作。我是区委会武装委员,到区队来工作本是正常之事,而陆占山表面欢迎,实际上却很害怕、很紧张,以为区委已经发现他的投敌企图。我到区队后,他急忙派他的弟弟陆大鹏到西吴庄敌人据点,和陈少尧联系,策划叛变时间、地点。我去后没几天,194295日深夜,陆占山果然在十字乡沈家墩开始公开叛变。当时,敌伪军包围了我区队驻所(岗哨已被陆占山撤走),叫我们投降。我和几个战士一起突围冲了出来,区队的人被陆占山带走十五、六个,其他人都冲散了。事后调查得知,陆占山早有预谋,他的弟弟陆大鹏来我区队频繁。我们把陆大鹏抓起来审问,才知道陆占山投敌叛变的具体策划经过,决定枪毙了陆大鹏,再铲除叛徒陆占山。我们不断放出空气,使陆占山没有立足之地。陆占山做过共产党的区队长,日本人不相信他,认为他是假投降,最后打死了他。这就是叛徒应得的下场。

  此后,区委决定重新组织基干民兵队伍,以基干民兵为基础再组织区队,坚持开展原地反伪化斗争。

  因为陆占山叛变时,我是突围出来的。在文化大革命中,造反派对我突围有怀疑,曾去我家乡调查。他们回来说:那儿的干部群众都说姜兆坤是我们这里的“李向阳”,他是个勇敢的人,不会被敌人抓住的。最后,在县公安局敌档中查出我突围的证据,才将我结合进省建设总公司革委会,任主任一职,这是后话。

  1943年春,我到敦让乡董徐村进行反伪化斗争宣传教育工作,找灰色地下党开会(我原是该乡党支部书记),几个党员都来了。晚上,我在陈德龙家向他们通告了当前的工作情况,传达了区委开展反伪化斗争指示精神,鼓励他们坚持原地斗争。由于长时间不见,大家畅谈到快天亮。有同志说,现在你不能走,周开明伪军对这里控制得很紧,他们经常一大早就来了。为了安全,白天你不要走,到杨贵山家(我在他们家里做过雇工)去住,他们家比较安全,房子又多,敌人不会怀疑的,他们家也不会有人出卖你。同志们把我送到杨家,杨家把门一开看到是我,又是高兴又是怕。这样一来,杨家人都不能睡了。杨贵山老人亲自到门外放风,天刚亮就回来说:“有十几个敌人从谷荡下来了。”我叫他们家里所有的人不要紧张,和往常一样,也不要管我。正说着,日伪军就来了,我急忙进了西屋,躲在杂物和农具后面。伪军中有几个人知道我在杨家做过工,开口就问:“姜兆坤在你们家吗?”杨贵山说:“他怎么会到我家里来呢?”一个伪军边说边走进杨贵山小儿子刚结婚不久的新房,和新娘子说了几句下流话,之后又到西房看了看(这时我的驳壳枪已对准敌人),黑糊糊地也看不到什么。敌人什么也没发现就离开了。敌人一走,我就离开了杨家,怕敌人再返回来。第二天,伪队长周开明得知我在杨家的消息后,将杨贵山老人抓到北徐舍庄上审问:“姜兆坤在你家,你为什么不报告?”他说:“没有这事。他从离开后,就再也没来过。”敌人不信,说:“你认罚还是认打?”杨贵山老人宁死不说,被打得遍体鳞伤。

 

抗日斗争胜利全县解放

 

  1944年下半年到1945年上半年,日伪军已经完全处于我抗日武装队伍的封锁包围之中,伪政权已经全部控制在我们手中。全县30余个敌据点,日伪军不断调防收缩,到1945年上半年只剩下湖垛、乔家庄、上冈、皮汊河、小阜庄等10多个敌据点。8月中旬,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820日,湖垛、乔家庄、上冈等敌据点人员全部龟缩到盐城,建湖全境解放,县委在湖垛镇召开了抗日斗争胜利的庆祝大会。

  194510月,县总队攻打盐城外围北门闸袁家庄敌伪据点,我区队主动请战,经过2个多小时激烈战斗,一举消灭全部敌人,打死了伪队长周开明。

  1945年冬,县委、县政府决定将4区划为两个区,以原4区成立永丰区,以原5区庆丰圩成立庆丰区。我被分到庆丰区工作,第一任区委书记是陈云山,我任区委副书记兼区队长,陶进同志(原以教师身份为掩护,地下工作者)为区长。新区成立不久,解放战争又开始了。当时县委、县政府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发动群众进行土地改革,镇压汉奸还乡团,保卫胜利果实,动员广大群众参军入伍和支援前线。1948年下半年,我被调到县委工作,离开了我的家乡庆丰。

  我在家乡工作整整8个年头,主要是搞武装斗争。从1941年起,我曾担任过乡游击小组组长、党支部书记、区锄奸组组长、区队指导员、区民兵大队长、区队长、武工队长等职务。我和各据点敌人、汉奸、叛徒打交道多次,在反伪化斗争中对敌伪军有一定震慑力量,所以敌人恨我恨得咬牙切齿,并曾悬赏捉拿。回忆起这段历史,我深深感受到是“十八团”、是党和人民在战斗中培养了我,锻炼了我。如果没有县委的领导,没有人民的支持,没有军民的团结合作,是不可能取得抗日反扫荡、反伪化斗争的胜利的,我也不会活到今天。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