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史志档案 > 专业志 > 正文

马厂人转变生育观念纪略(游扣喜  周庆柱  李世安)

发布日期:2015/10/13 14:42:27  阅读:788  【字体:
 

马厂村位于建阳镇东首,与县城毗邻,为城乡结合部。多年来,该村受城市辐射影响,经济工作一直走在全县村居前列,同时计生工作也是健康持续发展,多次被评为市、县先进单位。

过去常听人说,千难万难,计生工作是天下第一难。马厂人的生育观念也是在难中转变的。起初,村民受“多子多福”、“养儿防老”的传统生育观念影响,早婚、早育、无计划生育是普遍现象。就是上世纪70年代后期,多数生女户还是想再生一子。

19809月,党中央向全体党员、共青团员和革命干部发出《公开信》,计生工作打开了新的局面。老支书王国荣,当时有一孩,就带头做了长效节育措施,时至今日仍是一个孩子。党员陆广喜、马为生当时已有两女孩,即主动报名结扎,做了绝育手术。全村45名党员,有生育能力(包括其子女)的34人,都做了节育措施,为“提倡一胎,禁止二胎”放出了好样子。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党员带了头,群众没话说,原来有几个躲在外边想生二胎的育龄妇女,都自动回村,去医院做了节育手续。这一年,马厂村计生工作打了翻身仗,实现全村无超生。

马厂村现任党委书记张如军,就是该村原来计生专干,他深有体会地对笔者说,计生工作不是一劳永逸,也不是靠高压政策,强制手段,就能把传统的生育观念改变,要靠执行政策、文明执法、生育关爱,才会得到群众拥护。1991年在“百日无超生”活动中,发现一女户陈干借服侍生病的外婆为由,离家不归,一调查,已怀孕,想躲在外婆家生二胎。村里专干和妇联登门前去做工作都未见效。在一次村干部会上,有人主张干脆去她家拆房子、扒稻子,包教她不敢顶。村“两委”研究决定,还是用和风细雨的方式去做工作。村里请了两位与陈干要好的独生子女对象,再次前去做工作,终于说服了陈干,便高高兴兴地回来做了人工引产,同时做了放环手续,至今仍是独生女户。、

马厂村从上纪纪80年代中期就配备计生专干,这在全镇先行了一步,在村“两委” 直接领导下,专干和妇联负责具体工作,除建立健全计生台帐外,重点是做好生育关爱和服务。凡育龄对象需去医院做人工引产、放环、取环手续的,专干和妇联都陪同前去,平时还经常送宣传知识、避孕药具上门。为使服务常态化,村里还建立了四世服务室。近几年,村民的生育观念有了明显变化,少生、优生已成为多数人的共识,但马厂村仍不放松这项工作,坚持每季度对育龄对象一次见面查,并做好跟踪服务。

1998年开始,村里先后成立计生协会,少生快富合作社,帮助生育户致富,全村有200多生育户直接得到经济实惠。五组独生女户蒋小红,丈夫郑尧坤,在合作社资助下,男的办了养鸡场,养蛋鸡两万只;女的在小区内开办“尚上饭店”,生意红红火火。六组独生女户洪友进,原来开私驾车,跑运输,在合作社带动下,现在家门口办起“友进机械厂”,成了村里创业典型户。四组独生子户李兵和妻子张俊,还创办了夕阳红养老院。他(她)们在合作社的大力支持下,已成为了全镇第一批进入小康水平的马厂人。

马厂村对生育户中的弱势群体也倍加关爱,不落下一户。今年7岁的蒋志旭,几年前父亲因病去世,母亲改嫁出走,他一人跟着66岁的奶奶生活。村里把该户列为重点困难户照顾,并以妇联委员蒋为俊为首,建立邻里关爱小组,帮助蒋奶奶忙家务,按时接送小蒋上幼儿园。今年18岁的李相平,处境与蒋志旭一样,可幸的是村书记与他结对关爱,还担任代理家长,村里已扶养他从小学读到高中。近几年,村里留守儿童多了,村干部和村关工委对所有留守儿童都一一结对关爱,保证他们都健康成长。同时,村“两委”认真落实县政府对农村生育家庭奖励扶助和独生子女伤残、死亡家庭扶助政策。对本村陆正乐、殷广才、刘长华、陆正干等五名伤残独生子女及时上报,使他们每月都享受国家400元补助。二组崔以权夫妇,因独生子不幸落水淹死,又无生育能力,村委会及时为其办好申报手续,由国家补助每人每月500元,夫妇两人享有1000元,解决了后顾之忧。除此,还经常对生育弱势群体开展“送温暖”活动,帮助他们解决实际问题。2015年,全村应领独生子女证660人,现已有326人领取了独生子女的补贴。

党的十八大三中全会提出,坚持计划生育国策,启动实施“一方为独生男女的夫妇可生两个孩子”的政策。马厂人深知,生育政策的调整,事关全局,事关长远,事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因此,马上行动起来,积极宣传贯彻,做好申请二胎对象的服务工作。2015年,全村符合生二胎的夫妇有78对,经过宣传动员后,有8对夫妇提出再生育申请,并被批准。多数不愿意生二胎,就是在申请生二胎的夫妇中,即使已有一女孩,多数还想再生一女孩,除了是扶养女孩比扶养男孩在经济负担上要轻一点外,女孩子听话、贴心,又会孝顺父母,可能是主要原因,这大概也是一种生育观念的变化。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