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史志档案 > 专业志 > 正文

从“多生超生”到“只生一个孩子”

——记上世纪80年代近湖乡计划生育工作

发布日期:2015/10/15 14:44:05  阅读:1214  【字体:
 

19809月,中共中央发表《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一封公开信》,并把计划生育工作定为我国的一项长期的基本国策。由此,我国计划生育工作不断向纵深推进。

笔者在近湖街道(原近湖乡)长期从事计生工作。纵观上世纪80年代,计划生育工作既搞得轰轰烈烈又扎扎实实,人们从多子多得和传宗接代的旧婚育观念逐步转变到晚婚晚育少生优生、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新婚育观念上来,有效地控制了人口过快增长,有力推动了经济社会协调和谐发展。

计生工作一票否决

上世纪80年代,每年春节前后,县、乡都要召开三级干部大会,对计划生育工作算帐对比讲政策,分析形势抓落实,党员干部带头表态,带头领独生子女证。同时,层层签订计划生育承包合同书,分解任务,落实责任,万份计划生育乡规民约发到每家每户。1982年初,乡人代会讨论通过了《近湖人民公社计划生育工作的暂行规定》,并规定计划生育每月会办、拉网式检查一次,每季互查评比一次,每年总结一次。1983年,乡计生三干会上提出党政“一把手”亲自抓、负总责。

乡党委作用很强,组织发动声势浩大。计生办经常向乡党委汇报工作,遇到难题乡党委通知村干部上来下小操,任务包给他们,分片领导、计生办工作人员下去蹲点。乡对村计生把总关,坚持一票否决,严格追究超生严重的村村书记、主任、计生专干等责任人责任,超生一例通报批评,超生二例就地免职,对《公开信》发表后党员干部、民办教师、赤脚医生、乡办工等超生的,严肃处理,有一年全乡共处理47人。

计生是大事,参加突击活动的人员非常辛苦,乡村干部工作压力很大。有一次晚上11点多钟,乡里下通知,各村无人值班,计生办工作人员就骑车到各村计生专干家中告知事项,路上踏着自行车就睡着了。有一次,计生办工作人员夜里在西吴村渡口等天亮时,想起先一天本地送人下葬,吓的一身冷汗。跑到最后一家时,已是早晨6点钟。对重点户重点人,突击前会议一开就是三四个小时,村、单位责任人,亲戚、朋友都是大肚子连环保对象。遇到集中结扎时,乡计生办工作人员不间断对结扎对象住地巡查,有时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计生办工作人员全身心扑在工作上,他们的小孩白天、早晚基本上看不到父母。

宣传声势地要震动,人要惊醒

整个80年代,各级计生工作宣传力度很大,基层干部思想工作能力很强,社会舆论氛围造得很浓。

每年春季例行搞宣传,主要宣传县、乡三干会精神,乡党委书记发表广播讲话,各村录音回去广播,乡宣传车、宣传船进村入组,村宣传标语铺天盖地,固定标语都有上百条,抬头可见。1983年,乡召开计划生育宣传月万人誓师动员大会,要求宣传声势地要震动,人要惊醒。纪念《公开信》发表最初三四年,每年9月份,乡分管领导、计生助理、乡47个学校校长都参加会议和活动。每个学校组织几百个学生到田头场头、各家各户,读标语唱歌,80岁老奶奶都知道,真正家喻户晓。五保老人去世,乡民政、组织、计生组织操办丧事,比有儿有女的还风光,宣传引导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80年代初,由于人们婚育观念还没有完全转变,有的村大肚子有几人到几十人不等,乡计生办到问题严重的村蹲点,一蹲就是十几天,以点带面。对外躲的,乡干部住村,组织小分队外出寻找,对找不到的大肚子,乡、村干部急了也有爬上屋顶做出拆屋姿态,扒几片瓦,弄出很大的声音,在屋子里村干部和当事人听的很清楚,这时大队(村)干部就督促说:快说快说,她在哪,不然房子拆了损失就大了。那时二三千元建个房子也不容易,大多数情况下,就把女方找回来引产,其他盼子户看到这种情况,只要做做工作也就跟着引产。

群众说不怕政策狠,就怕不平等,上级要求一碗水要端平。在处理超生罚款时,不论什么情况,都是严格执行。县计生委宣传股牵头在建高村处理罚款,开会时超生户人不全,宣传股长抓住村书记衣领一拎一站。超生户看到这场面被镇住了。在限时段缴罚款时,为了赶时间,有个超生户横穿农田时,鞋子跑掉了都顾不上拾,光着脚跑到缴款地点把钱交了。 

避孕措施一孩上环,二孩结扎

上世纪80年代,按照一孩上环,二孩结扎的要求,乡每年冬春季开展一次结扎,一般以往年和当年超生数作参照,分配给村几人至几十人不等的任务。

党员干部带头,放好样子。1982年,乡党委书记找时任计生助理带头结扎,县委派专人到手术室监督,医生签字承诺不造假。1984年,一年结扎3845人,结扎手术地点在乡卫生院、县城各大医院,有的甚至在村部、库房。结扎进度实行日报制,落实专人到各医院抄名单、统数字,在动员会上通报。结扎后也有人怀孕,裕丰村一年结扎24人,当年怀孕12人,于是乡计生办便派人到手术室监督手术。手术并发症患者凭乡出具的介绍信,到医院免费治疗,年终给予生活补助。对于一孩户的,上环医生进村入户,每天早早起身,将手术器材煮沸消毒,包装好后带到村里,放环地点以村卫生室为主,镇南村条件差,就以森达皮鞋厂厂长卧室作手术室。没有手术床,就地找两个凳子放脚,臂部以上躺在床上,消毒后上环,就这样简陋的条件,没有发生过一起感染和穿孔等并发症。

环情孕情检查查见底、清彻底

1980年前后,乡计生办、村妇联、生产队会计和妇女代表,负责掌握育龄人员(16岁至49周岁)信息,建立盼子户台帐 (一女户红线标明) ,每月上下核对一次,计生办人员到一户一户走访见面,村党员两人包一户信息汇报。如果两次见不到人,就要求带回来见面。

1986年开始使用便携式X光机查环,每年不少于两次。几十斤重的X光机、铅围裙、铅手套、红黑遮阳布、电线,就放在自行车后坐凳上。有一次到吴左村查环时,自行车前叉头突然断了,如果不是走在后面的人拉住,就冲到河里了。检查时,自行车横在前面,用竹杆插在车上挑起红黑遮阳布避光。由于防护差,36个村查一圈下来,医生白血球急骤下降,全身乏力,靠吃维生素B4等药提升白血球,到下一次检查时,白血球也恢复正常了。盼子户查环时,常有人把节育环贴在小肚子上弄虚作假。自从有了胶乳化验查怀孕这门技术,乡计生办就统一用黑漆在玻璃反面刷背景,用红漆在正面划画格子,把试剂、妇女尿液滴在格子里,摇摆几分钟后看是否怀孕,乡村医生或妇女主任每逢单月查一次。有时盼子户小便用水弄虚作假,所以小便取样由妇女主任负责,检查总的要求是查见底,清彻底1989年成立乡计划生育服务站,到村上环、查环查孕、发放避孕药具都由服务站负责。计划生育服务站开业,加强了服务力量。

到上世纪80年代末,全乡1979年一孩率15%、多孩率40%,已转变为一孩率85%、多孩率2.5%。领取独生子女证翻两番,达4618对。90%以上的己婚育龄夫妇采取以放环为重点的避孕措施。对不同适应症对象,采取不同避孕措施近1万对。(罗玉成  彭桂梅  肖德祥  吴盛华)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