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史志档案 > 地名志 > 正文

朦胧宝塔的传说

发布日期:2013/1/20 11:05:12  阅读:16585  【字体:
 

  

建湖县的西北部,辛庄乡的西头,有一座半截古塔,那就是朦胧宝塔。相传,这塔是仙家从江南拉过来的。

 

朦胧塔的得名

 

隋朝末年,隋炀帝荒淫无道,失去民心,各地英雄起兵反隋,其中有一支重要的力量就是李渊父子。在灭隋过程中,李渊的儿子李世民立了大功。

在反隋的时候,李世民曾乔装改扮,单人匹马,来到淮东地带,刺探隋军虚实。他由南向北走,住在蔷薇河东边的一个棚子里歇马饮水,后来这地方就叫马厂河。再向北沿着一条小沟信马由缰,走到了建阳,这条小沟就叫走马沟。从建阳走走又向东,在一处棚子里驻宿,这就是现在的马厂了。从马厂又走了向西,引起了一队隋兵的怀疑,他们跃马扬鞭追赶李世民。李世民一见就策马飞奔,追兵被甩掉了。因为经过沼泽地,马蹄上有泥,为了消除痕迹,就在小河边把泥洗掉。这条小河就是建阳向北折西在唐家大桥处流入嘎粮河的洗泥沟。

后来,追兵又来了。李世民又急速向前跑,跑呀跑呀,看看就要追上来了。忽见前面有一口井。心想:今天脱不了险了。就翻身下马,给马猛抽一鞭,马飞跑了。自己转战数年,今天走到绝路上来了。免得做人俘虏,就跳下井算了。谁知这井是枯井,底下没有水。他前头往下一跳,后头蜘蛛就结起网,把井口蒙着。隋兵赶到,不知李世民躲到哪里去了。有人说:“莫非躲在井里吧?”隋兵头子说:‘呸!笨蛋!井口明明蜘蛛网结着,怎么会在井里呢?”他们就到别处找了,李世民就这样躲下来了。

这马也神呢,睡到河边一滚,滚了一身泥,瞒过隋兵。这条河就叫马泥沟,追兵走了,李世民出了井,找到了马,见马身上有泥,就在一条河里把泥洗掉,这条河就叫洗马河。

灭隋以后,李世民做了皇帝,他就成了真龙天子。因为蜘蛛在井口结网蒙他的,也就是蒙龙了。后来,人们就把井的所在的地方叫“蒙龙”,以后又逐步演变成“朦胧”。

 

玉 带 化 蛟

 

李世民跳下井后,因为奔跑了好一会,觉得很热,就把玉带解下来,敞开怀,凉凉身子。后来有人挂下绳子搭救他上来的时候,慌慌张张就把玉带遗失在井里了。

这玉带落在井里年深日久,就化成了蛟。这蛟就在井底挖窟打洞,一直通到东海。这个井通不通海有什么证据呢?有个人去海滩割草经过这里,就到井边望望。心里想:李世民在这口井躲下来,井里没水。哎井里有水了。到底有多深呢?他就用扁担伸下去试试。谁知手一滑,扁担就掉下井去了。过了好几天,他又来到海滩割草,割着,割着,割到滩漕边,发现一根扁担,随手拿起来一看,就是他掉在井里的那条,还用铜皮裹着扁担头呢,这不是井通海的铁证吗?

这个井通了海,蛟就在井里,吸海里水喷出来,酿成灾害。特别是暑伏天,天上下水,地下冒水,把个年年丰收的朦胧一带,淹得颗粒无收。这还不算,蛟后来还在东海龙王那里出席了一次特别会议,蛟向龙王拍了板,保证把朦胧一带划归海域,突破口就是这口井。待雨季到来的时候,在暴雨的接应下,海水从井口涌出来,淹没大片庄田,变成海洋。

所以,直至现在还流传着这样的话:“塔到湖心四十里,四十里湖心水无边。”

张邋遢拉塔

 

朦胧这个地方,有一对小夫妻,男的叫张邋遢,女的叫噶娘。这是一对什么样的小夫妻呢?这张邋遢是西阳村一带人,到处漂流,讨饭度日。从前,朦胧这一带水旱无忧,他就在这里落了脚。后来井里出现了蛟,朦胧这地方就常受水涝,也就穷了,一年冬天,张邋遢就住在破土地庙里,肚里饥饿,身上受冻,一连几天,已经是昏昏沉沉的了。

靠近破土地庙地方,有个年轻女子路过这里,看见这穷叫花子快要冻饿死了,就回家去弄碗粥汤把他喝了,他才慢慢苏醒过来。他微微睁开眼睛一看,见是噶娘。噶娘是什么人?噶娘十九岁时,未婚夫有重病,婆家把她带过门冲喜。噶娘刚跨进丈夫的门槛,这短命的丈夫就咽气了。只剩下噶娘一个人,很孤单。这孤单的噶娘,很同情张邋遢的孤独,又回家拿件棉衣给他,就又活过来了。张邋遢就十分感谢噶娘。后来,张邋遢又帮助噶娘做活,报答噶娘的救命之恩。这样,一日两,两日三,双方有了感情,于是两个孤人就做了一对好夫妻。

张邋遢、噶娘这对好夫妻情投意合,勤劳种田,但只靠收一季麦子。每年秧一栽下去,天上下,井里冒,发大水,所以稻子常常收不到。张邋遢心想:井里这条蛟,年年作恶,造成水灾。他就要治蛟。小俩口子就商量了。张邋遢说:“要治蛟,终天住在家里说空话不行,要外去找神仙学本事才行哇!”噶娘同意他这么做,他就出去了。

张邋遢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蓬莱岛。蓬莱岛是仙地。他就在仙地蹲了三年,求仙学道,最后自己竟成了神仙,他的师弟李邋遢也成了神仙。张邋遢有本事了,就回来治蛟了。因为他是仙人,他知道朦胧这一带,今年不是一般的发大水,而是要变成海了,因为蛟在龙王面前打过赌了,立下军令状了。

张邋遢回到家里,就告诉噶娘,问怎么办?是你逃命,还是冒死治蛟?噶娘说:“我怎么能一个人逃命,救这里众百姓要紧。救,什么救法?”

“要把蛟镇压住”。张邋遢说:“噶娘,镇住蛟,还要靠你帮忙,要你出力!”

噶娘说:“要力出力,哪怕死也要来。只不知怎么个出力法?”

张邋遢说:“这要拉一座古塔,来镇住蛟。古塔怎么拉法呢?要用糠搓绳。这糠绳就要你搓了。这事要快,要迅雷不及掩耳,要在一夜之间完成。你要在今夜搓成九千九百九十九尺糠绳子。”

噶娘说:“这糠怎么搓法呢?”

张邋遢说:“这糠搓绳,主要是起头人。这起头人就是你呀。”张邋遢又说:“这事要干就干,不能迟疑。你搓绳,我外去借牛。拉塔要用九牛二虎之力。”

张邋遢就外去借牛了。噶娘开始搓糠绳,她搓呀,搓呀,怎么也搓不起来。她想:为了救众百姓,张邋遢借牛拉塔,我这糠绳搓不出来,不还是眼睁睁这里变成湖,变成海了吗?她把百里方圆的人命全系在她手里的糠绳头上。她搓呀搓呀,头发散了挂下来,就连着头发和糠搓成了绳头。啊,糠绳头起来了。那糠直朝手里游,不一会功夫,九千九百九十九尺糠绳就搓出来了。

那张邋遢借九牛回来了。二虎没有,到山上去捉吧,又来不及了,就捉了两只壁虎子,将就着用。张邋遢把糠绳套在肩上,赶着九牛二虎到江南去拉塔了。“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在烟雨中的江南,他选中了一座古塔,放下绳子一套,就架起九牛二虎拉呀拉。九牛二虎竟然拉它不动,张邋遢就甩起一鞭子,这一鞭子把九牛二虎全抽到了。九牛二虎一厥,直把个古塔振断了,拉动了。他就把半截古塔拉回来。拉到江面上,一摇晃,塔顶子又掉的了。好丑拉到了朦胧,把这个半截古塔往井口上一镇。把牛还给了人家,把二虎放了。早上邻居起来一看,牛还扣在那里,心想:张邋遢说借牛用的喃,怎么还在这里?一看,有点奇怪:牛怎么没精打采的呢?嘴里光吐白沫怎么的?殊不知牛已用过了,用得不轻。

张邋遢自己就动手砌塔顶子。正在砌着,有一个新娘子起早倒马桶,一龊污,张邋遢就没有把塔顶子砌得起来。

再说井里的蛟,知道井被古塔镇住了,就用身子把塔往上顶,塔被顶得摇摇晃晃。张邋遢一看不好,就用糠绳把塔拴着,不济事,他就纵身一跳,用自己的身子压在塔上,塔被压住了。

蛟就赶忙报告龙王,说井口被古塔镇住了,求龙王快来帮助把塔推掉。

龙王急邀雷公前来相助,只见一道道紫闪,烧呀烧呀,直把个张邋遢烧成了一块石头压住塔顶。至今,还可以看到塔顶上有一块石头,那就是张邋遢压塔镇井时变的。

 

李邋遢垫塔

 

张邋遢死后,他的师弟李邋遢负起了保塔的责任,他经常到塔边巡视。

一天,李邋遢发现塔向东北倾斜。他想:这样久而久之,塔不是就要倒了吗?“塔到湖心四十里呀,四十里湖心水无边”呢!那可不是说着玩的,他看见一个买豆腐的小伙子,连忙说:“来来来,卖两块豆腐给我。”小伙子说:“豆腐买了家里吃的,不卖。”李邋遢说:“我多给你些钱,你或者再去买,或者将就住吃一顿。我只要两块,急着要用。”

小伙子就把两块给他了。李邋遢把个豆腐两两划成四片,又伸出双手把个塔根捧着,嘴里喊:“小伙子,你给我把豆腐片子塞进塔缝里。”小伙子照办了,豆腐片子变成了白矾石,至今还辨得出四块白矾石呢。

小伙子塞好豆腐片子去了,李邋遢喊住他:“钱没把你呢,怎么去了?”“算了吧。”“不!”李邋遢随后把两块东西放进他的篮子。小伙子一看,是两块砖头,又拿了撩过去。李邋遢又拾给他,说:“你家去就是钱了。本想给你一块,你说算了吧,所以多给你一块。”小伙子走了,一路上越拎越重。到家一看,是一块金砖和一块银砖。小伙子也就发了财了。

 

讲述人:唐光来

采录人:王 

  间:一九八七年四月二十九日

  点:县新华书店

 

转自《建湖民间文学》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