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史志档案 > 专业志 > 正文

水利史话之六——“望夫台”(王学言)

发布日期:2011/10/17 16:30:11  阅读:1570  【字体:
 
 
    在建湖水乡,有关水利神话传说数不胜数,地名也好,河流也吧,处处都有与水解不开的缘。其中,位于我县建阳镇境内的“望夫台”也有一个神奇的传说。
    相传,明朝正统年间,在我县境建阳镇交睦庄,有个穷得出了名的穷小子,叫游泰。
    游泰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孤儿,父母留给他的,除了一口土锅腔外,还有就是还不清的阎王债。债主顾老财见游泰无力还债,就逼着游泰在荡里给他放鸭子抵债。游泰放鸭子荡里来、荡里去,一年三百六十日,几乎天天与水打交道,混日子,久而久这,他也像个鸭子。所以庄里人就称他为“游鸭子”,随着时间推移,游鸭子渐渐长大了,加之又讨人喜欢,人们就亲热地称他为“游鸭哥”。
    哪晓得顾老财家的鸭子也不好放了(苏北人称养鸭子为“放鸭子”),不知什么原因。他放的鸭子每天都要少一只,顾老财得知消息,火冒三丈,眼睛勒得鸭蛋大,先是对游鸭哥破口大骂,后是拳打脚踢。游鸭子心里也很不服气,但又弄清鸭子究竟到哪里去了,他下决心要弄个水落石出,以减少皮肉之苦和无端的责骂。
    一天夜里,游鸭子准备一夜不眠,自己装成似睡非睡的样子,时刻注视着鸭栏的动静。他突然发现两道蓝色光柱一闪,圩坎子里窜出一条长东西来,定神细看,好似“蟒蛇”,并渐渐向鸭栏游来。游鸭哥不动声色,经过认真端详之后,原来是一条大长鱼,心里有了底,游鸭哥顺手拿出撑船用的竹篙子就打,只听咔嚓一声,竹篙子打断了,那长鱼缩回洞里去了。
    第二天夜里,游鸭哥躲到长鱼的洞口外边,不大一会功夫,洞里发出咝咝的声音。游鸭子稳坐“钓鱼台”,等那长鱼一露头,他拿起一把砍芦柴用的砍刀,一刀砍下了长鱼头,然后拖出长鱼一看,足足有一扁担长。
    游鸭子听人说过,长鱼血喝下去能使人身强体壮,力大无比,他抱起个长鱼射段吸吮,一憋气把长鱼血吮光了。同时,又用小锅腔将长鱼肉煮熟,有滋有味吃了个饱。然后自己呼呼大睡了一觉。
正当游鸭哥还在梦乡之时,一阵突如其来的棍棒把他打醒了。说来也怪,这次棍棒打得他一点不疼,反而感动舒服。游鸭哥睁眼一看,顾老财手中拿着棍子,正凶神恶煞地站在他身边,他急忙爬起来。顾老财恶狠狠地说:“小畜牲,一天吃我一只鸭子,口福不浅啊。”游鸭哥忙说:“老爷,你可千万不能冤枉好人啦,我是吃的长鱼,替你除害的,不信你再看看。”顾老财哪信游鸭哥的话,操起棍子又狠狠地向游鸭哥打去。
    这时,只见游鸭哥伸手挡住顾老财的棍子,不知为什么,顾老财的棍子竟被打成两截,断的那一截飞了八丈远,这可把顾才财吓坏了,不敢再打了,只得转身查看锅里的东西,一看果然是长鱼,这才晓得游鸭哥吃的不是鸭子。
    从那之后,一传十,十传百。人们个个晓得游鸭哥的力气大,打场用的石磙子,他一搬就走。有人说他力托千斤,有人说他头顶八百。
    说来也怪,有一天,英宗皇帝南巡,路过八八六十四荡,到了交睦庄附近,荡漕子水深浅难测,龙舟一下搁浅,上了柴滩,芦柴桩子刺住船底,使龙舟无法前行,船上除了英宗皇帝外,其余文官武将全部下水推船,船都无法行走。后来只好到西阳村的红墙上贴出皇榜,谁能推动龙舟,即招为当朝附马。
    皇榜前围了很多人,你看看,他望望,都摇头叹息,无可奈何,一个人要把龙舟推出荡滩,成为附马,简直不可思议。这时,正好游鸭哥也路过皇榜前,他也挤过去看热闹,听听议论,众人见游鸭哥都拿他取笑:“游鸭哥,你行,这回你去当附马吧。”
    这时,只见游鸭子不轻不慢地揭下了皇榜。守榜官员将游鸭哥带上龙舟,英宗皇帝见他身高体壮,就令他将龙舟推行,按榜文办事,否则就得犯欺君之罪,遭斩。
    游鸭哥一言未语,伸出一只手,向前一推,龙舟就动身了。
    英宗皇帝见了,不禁连声惊呼:“贤卿啊,贤卿!”
    游鸭哥一字不识,没听懂英宗的话,认为皇帝还“嫌轻”,心里很害怕。于是用双手使劲全身力气,把龙舟推出很远,这时英宗皇帝没注意一个踉跄,跌坐船头,把随行文武官员吓得半死,都担心大力士闯下了大祸。然而,英宗皇帝却没有生气,反而认为游鸭哥是难得的奇才,决定招游鸭哥为“东床附马”。
    英宗皇帝的闺女隆庆公主听说父皇发榜,替自己招了个附马,心想此人品貌、才学一定不凡,自然有说不出的高兴,哪晓得洞房之夜公主看了看游鸭哥,既不像文雅的读书人,也不像有功夫的武士,只是个身体强壮的莽汉子,顿感凉水浇身。
    不过,人不可貌相。花烛之下,公主问:“附马公读过哪些书?”游鸭哥摇摇头回答:“公主,我只会放鸭子,没读过一天书。”公主有点不信,哪能一点书未读呢?就问他《四书》《五经》,他不懂,竟连个“赵钱孙李,人之初”也不知道。公主感到非常难过,认为父王如此荒唐,一字不识岂能招为附马呢?
    隆庆公主此时此刻,情绪十分低落,但洞房花烛夜已无法解释了。于是公主对游鸭哥说:“附马公,我们夫妻名份已定,但今宵不能同床共枕,天亮之后,我给你些银子,把你送回老家,请个名师教你读书,待你读书成名之后再团圆吧。”
    于是,游鸭哥只好又回到交睦庄,终日关在书房读书,他像坐牢似的,心烦意乱。不久,游附马病了,日重一日,不久便死去。
    死信报到皇宫,真是难坏了隆庆公主,不问吧,有过名义上的夫妻一场,问吧,又怎么个问法,后来,她请准了父王,终于发下旨来,命地方官按附马葬礼就地安葬游泰。所以后来就有了交睦庄附近的“游附马墓”。
    又过了几天,西阳村西荡滩头,来了几只凤船。原来是隆庆公主到了,隆庆公主到此一看,只见一望无垠的荡滩荒水,还有就是接天莲叶,使得祭夫的愿望无法实现,正当她一筹莫展之时,随行的丫环出了个主意,不妨设法用人工在荡滩里筑一个大土台子给公主祭夫,于是当地人为了实现隆庆公主的夙愿,组织人力不长时间在荡中捞土,在茫茫水域的荡滩上筑了土台子。从此了却了隆庆公主祭夫的心愿,她向东朝着交睦庄方向祭扫游泰,然后返回京城。
隆庆公主祭扫游鸭哥的台子,被当地人们称之为“望夫台”。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