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史志档案 > 乡镇志 > 正文

新四军领导人在高作

发布日期:2016/12/16 10:06:53  阅读:3661  【字体:
 

 

高作是苏北的革命老区。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领导人刘少奇、陈毅和黄克诚等都在这一带工作和战斗过,在中国抗战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陈毅第一次来高作,那是1941年新四军军部在盐城重建不久,也就是日伪对盐阜区发动第一次大扫荡前夕,陈毅从盐城轻车简从,来到几个开辟较早的地区进行勘察,选择了湖垛西北高作一带为以后情况变化时军部机关临时转移的地点。他跑遍了高作的村村舍舍、沟河港汊,这里东南临水,西北通旱,进退两便,加上又有群众基础,在战略上有一定优势。2月底,陈毅即派人至高作落实安置方案和安装通讯设备。3月中旬,军部后勤机关开始第一批转移,新四军供给部兵工厂、被服厂及后方医院由城厢迁驻高作镇。

 

7月上旬,日军出动南部独立旅团的主力,再加上伪军李长江、杨仲华等部共两万多人,麇集盐城四周。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根据刘少奇关于“不能硬打硬拼,要讲战略战术”和陈毅 “跟日寇演场现代‘空城计’”的指示精神,新四军决定实施战略转移,主力撤出城厢,采取游击战术,在外线跟敌伪展开大规模的游击战,伺机转入反攻。10日,华中局和新四军机关撤离盐城,向高作一带转移,同时转移的还有江淮印刷厂、华中党校、华中鲁艺、抗大五分校女生队。军部司令部设在湖垛北乡北左庄左氏宗祠内,由参谋长赖传珠坐镇。军部其他机关分别驻陶家舍、南华舍和高作境内的东涔、西涔、陆小舍、成墩、赵墩、路墩等处。

 

陈毅第二次来高作,也是10日这天。军部机关全部撤出盐城,他才和刘少奇带一班警卫人员离开盐城。到了高作地域,又马不停蹄,到下边检查安置情况。军部虽在北左庄为刘少奇、陈毅安排了住处,但因下边有许多工作要做,他们走到哪,工作到哪,夜晚就在哪过宿,戎马倥偬之中,刘少奇、陈毅还抓紧做好抗日统战工作。在高作境内,刘少奇拜访了开明士绅汤锡铸、国画家杨幼樵;陈毅拜访了清末稟贡生李树滋、教育名流蔡仰山,跟他们促膝谈心,晓以民族大义,动员他们出山抗日。受到刘少奇、陈毅拜访的这几位名流,都把新四军领导此举看成是他们毕业最大的光荣,都表示矢志为抗日效力。在以后战情严重、军部再次转移时,他们都积极参与组织装运船只,疏散和隐蔽带不走的物资,为新四军机关及时转移作出了特殊贡献。

 

进入7月中旬以后,局势愈来愈严峻。日伪纠集1.7万余兵力,分四路合击盐城。龟缩在曹甸、宝应附近的顽固派韩德勤数千人,也配合敌伪,向我盐阜根据地侵犯,妄想一举歼灭新四军领导机关。这次“大扫荡”是继南京、徐州沦陷后,日寇对华中的一次最大的作战行动。日军在20日侵犯蒋营、建阳时,新四军军部机关仍在高作和北左庄一带。其间,我三师派出7旅旅长彭明治和21团团长王良太,坐镇建阳指挥部队阻击从西南过来的敌人,掩护军部机关。在敌伪夹击中,刘少奇、陈毅一边指挥战斗,一边组织转移。日伪侵占湖垛后,不断到周围乡村扫荡。刘少奇、陈毅的驻地离湖垛只有几里路,虽然敌汽艇在四周游弋,不时用机枪扫射,但少奇、陈毅同志镇定自若,在这里接待了上海刚到盐阜区来的文化界著名人士吕振羽、贺绿汀、许幸之以及曾山、彭康、王阑西等人。有一次,敌人机枪子弹一直扫射到陈毅的办公房子面前,但他仍在屋内为军部起草反扫荡计划。22日驻高作镇的新四军华中卫生学校在炮火中举行了开学典礼,陈毅还亲临卫生学校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军部后勤机关从21日晚开始转移至25日晚已全部撤离高作和北左庄。在这次转移途中,鲁艺二队师生于24日凌晨途经北秦庄时,遭到敌人突然袭击,军事文学家、分院原教导主任丘东平、戏剧系主任许晴等30多名师生在突围中壮烈牺牲。其时,为了避开湖垛日伪军,刘少奇和陈毅各率一队人马于25日从高作分两路转移,刘少奇越过黄沙港,经十八团十顷荡、吕家荡跳出敌人包围圈;陈毅是从西北厢、双界、大尖,经朦胧过小浮沟出境的。月底,刘少奇、陈毅安全抵达新四军临时驻军地阜宁县周门。

 

新四军军部机关离开高作距今已70个春秋了。当年新四军领导人与老区人民结下的深情厚谊,永远留在人们心中。在这里,至今还流传着“刘政委让马送产妇”的故事。那年7月中旬的一天,刘少奇骑马和警卫人员路过成墩,发现村民朱大伯把好端端的瓷碗一只一只往门外摔,嘴里重复地嚷着“冤鬼走吧!”少奇下马一打听,原来朱大伯是个信教徒,媳妇生孩子遇难产,生命危急,老人家急得没办法,只好摔碗以冲“邪气”。少奇连忙安排警卫员,用他的马立即护送产妇到高作后方医院。到了医院,经过抢救,孕妇生下了小孩,且母子平安。少奇还叫警卫员把他买来的十几只鸡蛋(因少奇长期咳嗽)送给月婆子浆养身体。朱大伯感谢不尽,他要儿、媳永远记住共产党的恩情。在这里,还传颂着“陈将军赔钱”的佳话。那年夏天的一个中午,骄阳似火,随陈毅驻在西涔汤家大院内的几个警卫战士,热得难熬,趁陈毅去开会,便到院子前面小河里洗澡。有两个北方来的“旱鸭子”,不会游泳,就抓住一把河边的蒿草,双脚不停地拍打水面,学习游泳,结果搞断了河面上一些菱角秧子,很感不安。上岸之后,几个人一合计,就把平时省下来的津贴凑起来,送给长菱角的户主金大伯,老金坚决不收,硬是把钱退给了战士。这天傍晚,陈毅开完会议回到住处,警卫班长向他回报了上述情况,并作了自我检讨。陈毅听后说:“你们知错就改,这就对啰!”说完,走出汤家大院,来到金大伯家,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三块钱,赔偿金大伯,说道:“损坏东西要赔偿,这是咱们部队的规矩,望大伯一定收下。”金大伯软说硬说都不行,只好收下这笔不该收的钱。

 

黄克诚是194010月率领八路军五纵队来盐阜区的。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军部后,他被任命为三师师长兼政治委员,他的七、八旅经常在高作一带扎营,直到194510月奉命北上。他在盐阜区五年时间内,几乎每年都要到高作几次,高作十多里方圆,处处都留下他的足迹,他每到一地,都十分关心群众的疾苦,贫苦百姓称他是“贴心人”。

 

粟裕是新四军一师师长,活动在苏中地区。第一次反扫荡期间,他的二旅被调至苏北,与三师七旅、八旅担当起保卫盐阜根据地的重任。这一时期,是西北乡人民革命斗争处于极端困难的时期,粟裕在硝烟弥漫中平来高作,与黄克诚共谋反扫荡大计。老区人民会永远怀念他。

 

张爱萍以“军中才子”、“马上诗人”闻名于世。194211月,军部决定由三师副师长张爱萍兼任中共盐阜地委书记、八旅旅长、政委,盐阜军分区司令员兼政委,指挥盐阜地区反扫荡斗争。张爱萍经常带领八旅活动在高作周围与敌人周旋,赢得了第二次反扫荡斗争的胜利。1943616日,他亲自率领八旅二十三团和二十二团的一个主力营,从高作出发,攻打建阳敌据点,一下子歼敌百余人,吓得日伪逃回据点不敢出来。这一仗,扭转了建阳县的抗日战争局面。1944年,他调往四师后,才离开盐阜区。洪学智在任盐阜军区司令员期间,几次来高作组织武装斗争。1942622日,还参加了建阳县在长北滩召开的士绅座谈会,并作了形势报告。1943年春节后,盐阜军分区与三师合并,洪学智到三师当参谋长,还来过几次高作。在那艰苦的岁月里,新四军领导人与老区人民群众同甘共苦,吃粗粮,睡地铺,保卫根据地。高作人民对新四军的千秋功绩,永世难忘。

 

转自《高作神韵》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