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国学经典 >  > 正文

诗经赏析:小雅·甫田之什·裳裳者华

发布日期:2014/10/31 12:27:10  阅读:603  【字体:
 

    裳裳者华,其叶湑兮。我觏之子,我心写兮。我心写兮,是以有誉处兮。

    裳裳者华,芸其黄矣。我觏之子,维其有章矣。维其有章矣,是以有庆矣。

    裳裳者华,或黄或白。我觏之子,乘其四骆。乘其四骆,六辔沃若。

    左之左之,君子宜之。右之右之,君子有之。维其有之,是以似之。

 

译文

  花儿朵朵在盛开,叶儿繁茂长势旺。我遇见了那个人,我的心啊真舒畅。我的心啊真舒畅,于是有了安乐的地方。

  花儿朵朵在盛开,鲜亮艳丽黄又黄。我遇见了那个人,他的服饰有文章。他的服饰有文章,于是有了喜庆的排场。

  花儿朵朵在盛开,有黄有白多娇艳。我遇见了那个人,四匹黑鬣白马驾在前。四匹黑鬣白马驾在前,六根缰绳光滑又柔软。

  要向左啊就向左,君子应付很适宜。要向右啊就向右,君子发挥有余地。因他发挥有余地,所以后嗣能承继。

 

注释

⑴裳裳:犹“堂堂”,旺盛鲜艳的样子。华:花。

⑵湑(xǔ):茂盛的样子。

⑶觏(gòu):遇见。

⑷写:通“泻”,心情舒畅。

⑸誉:通“豫”,安乐。

⑹芸:色彩浓艳。

⑺章:纹章,服饰文采。

⑻骆:黑鬣(liè)白马。

⑼沃若:光滑柔软的样子。

⑽似:嗣,继承祖宗功业。

 

鉴赏

  全共四章,每章四句。

 

  诗前三章是结构相似的重调,每章的前两句写花起兴,从“其叶湑兮”到“芸其黄矣”再到“或黄或白”,将花繁叶茂的盛景充分地表露出来,也由此烘托出抒情主人公心中的无比欢娱。而“我”所遇的“之子”又是什么样子呢?在首章,诗人只写了自己的主观心理感受“我心写兮”,“是以有誉处兮”,心中烦忧尽泻,充满欢乐。是什么样的人使得“我”如此欢悦?诗第二章给“之子”一个特写镜头,这个镜头没有对准他的面部,也没有对准他的眼睛,而是对准其服饰:“维其有章矣。”这样的叙述中渗透着赞美之情,因为服饰之美在先秦时期是身份和地位的外在表现。至此,诗人仍觉不足,又将目光转向全景,在第三章写“之子”的车马之盛,“乘其四骆,六辔沃若”,十足风光,十分气派。如此一层一层推进,在形象的跳跃式叙述中显示出欢快的激情。诗若就此打住,便显得情感过于浅直,而且缺少了雅诗中应有的那份平和与理性,于是诗第四章从节奏和用韵两方面都变得舒缓起来,“左之左之,君子宜之;右之右之,君子有之”,从左右两方面写君子无所不宜的品性和才能,有了这方面的歌唱,使得前面三章的赞美有了理性依据。“维其有之,是以似之”,两句总括全篇,赞美君子表里如一、德容兼美的风貌,以平和安详作结。方玉润《诗经原始》谓“末章似歌非歌,似谣非谣,理莹笔妙,自是名言,足垂不朽”,极是。

 

  整首诗以花起兴,赞颂人物之美,节奏变化有致,结构收束得当,读来兴味盎然,且无阿谀之感,确是一首轻松欢快又不失稳当的雅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
图片文章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