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史志档案 > 乡镇志 > 正文

铁打的红色堡垒(李世安)

发布日期:2012/8/19 8:19:37  阅读:2669  【字体:
 

 

抗日战争时期,一区(高作区前身)长北滩一带曾是建阳县委、县政府的驻地,也是盐阜区党委战略活动的中心。当时,这里已形成在党的绝对领导之下的地方抗日武装系统,除有县武装总队担负全县的军事行动外,本地还有一支拉得出、打得响的区武装中队(简称“区队”),各乡都有模范班和民兵游击队,神枪手不乏其人,可谓“威震敌胆”。敌人不敢轻易来犯,虽四周日伪碉堡林立,但这座红色堡垒巍然屹立在抗日前沿阵地。

 

自民运队1940年冬进驻高作后,首先带领群众开展借粮和减租减息斗争,在稳定群众生活的基础上,迅速投入地方武装建设,对本地原有的武装进行改造,建立起区队、乡自卫队,武装联防,发展民兵武装。据当年担任一区西南片联防队队长唐光真老同志回忆,西南联防队是由孤峰、洗穆、湖甲3个乡联合组成,队部设在赵墩,共有联防队员1000多人,其中民兵游击队员(包括后来发展的)约100多人。主要任务就是保卫地方,保卫县委机关的安全和群众的生命财产。这支联防队坚守在高作的南大门。自反扫荡后,这个地域没有伤一个人,毁一间房,不差一头牛,为捍卫红色政权作出很大贡献。1941年组建的湖丰乡民兵中队,是一支令日伪闻风丧胆的地方抗日武装,其中队长王洪章,不但枪法高超,而且英勇善战。群众称赞他:“活线手,王洪章,同时能耍长短枪,要打鼻子不偏眼,敌人闻之把胆丧”。他为了打日寇,保卫红色根据地,动员他的大儿子王传志、大媳妇祁东宝、二儿子王传中、三儿子王传爱、侄子王传树、王传亮、王传如等参加民兵,并经常向他们传授枪法,有“王家将、父子兵”之称。1942年农历四月十六日,湖垛日军在队长木木田的带领下到高作南乡扫荡,当王洪章来到杨家小圈子时,见一民房屋顶有日酋拿着望远镜寻找目标,被王端起一枪,击中脑袋,望远境也被打飞。木木田一见慌了手脚,立即命令部下胡乱地用掷弹筒放了几下,赶快收尸撤兵,缩回湖垛据点去了。这支民兵中队在抗日战争中先后击毙日伪100多人,受到我三师师长黄克诚的表彰,王洪章被评为盐阜区抗日英雄。坚守高作西大门的是大尖乡民兵中队,中队长田中邦也是神枪手。当时根据地曾流传着这样一支民谣:“鬼子要下乡,就怕田中邦;碰见田中邦,鬼子要遭殃”。这支民谣,是对田中邦杀敌本领的形象写照。有一次,田中邦带领着近一个排的民兵在黄沟南桥执行任务时,驻建阳的日伪军200多人到黄沟抢劫,恰巧被田中邦碰上。田中邦立即指挥战士英勇阻击,他一梭子弹(一梭20发)就打倒11个敌人,敌人见势不妙,就连滚带爬地逃回据点去了。坚守在高作东大门的永庆乡民兵中队也是好样的,曾以一个班兵力,打击前来偷袭的湖垛日伪150余人。战斗中,民兵战士充分发挥地形熟、情况明和机动灵活的特点,声东击西,神出鬼没,使敌人不知虚实,唯恐陷入重围,只好逃回据点。不但民兵勇敢顽强,而且群众抗日热情高昂。乔家村有个以杀猪为生的青年赵学明,看到侵驻河西永兴镇的日伪胡作非为,无恶不作。为了出口怨气,他伙同了7名同行,寻机杀鬼子。一天,9个日伪乘汽艇想到戛粮河东抢劫,刚上岸,赵学明等7人各持两把屠刀,从暗处的各个不同方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起扑向敌人,14把雪亮的屠刀,直刺敌人的喉部、胸部、腰部,有的敌人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号叫,有的连哼也来不及哼一声,就丢了狗命,9名日伪军成了屠夫的刀下鬼,吓得河西鬼子再也不敢侵犯河东。在反扫荡斗争中,区队和乡民兵中队组成便衣队、武工队,利用水网地区有利地形,袭扰疲惫敌人,使“扫荡”之敌到处挨打。最为壮观的是打坝运动。1943年初,盐阜地委提出“填河筑坝,阻止敌人汽艇运行”的突击任务,一区干群带头行动,全区集中万余人,突击三昼夜,在主要河道上拦河打坝21道,移桥改道100多处,有力地阻止了敌汽艇扫荡。洗穆乡打坝模范户(主)唐如好,唐老爹爹带领全家人打坝,奋勇当先,儿子挖土,媳妇与女儿装包,他负责运土(包)垒坝。平时,就和村里几个老人轮流守坝、保坝。。群众打坝挑灯夜战,敌人白天拆,夜里又打起来。开明士绅杨幼樵为打牢坚实土坝,主动把自家后院十几棵大树献出,支持打木、砖、泥混合坝。当年陆沟乡在西塘河突击抢筑丁港大坝时,为防敌人前来破坏,乡中队安排民兵王观伟前去站岗放哨。一天早晨,天刚微亮,在距离大坝一里外的西岸哨所,王观伟发现西南方向开来一支有二、三十个穿灰色军装的队伍。为了区别是敌友,他即鸣枪试探。枪声一响,只见这支队伍竟向附近的一个乱坟岗跑去。王观伟见情况不对,就按事先的约定,立即朝筑坝方向鸣枪报警。正在筑坝的民工听到枪声,迅速撤退,模范班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驻扎在长北滩的县总队某部闻声赶到,与模范班一起全歼了敌人,打了一场漂亮的筑坝保卫战。到了1943年底,高作进出口的主要河道,如高作河、洗泥沟、戛粮河、西塘河等,每条河都筑有几道、十几道大坝,使日寇汽艇不能肆意游弋。同时民兵还频频阻击,敌人只得夹着尾巴逃窜。打坝在反扫荡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43年春季,大敌压境,日伪对我根据地进行第二次大扫荡。只有此间,我驻长北滩的县委机关临时撤离一段时间,不久即返回长北滩,坚持原地斗争。日伪这次大扫荡,重点扫荡我县委活动中心一、二、三区,一区首当其中。敌集中1000余人,带着36只汽艇,于19433614日,在一区连续搜索9天,企图摧毁我建阳县委领导机关,蚕食和伪化一区,并着手在高作、季墩筑炮楼。我县总队一部和一区区队集中200多人,连续3次强攻,日夜包围袭击,先后16天时间,打了27次仗,敌人伤亡惨重,使敌难于立足,被迫撤走。对这一战斗的评价,三师师长黄克诚在“盐阜区反扫荡总结”中曾指出:“其牺牲很少而终将敌人打退,据点拔除则为高作战斗。”

 

为捍卫红色政权和人民生命财产不受侵犯,194413日区队和乡中队还牺牲了两位同志。那天凌晨天未亮之前,湖垛敌据点出动70余日伪军,前来骚扰我长庆乡。我区队一排长王希植、乡游击队指导员杨忠率领30名战士英勇追击。追回被绑架的群众 20余人及被牵去的耕牛、猪、羊等。当追至季家埝时,二杨在前面掩护战士,不幸先后中弹阵亡。追悼会上有两副悼念二杨的挽联,表达了根据地人民对二杨烈士的敬仰和思念之情。一副是:“声威不愧杨家将,英勇如同戚士军。”另一副是:“一日失吾二烈士,游击边区少二杨。”为了永远纪念二杨烈士,县委将长庆乡改名为二杨乡。

 

在抗日战争时期,屹立在一区长北滩这座红色堡垒,在地方铁军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守护下,敌人打也打不进,攻也攻不破。即使一时攻破,很快又会夺回来。常常是外部炮声隆隆,内部开会掌声不断。故享有“铁打的红色堡垒”称誉。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