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史志档案 > 地名志 > 正文

情思难泯长北滩(陈宗彪)

——建阳抗日民主政府旧址纪念馆布展随笔

发布日期:2016/8/30 11:38:13  阅读:886  【字体:
 

 

 

 

 

      建湖县的高作镇有个长北村。历史上曾因地势低洼荡滩连片而被称为长北滩。

长北滩在当地的抗战史上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与作用。尤其在194010月,八路军、新四军进入长北滩,并于1941918日催生建阳县抗日民主政府后,长北滩便成为建阳县抗日政治、军事、文化中心。在此之前,以刘少奇、陈毅为代表的中共中央华中局与新四军军部直属机关的重要领导人、著名国际友人和大批的新四军文化人先后云集在以长北滩为中心的建阳县境内,给这个在版图上找不到名称的水乡小村带来了无限的生机。也从那时起,长北滩因新四军而崛起,因建阳县而辉煌。

我因工作关系曾多次踏上长北滩的土地。特别是2013年以来,我又数次重访长北滩给我留下的印象,亦已铭刻在我记忆的档案里。

2012年年底,我突发心肌梗塞被医生从死亡线上夺回,继而又施行心脏搭桥手术。出院回家后进行“油瓶倒下都不让扶”的休养。然而有一天,建湖文友王学言打来电话,声称建湖一些有识之士自筹资金恢复了建阳县抗日民主政府旧址纪念馆,要我协助他们筹办纪念馆内的陈列展览。然而,我这个躺在病床上近百天的身架连缚鸡之力都没有,哪能出门远行!老太婆知道后,心疼地说:“你可是刚开过大刀的人呀!从盐城去建湖虽说不远,可你的体力精力都容不得你这样做呀。还是和朋友打个招呼吧!”

出于对长北滩的一种特殊感情,也出于对王学言的一种期盼,我拖着疲惫无力的身躯,带着妻子对我的那种无奈,执拗地前往建湖,与王学言、许兆广、张万康、朱明安、凌炳奇、李世安等文史工作者,座谈陈列内容,讨论脚本文案。

什么叫历史?历史就是过去的人和事。抗战年代发生在长北滩的那些历史,需要今天的我们去弘扬,更需要我们去把薪火点燃传承。2013年正月初二至初十,为让长北滩过去那些人和事告知于今天、明天和未来,我受建湖县政协、党史办公室等单位的委托,被浓浓的佳节氛围推进了邻家的一个小宾馆。从主题框架的设立,到图片资料的选择;从单元结构的组成,到人物事件的撰写;从宏观方面的布局,到微观细节的调整……坚持了8个昼夜与静谧空间的相伴,一个由“建阳崛起”“戎行纪事”“一方热土”“丰碑永驻”等4个部分和由“西北乡的曙光”“铁流涌进长北滩”等9个单元组成的建阳县抗日民主政府旧址纪念馆陈列脚本终于脱稿。

铁的新四军,建政为人民。201343日,以反映新四军与建阳县人民抗日斗争史为主题的建阳县抗日民主政府旧址纪念馆陈列展览终于如期开放。新四军代军长陈毅之子陈昊苏为旧址题名,新四军老战士、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周克玉上将为旧址纪念碑题写碑名,新四军老战士、振兴盐城北京咨询委员会主任王俊以及新四军参谋长赖传珠之子赖小鹏分别为旧址题词。

建阳县抗日民主政府的建立是盐阜抗日根据地政权建设的一个缩影,所以,建阳县抗日民主政府旧址的恢复有着非凡的意义。在这非凡的意义中,值得建阳(建湖)县人以至许多像我这样的外人自豪与骄傲的就是贯穿其中的那份情愫。这种情愫随着建阳县抗日民主政府旧址纪念馆的修复开放,将发挥着比旧址更为重要的作用。

长北滩——情思难泯;

长北滩——我心中的一片天!

 

 

转自《建湖抗战往事》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