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史志档案 > 乡镇志 > 正文

从十八团到庆丰(彭淑玲)

发布日期:2016/12/20 10:06:53  阅读:3089  【字体:
 

1

古代的庆丰,东临大海,周围的滩涂均为盐场,居民多为盐民灶户。永安村有元代大德四年(1330)新兴场盐署典史崔彬的墓可以作证,也就是说,在元代,庆丰就是一个盐场。崔彬,先后在新兴、五右、刘庄三场任职30多年。

 

煮海为盐的时代,盐民用铁锅煮盐,笨重的铁锅,需要许多盐民共同合作才能完成,共煎同煮,称为团煮、团煎。灶户聚居的生存方式,也叫做团。历史上以十字河为界,有南北两个盐场,南场8个团,北场10个团。庆丰,因此也就被叫做了十八团。废灶以后,团也就成了十八个自然村落。民国时,庆丰也叫过三丰市。市,不是现在市的概念,相当于一个乡的建制。后沿用境内的庆丰堤,得名庆丰。

 

庆丰多河,有五荡三河之称。东起冈河,南至皮岔河,西至东塘河,北至北沿河。庆丰河、东西流向的黄沙港穿镇而过,东入大海。那皮岔河,也有写作皮汊河的,据《盐城县志》载,过去在洪桥西称皮大河,洪桥东称皮汊河。据说林则徐大人曾经来过,他在踏勘记事簿上写着这样的话:皮汊河口至天妃闸……为四十五里,上半段淤滩多而港面狭,下半段淤滩少而港面宽,按段分工,自有分别。所问方价,有百五六十文,百七八十文不同……

 

2

 

随着海岸线的东移,无海可煮,盐灶慢慢地荒废,盐民慢慢地成为农民。庆丰的农民,多半以杂耍为生,成为一名杂耍表演者。无论是盐工,还是杂技表演者,都是异常艰辛的职业,同样的没有社会地位,受尽地痞流氓恶霸的侮辱。有时为了表演高难度的杂技吸引观众,一旦失手,非死即伤,卖艺如卖命。

 

盐民如何成为一个杂耍表演者?

 

最初的杂耍,只是盐民的一项业余活动,就好比我们下班之后去打打球一样,那是一种苦中作乐的自娱自乐,顶缸、顶碗,玩的都是生活中随手取来的物件,慢慢的成了他们的谋生手段。后来又有了吞刀、吐火、角抵、冲丸、走索等高难度的表演,他们的杂技被称为十八团杂技。他们走村穿巷,跨江过海,十八团杂技被更多的人知道,庆丰也成为我国杂技艺术三个发祥地之一。

 

十八团附近牧草茂盛,曾经为牧马场,明代永乐年间,杂技十大家纷纷买马,有了马术、兽表演,人们又称他们为马戏团。众多的杂耍表演者中,有高、吴、周、徐、陆、万、夏、董、寥、张这十家是最出名的,又称为杂技十大家。每一家,都是家族式的技艺相传。

 

3

  

东乔村,有乔冠华故居,龙脊花墙,青砖小院,院内洁净,室内摆设清素简朴,神台、书屋、沙发、床,都是旧时的实物。院后有河,河面上有桥,很普通的桥,却有很好听的名字,启明桥,取的是《诗经·小雅·大东》:“东有启明,西有长庚,有捄天毕,载施之行”中的启明二字,代表着希望之意。再后面有池塘,池塘上有土墩,乔冠华经常在那里读书,又有了一个风雅的名字,小岛书屋。

 

东平村,有华中鲁艺抗日殉难烈士陵园,有建湖县烈士陵园。东平二字,为的纪念当年在这里牺牲的丘东平烈士。真实的灾难就发生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一个叫北秦庄的村子,那是一场让历史无法忘记的残忍杀戮,时间是1941723日。著名作家丘东平,是一个才华丰沛的作家,血性的勇士。郭沫若评价他的才华远在鲁迅、矛盾之上。与他一起牺牲的,还有《青春之歌》许宁的原型、剧作家许晴,还有一些活泼可爱,天真烂漫的文艺学生,他们大多才十七八岁,还有几个女学生,花朵一样的年纪。有一部叫《烽火同心》的淮剧,讲的就是鲁艺一个叫王群的女文艺战士的真实故事。建湖县烈士陵园,长眠着为建湖大地和平与安宁而牺牲的忠勇之士,有的就是与我们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北秦庄与东平村,中国土地上随意的普通乡村,因此也有了异样的品性,成了血的圣地。

 

庆丰的东南,一个叫十倾荡的地方,如今只剩下了一个没有任何想像力的地名了。旧时的十顷荡为滩垛地,苇草茂盛,蒲柴稠密,进出需舟船送接。这样的不便对于地下工作来说,是一种天然的保护。19417月中旬的一天,刘少奇率华中局机关一部从盐城出发,向钟庄的北左庄转移,经过庆丰时,在十倾荡荡心的柴滩上,开会商讨战争策略。当时的农救会会长马玉甫把重要的文件装进空棺材,藏在十顷荡内。后与另外两名党员,乘着夜色,撑小船将刘少奇一行护送出十顷荡,将藏有文件的棺材运上小船,自己披麻戴孝,佯装送葬,闯过封锁线北沿河,安全地把文件送到新四军军部阜宁县停翅港。马玉甫因此与刘少奇也有了以后的交往。

 

4

 

有小阜庄,为自然村,有皮岔河从庄前流过。村人多姓陈,另有夏、王、黄、赵等姓氏。这里的陈氏家史,也是与历史上的洪武赶散有关的移民史。皮岔河流经小阜庄后呈躺湾状,陈氏先祖认为,这样的河湾塘组成了金钩钓月形的宝地。于是就安居下来并生生不息。到了明清时代,小阜庄成了一个热闹的小镇。大街小巷青砖立铺,有邮路酒坊,客栈饭店,地下阴沟横竖相通,河边商船交错,石砌的河码头上,交易繁多。

 

跟随这移民史,还有一段传说。陈家的兴盛和小阜庄的繁华,引起了官府的重视。一日,有个吴知县来到小阜庄,他有一种预感,此地将来必出龙主。陈家出龙主,必反当今皇上,到那时候,作为地方官,他必领杀头之罪。回到县衙后,请当地名流术士,把小阜庄的风水给破了。后来的小阜庄,便也籍籍无名了。

 

盐城大事记中记载,绍兴三年(1133)四月,明州守将徐文叛宋,率所部海舟60艘,官军4000余人,投靠伪齐刘豫,据盐城,并于盐城西北古基寺等处设栅寨。大事记中提到的古基寺,就是庆丰的古基寺。后寨废,营房的旧基上建了一座寺庙。十八团举办马戏会,每年重阳节前后为会期,时间半个月,会址就在古基寺。将军赖传珠在他的战争日记中也提到了古基寺。后来寺庙又被毁了,古基寺成了一个干枯的地名。坐车去庆丰的路上,售票小姐都会问上一句,古基寺到了,可有要下车的?

 

小镇的庆丰中路29号,有一株银杏树,树旁曾有马家祠堂。1941年刘少奇曾在马家祠堂驻过兵,陈毅曾在这棵银杏树下系过白马。曾经的祠堂很大,四合院,分为东厢房、西厢房、南大殿、北大殿,是一个家庭兴旺的见证,后来也没有了。历史无休止的破坏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无论是昨天还是今天。

 

东平村,有东吴清洁庵,清洁二字,代表着庵的理想与追求。庵是寻常人家的模样,在这里,岁月已经还原为本来面目。中陈村,有西陈太平庵,太平二字,蕴藉着庵的期待与祝愿。花墙之内,是白果树,庵内的空气染得寂静清新。我想,人的内心安静下来,这世界就太平了吧。

 

转自《新浪网》彭淑玲博客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