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史志档案 > 建湖文史资料 > 正文

华中局、新四军军部移驻建湖记实(三

发布日期:2022/5/7 16:36:47  阅读:291  【字体:
 

唐张新

 

720。晴。在北左庄。

 

敌情骤然严峻。日伪军1.7万余人由东台、兴化、西射阳、陈家洋(合德以西,今属射阳县)分四路直扑盐城,并有敌汽艇到蒋营一带侦察。军部接各方报告,情况紧张。上午8时,日寇第17师团小林部队(《盐城市志》失载此敌)和伪军苏皖边区绥靖司令杨仲华(原国民党江苏省常备8旅)所部1000余人,乘汽艇及拖船30余艘,由宝应射阳镇(今射阳湖镇)进犯县境,拟向盐城包抄我军部。上午9时,敌千余已占蒋营,12时占收成镇。12时,日寇独立12旅团石井大队(后来境内敌寇驻军均来自此大队),由东台分两路进攻东台以东的四灶东南、三仓河之小八灶(此后即会攻盐城);上冈集结的土匪陈浩天等部及敌寇均有出动之状。

军部命令20团两个营在秦南仓伺敌出击,2旅、7旅均做好作战准备。

军部会商阻击西南敌伪进攻。是时,敌伪不知我华中局机关、新四军部已转移至湖垛以北地区,拟经县境向盐城包抄。军部令7旅旅长彭明治坐镇建阳指挥阻击。21团先在蒋营阻击,毙、伤敌百余人后,撤出蒋营。敌又派出500余人继续北犯收成,21团在收成对敌进行坚决阻击,39连在收成与敌展开巷战、肉搏,毙敌30余,到中午12时,敌占收成。下午3时左右,敌占建阳。次日中午由建阳东犯,侵占湖垛,下午一路向东进至古基寺,一路向西占领射阳河西永兴集。其时,我华中局、军部机关及主要直属单位均在敌大包围圈之中。但我军西南阻击战,既干扰了敌人的判断,使敌人以为我军部仍在盐城,各路继续向盐城合围,同时也使敌人不敢在根据地腹部地区久留,为华中局、军部机关及所属单位的转移赢得了宝贵战略空间。在这系列阻击战中,我军付出了巨大牺牲,仅收成阻击一战,我9连就牺牲52名指战员。(《建湖革命斗争大事记》第22页。)

华中局、军部做好转移准备。当天下午1点前,由贺敏学指挥,将后勤与供给部门的后方笨重物品紧急整理,并转移至三里港以北小港里。三里港,《江苏省建湖县地名录》中未载此名,记有三里庄为今宝塔镇四树村村庄名。此地待考。

16日起,刘少奇生病,至是日病情趋重,但一直坚持工作。

是日,陈毅赴高作吕北舍今建湖县高作镇高群村境内参加新四军华中卫生学校开学典礼。1941320日晚,奥地利医生罗生特到达盐城新四军军部,罗生特向陈毅提出开办一所卫生学校来培养干部,陈毅表示赞同,并责成卫生部负责筹办。“扫荡”作战前,为保障前线伤病员的救护工作军部决定卫校尽快开办。军部移驻北左庄后在北左庄河西的吕北舍(今高作镇境内)开办了华中卫生学校720卫校举行开学典礼陈毅参加开学典礼并讲话他要求学员在战争环境中不怕艰苦、不怕牺牲一面战斗、一面学医学好本领为军民服务。他的讲话激起会场一阵又一阵掌声。陈毅为学校题词“医学是自然科学与(一作社会科学的中间桥梁对人的治疗,药物方面属于自然科学,而精神安慰和救护方面必须借助于革命的社会科学。新四军医务工作同志与一般医生不同之处在此。”后来3师卫生部将此印在该项师卫校学员的毕业证书上。(《陈毅年谱》第358页。)解放后,华中卫生学校改为盐城卫生学校,即今江苏医药职业学院。此事或记在722日上午。如《盐城市志》、《建湖县志》及赵庆荣、李世安《陈毅在北左庄的日日夜夜》(《盐城人民忆陈毅》)、《新四军军部及华中局移驻北左庄》(建湖县人民政府网)、《高作风情》等,然诸记与《赖传珠将军日记》均有不合。《陈毅年谱》记事在20日下午(第358页)。江苏医药职业学院校长长廊展板记卫校在盐城西北马家荡开办,又云于19日由海神庙迁到建湖县高作镇的一座大庙里,陈毅军长前去讲话,临行前应邀为卫校题词。记载较为混乱。

 

721。晴。越过西塘河经内河,由吕北舍转移至刘家舍附近。从许多回忆来看,此后数日,刘少奇、陈毅接待学者、士绅等仍是在北左庄。

华中局、军部往西北转移,至高作刘家舍附近。作战科副科长叶超(湖北黄陂人,解放后授少将军衔,沈阳军区副参谋长)等留守北左庄。刘少奇、陈毅后几日曾数次回到北左庄,接见学者、士绅等。(刘家舍,高作镇有两个刘家舍,一是长北村植西刘家舍,一是丁庄刘家舍,均临西塘河,但植西刘家舍更靠西,当是丁庄刘家舍。西塘河乃永兴集之敌由永兴向上冈攻击的必经河道,尽管当时军部汽艇应该是寻内河行动,实际也是极其危险的。不过,此两个刘家舍均在高作北,与《赖传珠将军日记》中所云高作东,方位不对。此地待进一步考证。)时任《江淮日报》社副社长兼总编辑的王阑西,在《驰骋中原——回忆刘少奇同志在华中》一书中写到:“在这次反‘扫荡’中,黄克诚同志亲率所属部队与敌伪顽作战,少奇、陈毅、赖传珠同志亲率华中局、军部少数人进行指挥。他们撤至盐城以西湖垛镇北的水网地区中一一个方圆仅有二里左右、周围都要是河流的小村庄上指挥战斗。虽然日寇的汽艇在四围游弋,不时地还用机枪射击,但少奇、陈毅同志在村庄被围困的情况下,还和从上海刚到盐阜区的文化界著名人士吕振羽、贺绿汀、许幸之以及曾山、彭康和我,在一所农家院落内谈笑风生地畅谈着上海孤岛的情况。”(北京出版社198410月第1版第101页。)这里提到的小村庄就是说的北左庄。曾山,江西吉安人,时为华中局委员兼组织部部长,七大后任中央委员,解放后曾任交通部、内务部部长。彭康,江西上栗人,著名哲学家、教育家,时任华中局委员兼宣传部部长,解放后曾任交大校长,“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王阑西,河南兰考人,1963年授少将军衔,后任文化部副部长。

上午12时,西路之敌一路约400余进占湖垛,另一路佯攻太平桥,后转向永兴集,由射阳河转入西塘河。湖垛之敌于下午5时进攻古基寺后,次日沿北盐河(今黄沙港)向上冈、盐城进发,后联抗、鲁艺所遭遇之敌,均为此路。东台之敌逼进刘庄南10里地。

陈毅、刘少奇、饶漱石、赖传珠就保卫根据地粉碎日军进攻致电3师、1师。电报指出,敌“扫荡”苏北进占盐城的行动已经开始,而西射阳之敌已于20日中午占蒋营、收成,此敌将向建阳、湖垛进攻,与兴化、东台敌夹击盐城。为此命令37旅集中19团、20团、21团主力,负责保持建阳、湖垛一线。“此一线为我中心地带,苏北根据地之命脉,必须以全力保持,如一度被敌占领,亦须立即收复。”(《新四军文献(2)》第390页。)

军部发布准备对李长江、霍守义、韩德勤等部作战命令。此数路顽军趁日伪“扫荡”盐阜区之际,均准备进占我根据地。

 

722。半晴半雨。在刘家舍。

 

是日,境内主要集镇多为日伪占领,敌汽艇整日巡游于主要河道。华中局、军部机关汽艇,白天掩蔽在刘家舍附近港汊之中,傍晚5点半进驻刘家舍宿营。

是日,进攻大冈之敌及刘庄以南之敌约1200余在大中集集中,并迅即向盐城进犯。拂晓,永兴集之敌经西塘河转北塘河,时我华中局、军部机关正在北塘河一带。军部特务团在北塘河设伏阻敌登陆。7旅独立团(盐城独立团)二大队在团政委裴励(即裴克)率领下,在三官殿(又称大云山,今钟庄街道吴湾村境)前二里地段,即东塘河与渔深沟交汇处伏击敌人,阻止敌人上岸“扫荡”。双方激战2小时,我部牺牲100余人。敌受阻后,由东塘河转入北盐河,向上冈进犯,会同先前袭占建阳、湖垛、古基寺之敌围攻盐城。我特务团与敌交火时,军部可听到北塘河传来的枪炮声。(《建湖县志》、《建湖军事志》均未记特务团在北塘河与该敌作战情况,此据《赖传珠将军日记》。)

是日下午,联抗在上冈西石桥头与敌遭遇。此敌为由永兴集进犯上冈、盐城之一部,联抗与之激战四小时,于黄昏时撤出战斗。敌人当晚进占上冈。联抗独立支队支队长黄重厚所乘渡船为敌掷弹筒击中,黄重厚等溺水牺牲,队伍一部被打散。联抗部队转至高作休整,27日进抵硕家集布防。(《新四军联抗部队》)

是日,陈毅、张云逸、刘少奇就国民党江苏省韩德勤部集中六个团袭击我军一事,致电毛主席和中央军委。韩德勤部自715日起,乘日寇对我盐阜根据地“扫荡”之机,集中六个团以上的兵力,猛攻我新四军顺河集一带阵地,侵占多地乡村集镇,虽遭痛击,仍未放弃进犯企图。(《新四军文献(2)》第392页。)26日,华中局、军部移驻阜宁硕家集后,刘少奇再就韩德勤部乘日伪军“扫荡”之机进攻新四军一事,致电中共中央并请转在重庆的周恩来同志,“转知重庆当局制止,以抗敌为重”。《新四军文献(2)》第394页。)

同日,刘少奇、陈毅、饶漱石、赖传珠《关于敌占盐城后对部队作战布置致二旅、抗大电》中向2旅、扩大通报盐城被占之敌情:“冈门敌于本日八时占领盐城,建阳敌分路经古基寺、永兴集会攻上冈,业已到达。估计刘庄、白驹之敌集中大中集,南北敌亦已会合于盐城、上冈之线。”电报分析敌人占领盐城后,极大可能是继续下乡“扫荡”,强调:“本军决心以积极游击动作打击敌人,逼其撤退,并阻止其下乡‘扫荡’和建立据点。”(《新四军文献(2)》第393页。

是日下午,赖传珠参谋长对华中局、军部直属文化单位转移大队做报告,分析敌情,交待任务,要求彻底轻装,不需要的东西全部打埋伏。他特别要求注意保存印刷机和铅字,既不能让敌人破坏,又不能让泥水浸湿。他鼓励大家做好充分准备,服从命令,沉着应战,胜利突破敌人封锁。(戈扬《敌后荆榛仔细看》,《新文化史料》第四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8月。)

 

723。晴。移动中,在任家桥附近宿营。

 

日伪侵占盐城,四处搜寻军部转移踪迹,控制周边地区水陆交通,实行分割封锁,并分块进行“清剿”。当时敌人利用大河建立封锁线,而我们则钻进内河,同时在大河口布满小水雷,防止敌人小汽艇(当时称“偷鸡豹”)。

是日,刘少奇、陈毅等率轻便机关继续与敌人在沟河港汊里“捉迷藏”。华中局、军部先后移驻吕北舍、任家桥、袁家桥、袁家庄、朦胧庄等地。除了一只小汽艇、几名电台工作人员,随行保卫的就是一个警卫班。傍晚,转移至十字港口以西任家桥附近宿营。(《赖传珠将军日记》、《陈毅年谱》第358页。)任家桥,今高作镇境内。十字港口,当即今高作与近湖交界处之十字河。

是日,陈毅、刘少奇、饶漱石、赖传珠致电2师、4师、独立旅、9旅、3师,指出日寇对盐阜区的“扫荡”数日内尚不可能结束,而国民党军韩德勤、霍守义两部正趁机西进,欲与李仙洲部会合,为了打破顽军企图,命令邓子恢、彭雪枫组织临时指挥部,移驻皖东北,统一指挥皖东北、淮宝部队。(《新四军文献(2)》第612页。)邓子恢,时以华中局巡视员身份在四师指导工作,不久任4师政委。彭雪枫,4师师长。

是日,陈毅接待音乐家贺绿汀。当时贺绿汀从上海进入盐城,刚到军部就遇上扫荡,被紧急疏散到湖垛一带。据彭淑玲《钟庄记忆》722日,在荡漾庄(荡,北左庄直东数里)与丘东平同志同住在崔姓地主家。第二天,贺绿汀到北左庄去见陈毅军长,丘东平赶往鲁艺二队在陶家舍的集中地,后来在北秦庄遇难。《塘河锦路·镇村文化史料专辑》第328页。)

是日,军部决定鲁艺一部分师生分散到地方工作,其余人员分为两队。一队由院部、文学系和美术系组成,由黄源负责,随军部转移。二队由戏剧系、音乐系和普通班组成,并成立工作委员会,孟波任书记,丘东平、许晴为委员,转移至盐城西乡楼王庄(今盐都区楼王镇)隐蔽。楼王庄位于西射阳之敌主锋侧后,相对来说是比较安全的,适合大队人马埋伏。为绕过湖垛日伪军,暂定线路为,由二区陶家舍转经五区,越皮岔河至十一区楼王庄。

要求抗大五分校原地坚持,不要轻易转移,万不得已时经伍佑转至大岗以北掩蔽。

召集华中局、军部直属单位负责人会议,要求到各单位转移至永兴集以北及高作以北地区坚持。

同日,刘少奇、陈毅接见新安旅行团负责人张平、张杰、左林(左义华)、张牧。接见结束后,他们赶往陶家舍随鲁艺二队行动。次日凌晨,在北秦庄遭到日寇袭击。张平、张杰壮烈牺牲。(张牧《我的一些回忆·北秦庄事件前后》记在22日,并云地点在陶家舍。)

 

724。晨起大雾,晴。移动中,在袁家庄宿营。

 

刘少奇、陈毅转移至田家河东南之袁家庄宿营。袁家庄,又记作袁家舍,在今高作镇双界村境内。

命令华中局党校、军部医院转移至硕家集待命。

是日凌晨,转移途中在北秦庄宿营的鲁艺二队,遭日伪突袭,丘东平、许晴等30余人牺牲,受伤者数十人,被俘60余人,失散数十人。27日,军部派员及部队到湖垛以东陶家舍,用汽艇将鲁艺人员接到军部新驻地硕家集。

同日,接见上海文化人吕振羽、贺绿汀、许幸之等。其间,刘少奇、陈毅在北左庄与贺绿汀等人会面。刘少奇对他们说:“敌后斗争是残酷的,丘东平同志牺牲了,他表现得很英勇。你们这几位文化人都经受住了考验。”(刘则先、刘小青《苏北抗日根据地文化散记》第65页。)当时湖垛已被日寇占领,敌人每天都派汽艇游弋搜索,经常用机枪四下里扫射,有几次机枪子弹都打到军部附近。刘少奇、陈毅镇定自若的态度感动了这些文化人。吕振羽,著名历史学家,1941年皖南事变后由重庆转入苏北抗日根据地,在华中局党校任教。后随刘少奇赴延安,任其政治秘书。1955年当选为科学院院士。贺绿汀,著名音乐家,原在重庆国民政府第三厅当音乐干事,19415月辗转来到盐城新四军军部,被安排在华中鲁艺任教。7月,敌人大扫荡前,军部专门安排他到可靠的群众家打埋伏。许幸之,著名画家、电影导演、诗人,左联发起人之一,曾任左联美术家联合会主席,导演《风云儿女》,选用《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主题歌。1940年进入苏北抗日根据地,为新四军设计臂章,后进入鲁艺教学。1941年日伪大“扫荡”后,刘少奇、陈毅等安排其返沪赴港。解放后,曾任中央美术学院研究室主任、教授。

关于这次会面有许多回忆录可以证明。不过《回顾新四军军部》(第262页)中列举接见的领导人时,漏记主要领导人刘少奇,当是失误,而记饶漱石参加接见应该也是失误。饶在盐阜区反“扫荡”作战前,受命往苏中区协调行动,也就是说当时并不在军部。至8月下旬,饶始经建阳、高作,再至阜宁军部。30日刘少奇、陈毅、赖传珠等一起听取饶漱石对苏中区的情况报告。(《赖传珠将军日记》19418262830日等条。)

在建湖境内的几次转移历经风险,最紧张的一次陈毅亲自率领军部警卫班上了火线。战斗发生在724日,当时敌情非常严重,形势更加紧张,陈毅率军部转移到北塘河南岸袁家庄一带,这里距北秦庄不过十多里地。敌人似乎有所察觉,三架敌机在村庄上空盘旋,扫射扔弹。敌机刚走,有一位老大爷赶来报信,说鬼子的汽艇已到数里之外的龙王庙。时值白天,无法转移,而陈毅身边的战斗部队只有一个警卫班。怎么办?陈毅略一沉思,对参谋长赖传珠说:“看来我们得和鬼子唱出空城计。”随即,他命令赖传珠把小汽艇发动起来,电台、电话和重要机密文件及相关人员全部上船,待命出发,刘少奇和几位文艺家随时准备登船,由赖传珠负责转移及保卫。而陈毅则亲率警卫班十几名战士阻击敌人,不让敌人闯进军部所住的河套。

陈毅率领战士们向着敌人汽艇来袭方向前进,埋伏在河堤后面,准备伏击敌人。刚刚埋伏好,日寇的装甲汽艇带着几条拖船气势汹汹地直冲过来,陈毅一声令下,警卫班战士们对着敌船一阵猛揍,敌人被打蒙了,慌忙掉转船头想要逃跑。这时,一名战士瞄准敌人驾驶员就要射击,陈毅制止了他,敌人仓皇逃走了。有些战士想不通,问为什么不让打敌人驾驶员。陈毅说:“同志们,你们不明白吧,我们这是在跟鬼子唱一出空城计,是要吓跑敌人。如果打死了敌人的驾驶员,它的船回不去,敌人逃不掉,他们就会狗急跳墙,统统上岸来,那样我们就会要吃亏,也没有时间安全转移。”战士们这下恍然大悟。

战斗结束,警卫班战士无一伤亡。陈毅率领大家回到驻地,整理行装,准备天一黑就转移,并让地方干部通知乡亲们也做好转移准备。这时有战士又问:“首长,我们打退了敌人,为什么还要转移?”陈毅呵呵一笑:“同志哥,我不是说唱的是空城计吗?司马懿一退,诸葛亮也得赶快离开西城。敌人吃了亏,一定认为我们的主力在这儿,肯定会来报复,目前我们只有调动敌人的能力,还没能力一下子吃掉它们。我们比诸葛亮要小气得多,没有空城给它,只有一个空村。”天黑以后,陈毅率军部又向西北方向转移。(《陈毅的“空城计》,建湖文史网。)

这场战斗,既有力地保卫了军部的安全,同时也起到了调动敌人的作用,其意义相当重大。经查,1994年版的《建湖县志》、2011年版的《建湖县军事志》均未记载这场战斗,应该补载周占熊(江苏沭阳人,解放后曾任《新华日报》主编、江苏人民出版社总编)在他的回忆录里详细记载了此次战斗。周占熊当时被部队选送在鲁艺美术系学习,任战斗班班长,北秦庄突围后回到军部,是这场战斗的亲历者。丁兆甲等主编的《回顾新四军军部》(2008年出版,第262264页)一书录载了相关的内容。许幸之《陈毅同志在一次反“扫荡”战斗中英勇卓绝的指挥》(《铁流》第33期第294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6月第1版第294~303页)也详细记述了这次战斗。许文没有记述明确时间,但文中写到他和贺绿汀前一天傍晚随鲁艺院本部出发,后又被陈毅军长派人叫回,要他俩随军部行动,而战斗发生在第二天,由此来看,时间当是在24日。许文与周文一样,带有一定的文学描写,不过战斗的基本经过与周占熊的回忆基本一致,可知这场战斗是真实发生过的。作为新四军主帅亲自上阵的战斗,作为地方史志无论如何应该加以记载才是。

 

725。晴。转移至阜宁境内。

 

是日拂晓,刘少奇、陈毅率华中局、军部机关来到朦胧镇,汽艇驶出西塘河口,眼前就是浪涛滚滚的射阳河,对岸就是阜宁永兴庄。回头看看湖垛北乡一带,想想由盐城转移出来这十多天的血雨腥风,他们非常感谢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倾心呵护。当然,敌情万分紧急,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感慨,前面无数风雨等待着穿越。汽艇越过射阳河朦胧渡口向硕家集行进,他们将在那里黄克诚师长及3部队会合。朦胧镇,今建湖县宝塔镇宝塔村,境内有朦胧宝塔,其左为高作大尖村,对面为阜宁永兴集(亦误称朦胧镇)。硕家集,又称硕集,今属阜宁县,位于射阳河西,在高作西北约30余里。

是日,军卫生部抵达硕家集,军部医院在高作境内遭土匪孙华堂、孙采堂、孙金堂部袭击,数十名医护人员、伤害员被残酷杀害。

一些文章中记述华中局、军部移驻湖垛期间,刘少奇、陈毅曾分路转移。不过,据《赖传珠将军日记》记载,华中局、军部移驻湖垛期间,刘少奇、陈毅一直在一起指挥反“扫荡”斗争,其间活动时常各有安排,分头行事,然而并未分路转移。刘少奇、陈毅分两路转移是在撤至阜宁县境以后。其时,日伪已侦知我党政首脑机关在阜宁西境,盐城、阜宁两路敌人不停进行兜巡。730日,殷家桥、东沟之敌会攻硕家集,顽军霍守义部又趁机进攻陈家集,319团与敌反复激战,军部时在小兴庄一带。敌情异常紧急。31日,我党政首脑机关率分两路转移。一路刘少奇、赖传珠率两个连及直属队向东沟东北方向转移,负责华中战局总体指挥;一路由陈毅率联抗部队,坚持在东沟一带阻击,择机打击来犯之敌,同时指挥盐阜区反“扫荡”斗争。82日,东沟之敌南退,益林一带复被我军占领。当晚,刘少奇决定与陈毅汇合,共商反攻事宜。4日,刘少奇与陈毅在周门(一记作洲门)会合,并召集各部门首长会议,商讨攻打湖垛、恢复盐城以及恢复根据地等战略。由以上记述可知,在今建湖境内分两路转移至阜宁的说法并无根据。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