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国学经典 >  > 正文

“禅让”玄机小议(《史记》笔记之一,唐张新)

发布日期:2011/10/18 12:00:44  阅读:1602  【字体:
 

《史记·伯夷列传》云:尧将逊位,让于虞舜,舜禹之间,岳牧咸荐,乃试之于位,典职数十年,功用既兴,然后授政。示天下重器,王者大统,传天下若斯之难也。”  

    案:据《史记·五帝本纪》,尧在位七十年,辟位二十八年而崩,其继位是因为其兄帝挚不善,则其至少在二十以上,那么尧之寿当在一百二十岁左右;舜二十以孝闻,年三十尧举之,年五十摄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尧崩,三年丧毕,年六十一代尧践帝位,在位三十九年,其后之十七年由禹摄行天子位,舜之寿亦当在一百岁。尧和舜的高寿都是值得怀疑的,同时交替的过程,在舜长达二十年,在禹长达十七年,固然说明了慎重,但是何以需要这么长的时间?要么是继位者始终先帝不放心,要么是先帝不肯让位。不然就要从另一范畴去寻找解释。

    从《五帝本纪》中我们就可以发现,尧是属于黄帝嫡系系列的,黄帝长子曰玄嚣,次子曰昌意;昌意之子高阳为帝,即颛顼;颛顼死后,其子穷蝉未能继位,而是玄嚣之孙高辛为帝,即帝嚳;帝嚳死后,其长子挚为帝;帝挚不善,而弟放勋为帝,即是帝尧。这说明在尧与舜之前,中原的统治大权都是在黄帝一脉,而且是传子而续,到了帝挚时因其不善而被其弟取而代之。从历史记载与传说来看,舜虽是颛顼一脉,但已经算不上是黄帝嫡系系列的了,而且从其五世祖穷蝉起皆微为庶人。所以《孟子》中说:舜起于畎亩之间。那么尧之前颇为严格也颇为成熟的传承模式,怎么会突然到了尧与舜的时代突然地改变为一种禅让的模式呢?这是很可怀疑的,而且这关键就在于所谓的禅让,一个漫长达二十年的禅让过程。

    也许我们应该有这样的分析:

    第一,尧让舜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五帝本纪》曰:尧知子丹朱之不肖,不足授天下,于是乃权授舜。《史记索隐》引皇甫谧云:尧取散宜氏之女,曰女皇,生丹朱。又有庶子九人,皆不肖也。也就是尧自己的儿子都不能胜任天子之职。尧有八个堂叔非常贤良,有八个堂兄弟也非常贤良,《五帝本纪》云:昔高阳氏有才子八人,世得其利,谓之八恺。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世谓之八元,此十六族者,世济其美,不陨其名。至于尧,董未能举。未能举,实际是不肯举,也就是说连重要的官职都不给这八恺八元,当然就不会考虑让他们承继大统。看来尧也不打算再让其兄帝挚系列承继大统,就干脆来个传贤不传子,既然连儿子都不传,其他亲戚系列当然也就不要有所企图了。就这样,舜才有了机会。

    第二,尧让舜的过程是一个完全由尧掌控、主宰的过程,也就是说由尧开启,而又是可以由他随时中断的过程。用了二十年的时间,这位按照传说来看这位一百一十岁的老人才恋恋不舍地把大统正式交给舜,看来只有一种解释:他在享受,他在等待。享受权力,享受利益,尧说了终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说明为天子是有利的,这位老人在位七十年,无疑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生活,已经无法适应没有权力的生活。但更重要的他在等待,他不是在等待舜的成熟,舜是因为成熟才能被岳牧们推荐到尧的面前。他等待的是舜的失败,《五帝本纪》云:尧乃以二女妻舜以观其内,使九男与处以观其外。那样可以说荐之于天了,而天意不在舜,那样丹朱们也就有了机会。他等待的是丹朱们的改邪归正,这样机会还在。这一等就等了二十年,争气的是舜,顽凶的丹朱们看来到老也看不出什么出息,这时尧才不得不说什么终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这冠冕堂皇的美妙言辞,把天下交给了舜。

    第三,尧让舜的过程真正完成是在尧死丧礼三年之后才真正完成。《五帝本纪》云:尧崩,三年之丧毕,舜让辟丹朱于南河之南。诸侯朝觐者不之丹朱而之舜,狱讼者不之丹朱而之腕,讴歌者不讴歌丹朱而讴歌舜。这样舜才回到中原践天子之位,尧与舜的禅让过程才算结束。这样的分析决没有抹杀尧让位与舜的事实及其伟大,而是说这个过程决不是后人用禅让来描述得那么轻松顺畅。从传说中还可以看出,尧认为丹朱顽凶和其他九兄弟的不肖,更多的可能是因为丹朱们对尧的不顺从,还有就是确实严重缺乏治理天下的才干,而不是品德上的顽凶,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是沉迷于大统的丹朱们,舜这二十八年的过渡期再加上三年丧期,还有后来的避让期,那么怎么的也会搞出点什么事来吧。从历史上看这样的交替过程虽然很漫长,但是非常平稳,非常和平,倒是尧这样漫长的试用过程,真会诱发出祸乱的,这应该说得益于丹朱们品德上没有明显问题。

    那么舜让禹的过程某种程度上是尧让舜的翻版,但毕竟尧让舜是一个由世袭模式转向禅让模式的过程,无疑要艰难得多。舜让禹用了十七年的过程虽然漫长,那是因为禹身负治水重任,开九州,通九道,陂九泽,度九山(《夏本纪》)。现在来看,《史记》中的记载其实很多是舛互难明的,前面讲了,尧舜之高寿及禅让过程之漫长,某种程度上是不可以看作真实的记录,它实际只是传递着某种信息,我想大概主要有这样一些值得注意的信息:世袭制与禅让制并不是一个前后相承的过程,其实中间有着许多的反复;禅让制是中原的最高统治权从一个部落转移到另一个部落的过程,世袭制与禅让制转换的过程更是这样的部落间最高统治权力的交替过程,因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尧舜禹时代最高权力的交替过程总体上来讲没有发生大规模的部落战争,但中间无疑是有着争斗与杀伐的,《五帝本纪》中记载,舜掌管天下大事后,流四凶族殛鲧于羽山,都不是一般的事件,而多多少少是与最高统治权有着关系的事件;尧舜禹更多的部落的名号,也就是说尧舜禹时代更多的是一个部落统治的过程,而不必严格地地看成一个单体人生存与统治的过程。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
图片文章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