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史志档案 > 家谱 > 正文

家谱中的名人诗文(唐明伯)

发布日期:2011/10/17 16:33:39  阅读:3600  【字体:
 

 

    看家谱时,常常会读到一些名人的诗文,这真让人会有一种意外的惊喜。家谱实在就是名册,与自己相关的还罢了,倘若看别人家的家谱,实在让人难以打起精神。名人的诗文则就象在沙漠中看到的绿洲,无疑会让你精神为之一震,不过,这种好事一般家谱的编者是不肯给读者的。

 

    其实,家谱在修制过程中应该重视名人诗文的收录。这里所说的名人,既包括本家族中名人,对他们的诗文加以收录,也就是给家族留下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其中对后人的激励常常是编撰者所难以逆料的。当然这里所说的名人,也包括与家族相关的其他名人,这些名人有可能是与本族中人诗文唱和,有可能是应邀为本族中人撰写行状或是墓志铭,也有可能是应约为本族家谱撰写序言或是有关资料,总之这样一些资料的保存是极有价值的。家谱要成为社会精神财富的一部分,这项工作是不可忽视的。

 

    笔者在翻阅冈西成氏家谱时,发现蔡元培为成鸣珂所写的墓志铭,其文叙蔡元培与成鸣珂之子成燮在上海结交,并应约撰写《成公鸣珂墓志铭》。在墓志铭中不但述及成公为人爽直果勇,同时对当时的背景也多有叙述,甚有价值。录之于下,以供共赏(【】内为笔者所作正误):

 

先生讳玉銮,字鸣珂,苏盐人。予昔未之识也。民国年,往来海上,与嗣君燮又春相接晤,因得聆悉生平。公幼聪敏,初学作文,饶有爽气。稍长读经,即能领解。年二十,父保陵公捐馆舍,公出问事,力效鲁仲连之为人。咸丰末,发捻猖獗,淮泗阜邑大受蹂躏,乡里骚然,皆欲远徒【徙】,公弹压之,不使动,恐奸人乘间起也。俄而冠【寇】退,众共服其有胆识。同治年,清水潭决,下游已成泽国,公率壮丁防堵圩障,秋禾得以无恙。自是,公之名乃大噪乡里。凡有争执,事质成公。公悉为之调停,公是公非,无一含糊语。堂叔阶平,幼失父,公经纪其家,井然无紊。族侄月三,年幼析箸,公卵翼之,以底於成,后为亢宗子。年四十,族中有无子者,将祖遗产施入宗词【祠】,为香火,延不祧之祀,被有力者夺之去。公自备斧资,召集族人,与之理质。越二载,始归宗祠,永为公产,公费用已不赀矣。年六十,里人各赍仪物以进,公力却之,曰:吾从未受一文私,君等何污吾晚节?众恧然,及诞日,佥以彩颂公寿,公谢之,曰:吾何堪此过情誉,惟愿后世能绍其业,於愿足矣。逾二载,寝疾七日而终。公生於道光二年三月十一日,卒於光绪十二年四月十七日,享年六十五岁。公懿行不可以不志,爰为之铭,曰:宅兆安兮惟德之应,九茎孕瑞含庆。彼昊昭昭,笃生圣。丰碑峙存,勒厥美行。蓊郁松楸,以利其子姓。

 

    季龙图为本邑一位名人,他也是主张女权的倡导者,曾率先开办有盐邑首家女子学校等义举。但是他在妇女解放这方面的专述并不多见。笔者翻阅古盐高家庄《高氏宗谱》时,发现收录有季龙图所作《高氏刘孺人传》(文名为此谱编者所加)。高氏刘孺人高氏十四世兆连公之妻,为刘公长龄之女,年十七岁为童养媳。兆连病逝于道光辛丑年六月十八日巳时,刘氏自缢于是日午时。清光绪28年(1902)盐阜地区名士季龙图闻此而撰《高氏刘孺人传》,由此中可见季龙图的妇女解放思想还是局限于封建夫权思想之内的。现将季龙图《高氏刘孺人传》录之于此(【】内为笔者正误):

 

天有正气,地有正气,人亦有正气。天有正气则星辰转,地有正气则万物载,人有正气则忠孝节义全。男所【抱】正气,则忠孝之心〖生〗;女抱正气,则节义之心生。古者忠臣不事二君,此抱天地之正气;烈女不事二夫,亦抱天地之正气。天地生人,无论男女莫不付以正气,无如人得天地正气而偏有越乎正气,人得天地正气而偏有失夫正气。正气如忠臣则能以身殉国,正气如烈女则能以身殉。高公兆连聘刘公长龄女,年十七为童妻,公年亦十七岁,患疮疾而卒,刘氏见夫气绝,旋即自缢而死。以身殉夫者也,只知有夫,不知有身,亲死如归。不仅有冰霜之志,以顺为正,何烦有松柏之操?此为殉夫而者言之也。骨虽朽而名不朽,人虽亡而名不亡。果于道光二十三年得戚里呈请人志,恭逢宣宗成皇帝旌表节孝,应即勒石建坊,奈身出孤寒,仅将孺人姓氏列于盐邑本城总坊之上,标炳千秋,绵延万古。身随夫死,非徒愿如共姜守仅义表嫠妇清馨具热性富爱情其与南宋之雍氏赵通判之夫人,会元兵近逼同缢死,英国哈兹梭之妻英缕志自尽从夫有不多让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黄泉有耀,青史流芳。斯氏也,与夫同室未同衾,死已同日且同穴。天地之正气得以保全,一身之正气得以显达。当当(衍一当)时见之者,固为之称扬,后世闻之者,亦为之饮【钦】佩。巾帼完人,名传千古,岂第有光家乘哉?古有列女传,今亦何妨仿而效之,以为孺人聊述其节概去【云】。

       廪膳生壬寅甲辰法部主事瑞璋季龙图敬赠(法部主事当是制谱者后加,季龙图是年中举,后二年光绪30年甲辰科再中进士,吏部授为刑部主事——笔者注)

 

    当然,家谱收录名人诗文时,要尽收录者的职责,那就是据实录入,并作相关说明,特别是对一些异文较多的作品更需作交代明白,以免被认作校误。还有一点就是对特别重要的名人所作的诗文,还是要说明其来源与背景,那样才更有价值。笔者在四知堂盐城杨氏支谱第五卷(盐城四门派仪四分建湖近湖镇镇西新河新立庄支,2003年仲夏续修,主修杨殿臣,号建明)中发现陆秀夫一篇短文,这是对其大宗四十二世祖宋宣义郎日辉公的赞语,为历来所未收录,实在相当珍贵。赞语云:宋宣义郎日辉杨公像赞  日辉杨君锡之英,亭亭超物表,蔼蔼若阳春,今人非其匹,古人亦谁论,德容云杳兮,清风永不泯。可惜未有背景说明,也未有来源交代,颇有缺憾。

 

    笔者所见家谱尚在少数,尤其是古谱更所见极少,倘有机会,完全可以就此作个搜集,也算是一桩很有意义的工作。不知可有同好者为之?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