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史志档案 > 建湖文史资料 > 正文

新四军一师在建湖的驻防与战斗

发布日期:2016/9/26 10:23:46  阅读:2861  【字体:
 

 

抗战时期在建湖地区活动的主力部队是新四军3721团以及822团,这方面的记载较为详备,但对新四军1师等其他主力部队在建湖的驻防与战斗或者语焉不详,或者失载遗漏。本文据有关资料,对此略作梳理。

 

12旅旅部曾设在东夏庄

 

  《建湖县志·大事记》在“194277日”条内记云:“新四军2旅王必成、刘培善(旅长、政委)在六区东夏庄接待钱杏邨(阿英),钱于12日经建阳、朦胧去新四军军部。”阿英在《敌后日记》中对此事有详细记录。1941年阿英离开上海孤岛,向苏中抗日根据地进发。1942531日,阿英离开泰州,启程前往阜宁县境停翅港新四军军部。77日,经裴刘庄、乔家湾、苏家桥抵东夏庄,其记云:“达东夏庄,二旅旅部即在此。”也正是在东夏庄,阿英与2旅旅长王必成、政委刘培善会面,次日与文工队队长司徒扬(一作司徒阳)见面,并于10日至文工队就连队文艺工作作报告。11日离开2旅旅部,在建阳以北前中舍宿营,次日进入阜宁界。这样,阿英实际在2旅旅部前后待了5天时间。东夏庄,即今建湖县沿河镇镇党委、政府所在地。

  根据新四军布防安排,2旅的活动范围是在盐阜区南部。《盐城市志·军事》“新四军第一师”条记云:“民国30年(19412月,新四军一师二旅(即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二纵队)参加泰州战斗后北上,旅部驻刘庄。其四团、五团、六团,流动在台北县北部(今大丰市地区)及盐城南部一带。”但从阿英《敌后日记》看,此后不久2旅即进入建湖西南地区。

驻防建湖期间,2旅于19414月发动蔷薇河战斗。此役以2旅为主,37团一部及地方武装配合。指挥者正是王必成,我分析正是在这次战斗前2旅旅部进驻东夏,战斗结束后也并未迁离。《建湖县志·大事记》:“1941911日,驻秦南仓日伪军分三路向东夏庄进犯,其中一路遭到新四军1师某部迎头痛击,死伤200余人,另一路在新河庙南之范吉庄,被新四军与南返的‘联抗’部队合击,死伤100余人。”(联抗,苏鲁皖边区联合抗日司令部的简称,这里是指该司令部所属扩充军支队,该支队722日在今建湖县境上冈石桥头一带遭日寇袭击,支队司令黄重厚等牺牲。)这里虽未记明1师哪一部分,结合前面4月的战斗是2旅为主展开,次年夏天仍在东夏一带来看,当同是2旅无疑。而且,敌人所以向东夏庄大规模进犯,或许正是因为知道这里驻有新四军。19429月上旬,伪军胡冠军部阎斌旅占领东夏,并将旅部设在东夏庄。看来,在此之前2旅已经离开东夏。

 

2旅旅长王必成指挥的蔷薇河反顽战斗

 

  19414月,韩德勤部3个团占领今建湖县境内的西虹桥、蒋营和阜宁县凤谷村,以策应日军对盐阜抗日民主根据地即将开始的第一次大“扫荡”,同时,其常备2旅吴漱泉部(不久即投靠汪伪)占领建湖西部荡区。为扫除反“扫荡”障碍,打击顽军气焰,新四军2旅一部和37团,在2旅旅长王必成指挥下,于14日晨完成对敌蔷薇河东岸各据点的包围,15日夜发起总攻,经过5个多小时的激战,歼敌百余名,攻占小沙庄、蒋营、肖庄、欧冯庄等地,收复了西部荡区。在此役中,137团政委吴载文英勇牺牲。

 

18旅在淮安宝应交界处驻防与战斗

 

  194110月,原在江南的新四军第6师第18旅(旅长江渭清,政委温玉成)北移至江都、高邮、宝应一带,第6师师部亦移入。111日,遵中央军委命令,6师领导机关与1师合并,统由粟裕指挥。同时第18旅划归第1师建制,第16旅归第1师指挥。

     194110月,18旅开辟江、高、宝地区,深入高邮、宝应、兴化部分地区。19433月,18旅挺进淮安、宝应交界地区,连克西安丰、林溪等敌据点,后与3师在阜宁凤谷村会合。

     18旅在这一段时期的驻防与战斗,在《盐城市志》、《建湖县志》上无有记载,其他资料也未见有明确的记述,不过在《建湖县革命烈士英名录》中可以看到许多烈士是新四军第6师的,如树士华烈士,今建湖县沿河镇人,6144连排长,1946年打四平时牺牲;陈高林烈士,今建湖县上冈镇人,616旅战士,后在战斗中牺牲,195912月追认;陶庆斌烈士,今建湖县冈西镇人,64625连战士,1946年涟水战斗中牺牲;吴为才烈士,今建湖县冈西镇人,646团战士,1946年涟水战斗中牺牲。由此可以推断,第18旅在建湖县境征集过兵员。

 

车桥战役收城指挥所与乔庄突围战

 

  1944125日(农历大年初一),苏中区党委召开第五届扩大会议,确定以“围点打援”为方针,攻克车桥、曹甸日军据点,以实现新四军苏中、苏北、淮北、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连成一片。会议结束,1师副师长叶飞率5个团开抵县境蒋营地区集结,指挥所设在收城镇。攻击前一日,即34日,叶飞的指挥所前移至扁担城。35日上午至37日,我军全歼车桥、曹甸日军,同时歼灭、重创敌人5路增援,整个战役歼灭日寇第65师团第52旅团第60大队大队长三泽大佐以下460余人,生俘24人,另毙俘伪军600余人,收复敌占领的集镇12处,完全实现此役战略意图,成为华中反攻的起点之战。

  此前的1944年农历2月初7日(公历31日),新四军1师准备进攻车桥、泾口之敌,驻军于蒋营一带,并派出1个连在乔家庄担任警戒。驻湖垛的日伪军得到汉奸告密,次日晨趁着大雾偷袭该部驻地。其时,战士们正在上早操,忽听机枪声,立即组织抵抗,因不明敌情,只注意对东路的防范,未料敌人同时从背后偷袭,虽经英勇反击,打退了敌人,也保证了车桥战斗目标的隐蔽和最终的胜利,但战斗中有26名战士壮烈牺牲,其中有1个班11名战士全遭日寇屠杀。

  这一事件《建湖县志》失载,而《蒋营乡志》的《军事篇》、《大事年表》中均有专条记载,另于《杂记篇·荣哀录》记邓达山有烈士追悼会上的一副挽联,联曰:“造物忌英才,不叫将士永年,真令我把酒问天拔刀斩地;殉难举重义,真是巨星殒落,怕看它淮山暗淡射水苍茫。”

  《江苏革命史词典》“车桥战役”条亦未记载此事件。在有关战史研究中,对这一战斗均未给予应有的重视。实际此战对车桥战役意义非同一般,如果当时不是该连拼死抵抗,击退敌人,车桥战役的意图就可能暴露,收城前敌指挥所也会暴露,那么华中局部反攻的首战,其结果就很难讲了。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