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史志档案 > 专业志 > 正文

单兵作战,千鼎之责(谢鹏九)

发布日期:2013/9/4 16:39:33  阅读:1102  【字体:
 

 

十九世纪中、后期,建湖县基层文化站是乡村民众进行宣传、文娱、体育活动中心,既是落实毛主席的“百花奔放,万家争鸣”文艺思想的活动场所,又是体现农村文化活动方向的思想场所。

  

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当上农村文化站长也是一种荣耀之事。我有幸在恒济人民公社文化站工作两年半时间。因为在公社区域内,只有一所文化站。领导的器重、同事的羡慕、社会的赞誉使我乐于从事这项最基层的群众文化工作。然而,民声雀噪的公社文化站,编制仅有一人,而从事的工作繁重且崇高,大则帮公社领导做好决策宣传工作,小则到村头旮舍放电影,组织乘凉晚会,可谓“单兵作战,千鼎之责”。

 

 何谓“单兵作战,千鼎之责”。就是各项群文化工作由你一人去做;各项任务由你一人完成;各项责任由你一人承担。名不经传的文化站长责任却终于泰山。追想那时站长的岁月年华,可以说蹉跎又峥嵘,平凡又伟大,至今许多工作情景在我心中永驻。

 

下乡放电影。70年代,农村大队放一场电影胜过办一件喜事。那时,农村群文活动非常贫瘠,老百姓盼望过上悦心娱乐的文化生活迫切心情,可想而知。当年,恒济公社只有一部电影机,由文化站负责管理。要满足150多个大小生产队和30多个自然村舍男女老少,月月看上一次电影的要求,谈何容易。既要我这个站长编导安排放映计划,兼顾各村舍的需求,还要我参与放电影,并于放映员一道走村串户,督查放映结果,听取群众意见,改进和提高放映质量。为此,我与放映员捆绑一起,下乡放电影。多少次风雨露天作业;多少回独撑电影船到边远村舍放“跑片电影”;多少顿忍饥挨饿放映到旮舍田头;多少趟来往县城领送电影新片;多少次维修放映故障弄得全身油渍。虽然,为放电影吃尽了许多劳民之苦,但也享受了为人民服务之乐,至今令我难以忘怀。

 

进城搞汇演。每年一度的全县文艺汇演,既是文化站的艺术编导任务,更是农村思想宣传工作者的职责。进城汇演便成了文化站的头等大事,也是特等难事。那时,编导一场参演节目,有“三难和一喜”。三难,即演出基本创作难,所有自编自演节目都要达到规定的“政治和艺术”标准。二是演员组织难,没有专职演出人员,调用单位艺术人才无工资报酬,选用社会艺人由大队补助低微工分,参演人员都要我三请四邀才能到位。三是演出获奖难。每次汇演内容都要创新,艺术要提高,效果要显著。更令人头疼的是演出评奖,参演的文化单位为争取获得奖项,闹得兄弟文化站勾心斗角,互相诋毁并不择手段地向评委打招呼,以获奖为目的,向公社领导汇报表演实绩,聊补年度会演的劳顿之累。1966年我站编演的“芦花飘飘”获得了大奖。一喜,就是会演获奖凯旋而归后,公社领导“犒赏三军”,以示庆贺并委派文化站率宣传队到基层巡回宣传演出。虽然自搭戏台,自搬导具,自配剧目,忙得不亦乐乎。每当演出时听到观众热烈的掌声,我们感到无限欣慰。直至今天,那种难得的亲切友善的掌声,令我神往那个时代的全县文艺汇演。

 

 配合现场会。千鼎之责的文化站长,工作是日理万机。特别是服务人民公社的各类现场会,忙得文化站长焦头烂额。那时文化大革命还没有结束,基层文化站长忙于政治宣传,忙于思想工作,忙于现场活动,为配合好农业、工业、三产和重大活动。我曾夜以继日撰写现场材料,奋笔疾书宣传标语,严密组织活动程序,鞍前马后服务现场,千方百计保证成功。公社的每次现场会成功之日,就是我累得疲惫不堪之时。那时,年纪最轻,工作最忙,也是我人生成长的最佳时期,许多的工作方式和过硬作风,还是当年做文化站长时练就而成的。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短暂的文化站工作,却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比起几十年如一日从事群文工作的老一辈,我又惭愧,又自豪。惭愧的是文化工作实绩欠佳。自豪的是结识了群文工作的一批精英贤士。戚太鸿、汤桂、张法武、张玉仁、肖公章等一批群文战士的优秀品德,激励我奋斗一生。在这追忆群文工作往事之时,我衷心祝愿老一辈群文工作者青春永驻,新一代群文战士前程似景。

 

 

作者系恒济镇原文化站长

2012828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